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529章 结果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那他万一不杀那个俄国人,反而去报信呢?”

    “他没这个胆子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哼,你可别太自信,别太小瞧别人。”江小晚斜睨他:“你真的放过他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不太像你的风格呀。”江小晚知道他是个狠心的,尤其对敌人,绝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“留着他有用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他现自己需要一把刀,替自己处理一些事,梅耶斯最合适,足够的能力与阅历,而且控制起来也没有负疚感。

    江小晚摇摇头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方寒把高壮汉子拍醒,让他开车,自己开另一辆车,江小晚在前面带路,两辆车开到了庄园前。

    奥本海默带人把葡萄卸下来,米兰达她们也帮忙,两大货车葡萄很快送进主楼后面另一栋建筑。

    江小晚眉开眼笑,就要准备酿酒了,自己的事业就要起飞了。

    她顾不得休息,直接开始干起来。

    她没用庄园的佣人,酿酒技术是方寒独家所传,不想别人学去,虽然方寒跟她说过,即使别人知道了也没关系,有最关键的一环别人无法复制,她还是觉得应该保密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,只能让她自己做,王莹与罗亚男帮忙,三人都是练功的,尤其罗亚男,看着最娇弱,禁不起风吹一样,体力反而最好,干得最多。

    借口克拉拉身体不好,不让她帮忙。克拉拉也知趣,去看米兰达她们训练,想跟她们说话。

    十女都是她的朋友,关系很好,凑到一起很能聊,她谈起了欧文斯,说了他如何帅气,惹得十女蠢蠢欲动,恨不得跑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方寒忙把克拉拉赶出来,虽说米兰达她们已经入门。不必再平静如水。可如果浮躁起来还是会耽搁进度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他醒来时,罗亚男还在甜美的酣睡,白玉似的瓜子脸微泛红晕,即使深邃如潭水的眼睛闭着。也不减她的清纯妩媚。

    他伸了个懒腰。悄悄出去。正要去旁边的练功室,楼下的手机响了,接起后是英格丽特打来的。让他马上去她家一趟,方寒听出她语气的沉肃,没有迟疑,直接答应。

    他往外走的时候碰上了克拉拉,看她神色异样,方寒不禁问:“怎么啦,昨晚睡得好吗?”

    “是你干的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狂火俱乐部。”

    “哦,俄国人那家俱乐部?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老板被枪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黑帮争地盘吧?”

    “狙击枪杀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我杀人还用枪吗?……再说我想杀人,别人怎么看得出来是被杀的?”

    克拉拉打量着他,摇头道:“我总觉得是你干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摊摊手:“我昨晚一直在庄园呢。”

    克拉拉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她耳目很灵便,而且就住在罗亚男卧室不远,听得到罗亚男的呻吟,一晚上没歇气,真不知道罗亚男怎么受得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别忘了练功,我先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英格丽特打电话来。”方寒摆摆手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克拉拉唤了一声,又停住,目送方寒离开。

    方寒到了英格丽特处,她正练完功,精神抖擞容光焕,拉开门让他进来,去沏了一杯茶,端到他身前的茶几上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沙里,笑眯眯的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神情严肃:“昨晚深夜一点,狂火俱乐部的老板勃洛捷夫被枪杀,你知道这件事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早晨克拉拉也跟我说了,不是我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用的是重型狙击枪。”英格丽特蹙眉道:“这件案子会有我负责,你要帮忙吗?”

    方寒忙摆手:“我正忙着训练米兰达她们呢。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打量着他:“真不是你干的?……我知道那俱乐部跟欧文斯有关系,他的女朋友在那里跳脱衣舞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方寒无奈的道:“真是我干的,一定天衣无缝,找不到杀人的痕迹,不会麻烦f逼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你想引火烧到欧文斯身上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何必这样呢?”方寒笑道:“欧文斯抓不到我把柄,奈何我不得,而且他越疯狂越好,早晚会被逐出cia,cia不敢要情绪化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你怎么想的!”英格丽特摇头道:“你真不跟我一块儿查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算了,我还是避嫌吧。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道:“勃洛捷夫是俄国黑帮的头上,俱乐部里有不少的偷渡客要被遣返,包括欧文斯的女友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她女友没绿卡?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摇头:“刚来两年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惜了。”方寒摇头感慨:“不过也没关系,她回去了,欧文斯可以飞到俄国去嘛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完蛋了。”英格丽特道:“他女朋友很漂亮,据说学历也很高,可惜来米国找不到工作,只能跳脱衣舞。”

    “移民局应该找欧文斯谈谈了。”方寒道:“他这事做得太不理智,感情真够丰富的。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道:“你的目的就是让移民局找欧文斯的麻烦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摊摊手:“我真没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“凭你的脑子,一定能想到这一步。”英格丽特道:“这有点儿太卑鄙了,利用两人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方寒拿起茶杯轻啜一口:“你真想多了!……好啦,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。我不会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上层已经下了严令,要让欧文斯出丑。”英格丽特哼道:“难得这样的机会,怎么会放过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你就执行命令呗,怨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怕查到你身上!”英格丽特哼道:“真是你干的,提前说一声,还能打掩护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真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盯着他看,半晌后才收回目光:“好吧,信你一回。”

    方寒思忖这时候的梅耶斯已经离开了境内,米国很强大,但再强大也无法全世界找人。而且因为一个俄国黑帮分子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茶杯:“这么早招呼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没别的事了。”英格丽特道。

    方寒伸手一扯。把她拉进怀里,让她坐到自己大腿上,笑眯眯的道:“咱们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大忙人,又是克拉拉。又是女朋友!”英格丽特扭头。挣了挣。想脱离开方寒怀抱。

    方寒手一紧,嘴巴印上去,随后她瘫软下来。被方寒抱上二楼压到床上,一室的春光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事情接下来的展在方寒的预料之中,先是遣返那些脱衣舞女,她们大多数没有绿卡。

    这其中有欧文斯的女朋友,而且从那的嘴里还撬出了一些情报,欧文斯竟然参与狂火俱乐部的运营,帮忙偷运毒品。

    f逼大喜过望,直接将欧文斯逮捕,狂火俱乐部有数名人证,欧文斯已然无法脱罪。

    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,案子已经进入起诉阶段。

    方寒呆在庄园安心的训练米兰达她们,看江小晚她们酿酒,她们酿完之后把一桶桶的酒放入地窖,地窖布了聚灵符。

    这些酒经过独特的酿酒技巧而成,再加上灵气的改变,从而形成一种奇异的红酒,口味酿厚迷人。

    一个星期后,方寒各拿了一桶给议员们,还有师伯白希云那边,他们的影响力很强,通过口碑比打广告强得多。

    而且也没酿太多,知道的人多了反而不够分的。

    这天上午,方寒做完早课在湖边看书,克拉拉匆匆过来,穿了一件墨绿t恤衫与牛仔裤,青春朝气。

    “方寒,是你把欧文斯弄进去的吧?”

    方寒放下书,皱眉道:“怎么你也怀疑是我?……我就那么可疑?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可疑喽!”克拉拉哼道:“你们不合嘛。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跟欧文斯不合的人多了去,为什么偏偏怀疑我?……再者说了,我这几天一直呆在家,没出去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找过英格丽特吗?!”克拉拉明眸紧盯着他双眼。

    方寒坦然的看着她:“我是见过她,她跟我见面也是怀疑我跟这件事有关系,真是见鬼了!”

    “欧文斯那么对你,你绝不会一直忍着!”克拉拉道。

    方寒摊摊手:“好吧,那就算我与这件事有关,你觉得是我陷害他,鼓动人做假证?”

    克拉拉沉默。

    这几个证人都是狂火俱乐部的骨干,与方寒根本没瓜葛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欧文斯栽了,根本原因不是我,是他自己有问题,身为cia特工竟然做出这种事!”

    “跟你有没有关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有意义吗?”方寒摇摇头:“他犯罪了,就该被逮捕!……至于跟我有没有关,我只能说,没有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绝不会跟克拉拉说实话,与梅耶斯的关系不能被别人知道,这件事真要跟自己扯上关系,那cia的人都要防着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相信你一回!”克拉拉松了口气,她也不希望这件事跟方寒有关系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只有你有这个疑问吧?博格纳他们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他们没怀疑你。”克拉拉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就你多疑!而且不信任我!”

    克拉拉白他一眼:“得了吧你,我绝对不相信你能忍受欧文斯,一定在想方设法收拾他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真要收拾他,直接让他趴床上养病,哪用这么麻烦!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……”克拉拉叹了口气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