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518章 治疗
    李棠走到奥本海默跟前,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她们宿舍四人的英语都很好,有宋玉雅这个学霸在,宿舍每个星期都抽出一天做为英语日,这一天只准说英语。

    如今到了米国,语境更好,这几天的玩耍让她们更加适应,说话越发熟练。

    江小晚看一眼李棠,斜睨方寒:“看到安妮的绯闻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受得了?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办?”方寒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要我说,还是分了吧!”

    方寒抬头看她:“小晚姐,人家都是劝和不劝分的。”

    “安妮科尔不适合你。”江小晚摇头道:“你这个大男子主义者忍受不了这种事的,一次两次还行,多了肯定要爆发出来,趁着感情还没破裂,分开还能留下美好回忆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我还能害你不成?安妮是个有主见的,不会因为你放弃演戏,你们两个呀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李棠不也一样嘛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一样!”江小晚摆手:“根本不能相提并论,有海蓉的天娱撑腰,李棠根本不用理会那些杂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安妮的手段也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摇头,闭上嘴看向走过来的李棠,奥本海默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李棠来到跟前:“奥本海默的小儿子脑子里长了个瘤,就是脑癌,我让他把儿子带来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奥本海默的小儿子才十岁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十岁。”李棠点点头:“太可惜了!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没问题吧?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应该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世界得癌症的越来越多,越来越年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气候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可能是压力太大。”

    众女议论开来,方寒拿起书接着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奥本海默带了一个小男孩过来,有点儿瘦弱,圆圆的大眼灵气十足,兴奋的看着湖水。

    小男孩挣开奥本海默的手,趴到湖边的栏杆上看湖上的白鹅,兴奋的大叫两声,一群白鹅仍悠然自得,不受惊扰。

    “过来!”奥本海默来到方寒身边,招招手:“快给我过来,海茵莱因!”

    小男孩依依不舍的过来,好奇的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这是我的小儿子海茵莱因!”奥本海默热切的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书,伸出手去:“海茵莱因先生,你好。”

    海茵莱因顿时严肃的伸出手,跟他握了握:“你好,方先生。”

    方寒内力流转,瞬间流遍海茵莱因身体,点点头:“奥本海默,你给他吃了太多营养品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奥本海默道:“海茵莱因一出生就很虚弱,营养不良。”

    “把那些东西全都扔了!”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真是胡来!……放心吧,他没问题!”

    他转头微笑:“海茵莱因先生很喜欢美景,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我想当画家!”海茵莱因兴奋的道:“方先生,爸爸说你是很厉害的大画家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爸爸说得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教教我吗?”海茵莱因歪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海茵莱因!”奥本海默忙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想学画?”

    海茵莱因一本正经的道:“是的,你能教我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打断奥本海默的话,笑道:“好啊,但我只能教你一个月,你能学多少就看你自己的本领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海茵莱因严肃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……”奥本海默无奈的瞪一眼海茵莱因,朝方寒苦笑:“别听小家伙胡说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是我跟海茵莱因先生的约定,不关你的事,奥本海默,你先忙你的吧,他就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奥本海默迟疑一下,点点头,叮嘱海茵莱因别顽皮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李棠她们四个对海茵莱因很怜惜,这么机灵的孩子年纪轻轻就得了癌症,真是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海茵莱因把自己当成大人,一本正经的跟他们聊天,与众女聊得很火热,方寒看似在看书,却在仔细观察他。

    目前看来他的肿瘤没有什么影响,可能偶尔头疼,再过一阵子不治疗的话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大脑是神秘而脆弱的,有些肿痛能切除,大部分情况是无法动手术,只能通过化疗。

    他身体虚弱,化疗就是速死。

    跟众女聊了一阵,海茵莱因来到方寒跟前:“方先生,现在开始教我画画可以吗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没问题,但你脑子不太清醒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海茵莱因摆摆手:“不理它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有办法让你清醒,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海茵莱因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早就拿来了金针,方寒取出来轻拈着扎进海茵莱因身上,头顶两针,后背与前胸各三针,膝盖上两针。

    海茵莱因紧抿着嘴盯着看这些长针,开始时吓得心怦怦跳,后来发现不疼就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这是针术,会让你保持清醒。”方寒道:“有感觉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很奇妙,这里好像有凉气钻进来。”海茵莱因兴奋的指一指百会穴位置,扭扭头想看到底有没有东西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就对了,好啦,咱们讲绘画吧。”

    他施展的是开脉通灵之术,打开闭塞的百会天门,令其吸纳天地灵气,从而洗涤身体的浊气,净身强神,强壮自身的免疫力。

    外力很难杀死癌细胞,唯有依靠免疫力,他对治之法就是扶强免疫力,从而压制癌细胞。

    他先讲的不是画技,而是观察,教他怎么观察世界,怎么发现美好,世界不缺美,关键没有发现美的眼睛,画家最关键的就是需要一双发现美的眼。

    海茵莱因双眼闪闪放光,贪婪的盯着周围的景色,众女在一旁听着也觉得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她们能够欣赏美景,但不知道到底美在哪里,怎么看才能更美,没想过这里面有如此多的玄妙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方寒取下了这些针,今天的治疗算是结束了,方寒打了个电话,让奥本海默领走了海茵莱因。

    又过半个小时,奥本海默返回方寒跟前,迟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海茵莱因没问题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真能救他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道:“一个月后就知道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谢谢先生!”奥本海默嘴唇颤抖。

    方寒摆手笑道:“把心放回肚子里,一直没告诉他病情吧?”

    奥本海默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别告诉他,……嗯,让他在这里住下,免得外面有人不小心说漏了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奥本海默狠狠点头,他敬佩方寒想得周到,万一海茵莱因真听说了,一定会导致病情迅速恶化。rs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