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501章 护身
    “也未必一定去日本。”方寒笑道:“看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非去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不是我想不想拼,是他们要怎么做,一家独大久了会形成唯我独尊,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傲气,非要把我杀了才算完。”

    “没别的路了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咬着红唇想了想,缓缓点头:“那就去吧!”

    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,命运不能自主,自己是影视明星,方寒是警察,但都是社会中渺小的一员,既非国家领导也不是影响一方的企业家,没有权力加身,只能任由别人欺负却不能欺负别人。

    国内为什么公务员那么吃香,就是因为每个人都有这种无力感,都想掌握自己的命运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她几眼,微笑道:“谁能伤得了我?……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李棠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种黑社会组织,靠警察是挡不住的,只能以邪对邪,这正是我擅长的,有什么可担心的?”

    “他们太强了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强与弱可不是看人多。”

    “人多力量大。”李棠道:“你能打得过一百个,能打得过一千个吗?一万个呢?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起来,拍拍李棠:“你把他们想得太强了,只要杀了他们一千个,就吓得不敢露头!……你跟罗亚男先去我师父那里躲一躲。”

    “葛师父?”

    “江师父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李棠点头。

    江承那边是军事重地,外人根本进不去,刺客再强也抵不住军队,再胆大也不敢去那边刺杀,否则就是倾灭之祸。

    李棠忙道:“不如你也去那边躲一躲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躲过一时躲不过一世,总要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罗亚男穿了一身白色连衣裙,抱着一本书出了别墅,钻里法拉利车里。火红色的法拉利与她素白清纯的形象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她晶莹如玉的瓜子脸阴云密布,方寒回来了,却不能来这里,只打了一个电话。叮嘱她注意安全,今天不要出门,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她嘴上答应,心情却很不好,自己永远是第二位,在他的心里李棠永远是第一位的!

    当初非要跟方寒在一起时,她有心理准备,但有准备并不意味着不难过,每次这个时候,她都要难过一阵。

    这种郁闷又不能跟王莹宋玉雅说。她们会骂自己活该,只能自己发散。

    法拉利缓缓出了别墅区,上了滨海大道往东行,这条路修得又宽又平,往东的车少。红绿灯也少,可以尽情驰骋。

    她把油门踩得越来越狠,法拉利呜呜轰鸣如一道火光掠过大道,她只踩油门不踩刹车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法拉利驶入一条峡谷,两边是高耸陡峭山壁,壁上遮着渔网。防止石块滑落。

    法拉利驶进来后呜呜声被峡谷放大,显得空旷寂寥。

    行驶在这光线黯淡的峡谷内,罗亚男觉得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,孤寂而沉静,郁气慢慢散去。

    前方有一个拐弯,她轻点刹车减速。准备拐弯,脚尖轻盈点了两下后,白玉瓜子脸一下变了。

    刹车失灵,她猛踩几下,车子撞上山壁。她从车里飞出去,重重撞在石壁上,缓缓滑落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法拉利爆炸成一团火球。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,努力清醒过来,低头看一下,自己右手握着的护身符散发着莹莹白光,源源不断涌出清凉气息,滋润着身体。

    她在危急关头想不起别的,脑海里闪现方寒那句话,遇到危险时,用力握住护身符。

    她不由自主的照做,是溺水之人遇到稻草,没想到这么重的撞击,她竟然感觉不到疼痛,好像隔着一个厚垫。

    熊熊火光照映得她脸庞如玫瑰,眸子清亮。

    半晌后,她长长舒一口气,回过魂,左右看看,目光最终落到熊熊燃烧的法拉利上。

    她蹙起细长的眉毛,这绝不是意外,是有人害自己,怪不得方寒打电话不让自己出来,他是预测到了危险,他的感觉非常奇异,再一次印证了准确性!

    她摸摸身上,包与手机全在车上,这会早就化为灰烬,不过总算逃过一命,谢天谢地!

    她正松一口气,呜呜声响起,一辆别克君越车进了峡谷,然后停在她十米左右,从车里下来一个中年男人,身形中等,削瘦干练,相貌普普通通丝毫不会引人注意,唯有一双冷漠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,指向罗亚男,枪稳定如磐石。

    罗亚男身体发软,怔怔看着他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摇头冷笑,扣动扳机,“砰”一声闷响,子弹射向罗亚男眉心,要一枪毙命。

    罗亚男觉得世界一下变得静止,眼前一切都放缓了,中年男人的冷笑,眼神中的残忍,都清清楚楚呈现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她脑海里闪现方寒的脸庞,他仿佛在冲自己微笑。

    子弹终于到她眼前,她眨了一下眼睛,有点奇怪,难道自己出现幻觉了,子弹怎么停住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砰!”她身体往后一仰,好像身在海浪中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看到异状,咬牙接连开枪,“砰砰砰砰……”一口气射出十枪,十颗子弹悬浮在罗亚男眼前,说不出的古怪。

    十枪不凑效,中年男人咬着牙疯狂开枪,“啪”一声脆响,罗亚男手中的玉佩化为粉末。

    她吃了一惊暗道不妙,护身符被他硬生生打碎了!

    又一颗子弹射来,停在她跟前后,倏的倒飞回去,射进中年男人眉心,他一脸惊愕的仰天倒地,“砰”的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罗亚男不解的瞪大眼睛,片刻后低头看,左手上原本方寒送的一串玉手链碎裂,落到地上一摔成了粉末,风吹过来轻轻卷动,融进泥土里。

    她记起方寒的叮嘱,这串手链与护身符绝不能离身,时刻戴着,即使洗澡的时候也不能摘下来。

    她这次出来是违背了方寒的意思,平时却不会违背,他让戴着就戴着吧,原本也很喜欢。

    她一猜就明白,刚才子弹倒飞回去,就是手链的功效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男朋友还真是不得了,会的本事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,飞车撞了没事儿,子弹射到身上也没事儿,妖怪啊!

    她不敢看地上躺着的中年男人,浑身软绵绵的坐在地上,险死还生之后又一个险死还生,两次大惊大喜弄得她心交力瘁。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