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99章 暗算
    方寒道:“中间有一点儿小曲折,都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凶犯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五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多?”

    “一帮心理扭曲的家伙,别提他们了。”方寒摆摆手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我很快要过去了,有什么要注意的?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摇摇头:“就怕你吃不好饭,最好找个好一点的房子,别跟人合租,自己做饭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这不难。”

    “宋姐的厨艺这么好,当然没问题。”王莹笑道:“就是一个人太孤单了,可惜我不能陪你一块儿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你真不过去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想做学霸,”王莹摇头:“去那边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老爸不是一直想你学工商管理吗?”宋玉雅道:“去那边学习管理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王莹摇头:“我才不喜欢管理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学,你老爸将来的厂子怎么办?”宋玉雅道:“总不能留给别人吧?”

    “爱给谁给谁。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笑道:“真是个千金小姐,不知道钱的珍贵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现在的钱已经够花了,即使不赚钱也能胡吃海喝一辈子,没必要那么累!”王莹道:“况且我将来能赚钱养活自己!”

    宋玉雅不以为然的摇摇头,王莹是生活在温室里的花朵,很纯真很美好,但现实生活可不是童话。社会是很残酷的,没钱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罗亚男抿嘴笑道:“没关系。将来她嫁给好老公,让她老公接过厂子就是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找做生意的。”王莹摇头道:“这些人太不可靠,商人从来都不是好人,重利薄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不假。”宋玉雅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,忽然眉头一皱,拿起手机上了楼,给李棠拨了过去,提醒她注意一点。今天不要出去,又打了个电话给李雨莎,今天李棠会有危险,可能有日本的忍者。

    李雨莎忙问忍者是怎样的,她一次没接触过忍者,是不是会隐身术,功夫能不能破掉。结果被方寒训了一顿,忍者是功夫的分支而已,只要凝神定心,很难瞒得过她。

    她的修炼已经火候不浅,对上忍者绝没问题,即使是最顶尖的忍者。定下心来沉着应对,李棠的安全就交给她了。

    李雨莎沉重的点头,感觉到压力庞大。

    她忙上网找了一些资料,看看忍者到底是怎么样的,至于那个关于忍者的漫画根本不靠谱。

    李棠下楼。她刚做完运动,肌肤红润。脸庞白里透红白嫩娇艳,宽松的家居服穿在身上很美。

    她拍了一天的戏非常疲惫,但直接躺到床上不是最好的办法,反而修炼半个小时,疲劳尽去,比睡觉更管用。

    “你师父的电话?”

    “嗯,师父吩咐我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说我有危险吧?”李棠摇摇头:“他真够操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的感觉很准的。”李雨莎道:“他说有危险就一定有危险,婶你千万别大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崇拜你师父了,他没那么完美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忙道:“婶,我只崇拜师父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功夫有什么用?”李棠哼一声:“净惹事生非!……你别跟着我了,我去跑一会儿马上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李雨莎摇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李棠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两人一块去跑步,李雨莎寸步不离的跟着她,不时扫视周围,所有的感官都调动起来。

    晚上回来后,李雨莎跟她一起睡,时刻警惕,一半睡一半醒,有风吹草动都会惊醒。

    她练功之后精力充沛,即使三天三夜不睡觉也没什么感觉,只需要偶尔打个瞌睡,恍惚一下就能恢复精神。

    半夜时分,李雨莎忽然醒来,莫名其妙的不舒服,她却没睁开眼睛,将内力集于耳朵与感觉,凝神感应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感觉到细微的声音,仿佛外面的风声,换了一般人只以为是外吹窗户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穿着睡衣,胳膊肘贴着一把长剑,能够随时刺出。

    风声渐渐消失,然后一丝凉意缓缓靠近,李雨莎没睁眼,只是凭着感觉那人在靠近,一步一步非常缓慢。

    一点儿声音没有,李雨莎凭着感觉知道他在靠近。

    “嗤!”寒光一闪,李雨莎的剑刺向床边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一声脆响声中,那黑衣挥手挡住,手里是一把雪亮的短刀,刀剑相交发出脆响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……”李雨莎剑如灵蛇,剑尖幻出一片蛇头咬向黑衣人,黑衣人的刀挥成一团,刀剑交鸣声如雨打芭蕉,密集而清亮。

    “哼!”黑衣人忽然发出一声闷响,踉跄后退了两步,捂住左大腿,李雨莎的剑又快又诡。

    尽管黑衣人的刀光形成一片,密不透风,李雨莎的剑却诡异非常,倏的一下突破了刀光,刺中黑衣人大腿。

    李棠悠悠睁开眼,看到李雨莎与黑衣人刀光剑影,没吱声,只是静静的看着,暗自赞叹,没想到李雨莎这么厉害,还以为她娇娇弱弱,只跟方寒练一阵子功夫,练不出什么真功夫呢,没想到她还真够厉害的!

    “哼!”李雨莎轻哼一声,剑尖倏的刺中黑衣人右肩,顿时短刀飞了出去射进了床头,直没入柄。

    黑衣人捂着右肩翻身一跃,撞破了窗户跳了出去,随后消失在月光下,李雨莎轻哼一声没追。

    “不去追吗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李雨莎摇头:“我怕是调虎离山,婶,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这话多该问你,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那家伙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小日本的忍者!”李雨莎伸手拔出短刀,挥了一下,赞叹道:“真是好刀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断定他是日本忍者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这把是日本刀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他为什么杀我?”

    李雨莎迟疑了一下:“可能是因为叔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警察惹的祸!”李棠摇摇头,她也有劝方寒放弃警察这个想法,但又不知道怎么说好。

    罗亚男也有这个想法,她却不会提,唯有自己唱这个红脸了!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婶,你先睡吧,我处理一下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李棠点点头,知道凭自己三角猫的功夫根本帮不上忙,只有壮胆的时候有用。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