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585章 隐疾
    方寒看向她,张瞳紧抿着唇,精致的五官憔悴惹人怜惜,他恨不得搂到怀里细细安慰,却只能克制这股冲动。

    张瞳眉毛轻轻颤动,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,摇摇头道:“我同意离婚!”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张老师,这不是小事,还是仔细想想,等情绪平伏了再说,冲动做的决定往往后悔。”

    张瞳摇摇头:“我已经想了很久。”

    方寒看向齐海蓉,齐海蓉摆摆手:“让她冷静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一直好奇,却强忍着没问,再怎么说高波也是自己的老师,对自己的帮助很多,不能对张瞳有非份之想,会损了自己对自己的评价。

    小姑娘静静躺在榻上,看看张瞳,看看方寒,又看看齐海蓉,小嘴紧闭着没多问。

    她后背的热流一**涌进来,冲刷着身体,非常舒服,一会儿功夫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张瞳,你看着她点儿圆圆,我跟方寒去买点儿东西。”齐海蓉道,不知道小姑娘的名字,看她小脸圆乎乎的可爱,就叫她圆圆。

    张瞳心不在焉的点点头:“嗯,去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与齐海蓉出了别墅上了车,齐海蓉一边开车,一边说道:“两人早该离婚了,在一起不幸福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高老师不正是张老师喜欢的类型吗?儒雅知性,有才华,跟张老师聊天时,感觉她很爱高老师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摇头道:“张瞳太天真了。高波是她喜欢的类型,两人相亲没几天就结婚,现实的婚姻不是她想象的那么容易,最关键的就是高波的家人,太离谱了!”

    “高老师性格也不错嘛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他那性格要是没那样的父母还好。”齐海蓉打着方向盘,优雅娴熟,淡淡道:“他父母没什么素质,自私之极,高波不懂得拒绝,不知道保护张瞳。弄得张瞳伤痕累累。他真不配叫男人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婚姻生活中,男人夹在两个女人中央很麻烦,优柔寡断一些也可以原谅。”

    “高波不是一般的优柔寡断。”齐海蓉摇摇头道:“他是完全偏向一头,牺牲张瞳来成全父母。即使孝顺也没必要做得这么过火。”

    方寒蹙眉。不以为然。这么做确实太过火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张瞳也慢慢寒心了,毕竟是相亲结婚没什么感情基础,即使一见钟情。几年下来也消磨殆尽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这确实是高老师的不对,张老师怎么不要个孩子?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嘛,有点有别的问题。”齐海蓉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好吧,有难言之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难言之隐也是问题的根源,真是没办法!”齐海蓉无奈的摇摇头:“我不方便说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,慢慢说道:“是张老师的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齐海蓉扭头瞥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很显然,要是高老师的问题,你还会替他守秘?……难道不能生育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齐海蓉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更加好奇了:“没有孩子,不是因为不能生育,那是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齐海蓉白他一眼,没好气的道:“别问了行不行?”

    车子在滨海大道上行驶,很快来到了八一广场地下停车场,车子停下,两人进了电梯,来到辉煌的商场。

    方寒对周围的繁华视而不见,走过一家家国际品牌,若有所思,摸摸下颌,蹙眉道:“她身体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齐海蓉摇头,信步进入一家国际服装品牌店,摆摆手让导购员不必理自己,信手拿起一件上衫比了比。

    “那就奇怪了。”方寒打量一眼,摇摇头。

    齐海蓉放下了又拿起另一件:“有什么奇怪的,别以为你是神医,就能包治天下所有的病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示意这件还不错。

    齐海蓉伸伸手,让导购员直接包起来,刷了卡往外走,她身材极好,类似于衣服架子,只要衣服搭配脸形没问题,就能穿出气质来。

    方寒提着袋子跟后面:“能不能治总得说说吧,不说我可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中医不是望闻问切嘛,你看不出来?”齐海蓉轻笑:“你不是还会望气之术嘛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我是会望气之术,可望气术不是万能的,一些病没办法从望气术上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扭头说道:“你拿的箱子不太好了,买个新的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:“算了,那个就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蹭破了一块片!”齐海蓉蹙眉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个就挺好的,不露富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想法真是……”齐海蓉不以为然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箱子一上火车就被人盯上了,我那箱子挺好的,一看就知道是装阔,根本没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怕毛贼?”

    “不怕偷就怕惦记。”方寒无奈的摇头:“我精力有限,不可能时刻防备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齐海蓉不再勉强,两人又来到一个品牌店,她拿了一条围巾放到方寒脖子上,打量几眼点点头,让人包起来刷了卡。

    八一商场太大了,两人一天也甭想逛完一圈,只能逛一层楼,而八一广场共有八层楼。

    逛了半天,买了一大堆东西,两人回到车里,齐海蓉精神饱满没有疲惫的感觉,只不过时间差不多了,该回去做饭。

    齐海蓉开着车,方寒沉吟道:“真的不说?”

    “朋友的**怎么能说!”齐海蓉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不能与男人肌肤接触?”

    齐海蓉蛾眉挑了挑,瞥他一眼没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讶然:“难道猜中了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齐海蓉无奈的摇头:“这可不是我说的,是你猜到的,她好像受不了亲热,高波一碰她她就觉得恶心无法忍受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同性恋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齐海蓉摇摇头:“上医院看过,说是洁癖,生理与心理双重洁癖,没办法治。”

    方寒摸摸下颌,叹道:“高老师也够命苦的!”

    “张瞳也没办法。”齐海蓉道:“她从小就这样,甚至她父亲不能沾她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方寒抚额叹息:“人不可貌相,真没看出来!”

    他跟张瞳吃过几次饭,她看着可不像洁癖那么厉害的人,跟自己还是挺亲近的,没看出反感。

    齐海蓉无奈苦笑:“这是一种病,却没办治,这也是两人感情不和的因素,男人都是动物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这倒是不假,一个再漂亮的老婆能看不能动,哪个男人都受不了,也就是高老师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