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547章 诊治
    “啊!”杜菁菁惊叫一声,她的坐骑被沈娜拍了一巴掌,顿时跟着沈娜轻跑起来。

    沈娜操纵着马翻蹄小跑,速度很慢。

    她在马上白杜菁菁一眼:“别大惊小怪的,摔不死!”

    杜菁菁看速度不快,没那么紧张了,嗔道:“吓死我啦,班长,我可是第一次骑马!”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比你学得快多了!”沈娜没好气的道:“你也是练舞蹈的,胆子太小啦!”

    “我哪能比得过你啊。”杜菁菁嗔道,双手紧抓着缰绳,扶住马鞍,怕自己被甩下去。

    沈娜轻笑一声,慢慢往远处跑去,跑过两百米后,又转身回来,杜菁菁还不会操纵马匹,她的坐骑就跟着沈娜一起,慢悠悠的小跑着。

    一个来回后,杜菁菁没那么紧张了,这匹马还是很稳的,好像坐在颠簸的汽车上,稳稳当当的不会摔下来。

    她胆子也大起来,轻轻一磕,顿时加速超过了沈娜,沈娜娇哼一声,却没加速,免得两匹马真的提起速。

    杜菁菁现在是傻大胆,一旦真的冲起来,她很可能发慌,接着摔下来,即使有骑士装也可能受伤。

    两人跑了五六圈,杜菁菁初学骑马很兴奋,乐此不疲,沈娜没扫她的兴,跟着一块跑,两人的笑声清脆悦耳传出很远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人们投来善意的笑容,他们都想到了自己初学骑马的情形,也是这么兴致盎然。

    沈娜也很高兴。她一直自己过来玩,有点儿孤单,赵语诗忙,李雨莎要绕着方寒转,不能随时陪她一起。

    现在有杜菁菁一起倒是有了玩伴儿,所以想让她也成为会员,两人经常过来骑马,放松心情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坐在沙发里看书,聚精会神,面前茶几上的红酒一滴未动。已经忘了。完全沉浸在数学的世界里,浑然无物。

    “嗒嗒嗒嗒……”高根鞋与青石地面接触发出的脆响惊醒了他,他抬头看,赵语诗一身黑色职业装。婀娜多姿的站在他跟前。似嗔似怒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来了?”方寒笑笑。放下书。

    赵语诗眼波如水,狠狠剜他一眼:“你还知道过来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说吧,到底有什么麻烦。又有哪匹马病了?”

    “这次不是马。”赵语诗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顿时皱起眉头:“难道是人?……你知道我的规矩!”

    他不会轻易给人看病。

    “不是一般的人。”赵语诗道:“反正早晚会求到你身上,不如我卖了这个人情!”

    “谁?”方寒重重哼一声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姜副市长,江书记的得力干将!”

    “姜远?”方寒沉吟道:“他跟江书记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曾经是江书记的秘书,你说有没有关系?”赵语诗摇头道:“你对政治太缺乏了解了吧?……这位姜副市长是个厉害人物,下一届很可能扶正。”

    “没影儿的事。”方寒哼道:“政治变化无常,根本说不清楚,……嗯,既然是江书记的嫡系,那就招呼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架子够大的啊!”赵语诗白他一眼嗔道:“还要人家过来?”

    方寒一摊手:“我没时间,来不来随他,……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骨癌。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什么时候过来?”

    “今天下午。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的脾气,提前跟姜副市长说过了,请他过来看看有没有希望,试一试无妨。

    “想静一会儿都不行,本以为这是清静之地呢,你偏偏给我找事儿干!”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顿时露出笑容,娇笑道:“这次不是情况特殊嘛,要不是副市长,我才不搭理他!……下次不会打扰你啦!”

    她还真怕方寒不过来了,他过来坐这里,什么也不做她心里也踏实,好像没什么事能难住他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这一阵没什么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赵语诗道:“管理上来了,问题也少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服务第一,一定要把这个观念深入到每个员工的心里,她们的一颦一笑都关系重大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。”赵语诗点点头:“我加重了奖励,他们都训练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赵语诗耳麦传来声音,她扭头对方寒道:“姜副市长来了,我去迎迎。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。

    他拿起书来继续看,赵语诗白他一眼扭腰走出去。

    一会儿她陪着两个人进来,一个中年儒雅男子,一个风韵犹存的美妇,三人说说笑笑,他们好像是很熟的朋友。

    三人进来后,方寒放下书,点头微笑。

    “方寒,这是姜市长,姜夫人。”赵语诗介绍,扭头笑道:“姜叔叔,他就是个怪人,甭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姜远呵呵笑着伸出手:“方寒的大名我是闻名已久了,果然是少年俊杰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能有好名声,姜市长别笑我就行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年少风流,难免的。”姜远笑道:“你年纪轻轻却有一身本事,自然会有女人追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,对姜夫人点点头:“请坐请坐。”

    三人分别落座,赵语诗沏了四杯茶,然后坐到方寒身边。

    “方寒你的大名我是听江书记说的。”姜远笑道:“听江书记说,你们算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也不是外人了。”姜远道:“我这病够呛了,是吧?”

    方寒伸手拿过他手腕,搭了搭脉,又看看他的舌头,沉吟道:“可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有救?”赵语诗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差不多吧,……姜市长,咱们不是外人,外人我也不会出手,有些忌讳我要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请说请说。”姜远忙道。

    他听过方寒的大名,其实到他这个层次,能够隐约接触到一些消息,知道方寒的医术惊人,替前一号治病。

    “一年之内不能近女色。”方寒道:“这是第一忌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姜远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接着道:“先请一个月的假吧,一个月内在这里办公,这里的空气好,也能舒畅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姜远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能做到这些,一个月后就没问题了,语诗,拿我的针来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起身上楼,很快拿了一套金针。

    方寒让姜远趴到沙发的横榻上,捻了十二枚金针扎进去,金针荡漾不休,好像里面有力量在驱动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情形,姜夫人暗松一口气,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,她也见过不少的神医,没一个能做到这一点。(未完待续。。)u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