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584章 离婚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头道:“太损了!”

    “他们家做的事不损?”齐海蓉没好气的道:“看我们两个女人好欺负是不是,真是的!”

    要不是张瞳拦着,依她的脾气,早就叫几个过来折腾一番,看他们老高家牛不牛!

    张瞳道:“高波出了意外,他们气愤可以理解的,换了我也一样的,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呢,海蓉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跟他们一般见识,可他们做得太过火了,我实在气不过!”齐海蓉没好气的道:“明明是高波的错,非要推到你身上,还有没有天理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该跟他生气的。”张瞳摇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,夫妻两个就不能吵架了?”齐海蓉冷笑道:“夫妻吵架只怨一方,这叫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我跟他生气,他不会喝酒,不会驾车。”张瞳摇头道:“也不会差点儿丧命,现在想想我也太小气,动不动跟他发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哪个不这样?”齐海蓉道:“我对方寒也一样,也没见他动不动喝酒开车撒酒疯!”

    方寒摊摊手横她一眼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看什么看,我说得不是实情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人跟人不一样的,可能是高老师用情很深,特别容易受到伤害,容易吵架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么说你不跟我吵,是对我感情浅了!”齐海蓉沉下芙蓉玉脸,蹙眉瞪着他:“好啊姓方的,终于说实话了!”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我说齐总,你别添乱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我也就会添添乱了,在你眼里我也就这本事了,对不对?”齐海蓉沉着脸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举起双手:“好好,我说不过你,不过你报警确实过了,高老师这才醒过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依你的医术,他既然醒了,就没问题了吧?”齐海蓉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迟疑一下没说话。

    高波现在不仅醒了,身体也恢复了大半儿,他是脑袋受到撞击出血,淤血在特别脆弱的部位不能动手术,压迫了神经造成脑细胞破坏,随着时间流逝,出血一直在加重,方寒再不回来他就没命了。

    方寒出手,将血止住,又调理了一下身体,但身体调理没那么简单,好在高波原本的身体不差,毕竟年轻,底子打得好,这几天下来折损得也不太猛,恢复起来也快。

    现在看起来他已经没什么大碍了,只要不再猛烈撞击就没问题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四个警察来到医院,到了那边的重症监护室,随后是里面七嘴八舌的交涉求情声。

    齐海蓉冷笑两声,张瞳蹙眉看着,方寒无奈的摇头,真够乱的,这个情况自己只能帮亲不帮理了。

    他准备过去求一下情,却被齐海蓉拽住。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瞪她一眼,拿起电话拨通了师母周小钗的,跟她把情况说了一遍,周小钗无奈的叹口气。

    酒驾这两年抓得非常严格,高波的事已经上了报纸,被树成了一个典型,因为他的身份很敏感,大学老师,事业有成的数学家,竟然酒醉驾车还把小姑娘撞了。

    想让高波免去拘留是不可能的了,进去后可以舒服一点儿,不会有人收拾他,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这一步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点头同意,说高老师现在的身份不太好,即使进去,最好也直接进医院休养。

    周小钗点头答应,这没问题,现在的关键是他进不进去,至于进去后住哪里就不是记者们能够知道的了。

    方寒走进重症监控室,低声跟高波说了这件事,已经找人疏通了关系,即使进去也直接进医院,不会有事,进去呆一阵子,既是拘留也能休养身体。

    高波听了方寒的话,点点头,止住父母兄妹的争吵与求情,跟四个警察说,自己马上进去,这让他父母又一番劝阻,在他们看来,拘留所那不是人能呆的地方,黑暗恐怖,进去不死也脱一层皮。

    高波止住他们的喧闹,起身跟着警察离开。

    方寒对高父高母他们有点儿气,只是点点头然后回到齐海蓉身边,看着她摇摇头。

    张瞳低声叹了口气,齐海蓉白了方寒一眼,哼道:“张瞳,你准备一直跟他过下去?”

    方寒蹙眉:“海蓉!”

    所谓宁拆十座庙不拆一门婚,齐海蓉这事做得过份了,张瞳是她闺蜜,但也不该如此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他们两个根本不合适,当初就是错误的结合,还要一直维持下去吗?这次事故我觉得差不多把情份都弄干净了!”

    张瞳摇摇头道:“我跟高波其实没什么大矛盾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矛盾,就是一直有矛盾。”齐海蓉道:“两口子过日子,哪来那么多的矛盾?归根结底还是你们性格不合!”

    “高波不是坏人。”张瞳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是坏人。”齐海蓉摇头道:“他也不是,但两个好人未必就适合在一起,当初你们相亲结婚就不靠谱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离婚。”张瞳摇摇头:“只要努力一点儿,我们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自讨苦吃!”齐海蓉恨其不争气的指指她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海蓉!”

    齐海蓉白他一眼道:“你不明白他们两个的情形,以后告诉你!……这个小姑娘没问题的话,咱们接回去?”

    “嗯,也行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接到我那里吧,我会好好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回家了,去我那里住!”齐海蓉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张瞳迟疑一下,点点头。

    齐海蓉的动作很快,打了一个电话,很快来了一个干净利落的妙龄女子,接过了医院的所有事,很快办完手续,把小姑娘接到了齐海蓉家,因为方寒是救助者,警察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第三天,方寒正在给小姑娘调理身体,齐海蓉与张瞳在一旁看着,小姑娘趴在沙发横榻上,方寒坐在地毯上,轻轻抚按她后背。

    这时门铃响,齐海蓉很快出门,拿了一个信封进来直接递给张瞳。

    张瞳随手打开,看了看里面一页纸,很快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齐海蓉上前接过来看了看:“离婚协议书?!……好啊姓高的,先下手为强啦!”

    她扭头看张瞳:“这回死心了吧,姓高的竟然先宣布离婚,真够气人的!”

    张瞳蹙眉紧抿着唇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海蓉,你少说两句!……张老师,我打电话问问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张瞳静静摇头。rs

    s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