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92章 刺杀
    片刻后,酒店的前台服务员彬彬有礼的说很抱歉,那位房客不在房间内,早先时候已经出去了。.

    方寒问有没有办法联系上她,他有很紧急的事情,姓命攸关,前台服务员很抱歉的说她们没有办法,客人没有留下电话,她可以记录下来,等客人回酒店时马上交给她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挂上电话,脸色沉下来,他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形,小晚姐真是够马虎的!

    一团火在胸口熊熊燃烧,他恼怒而无奈,要是江小晚在眼前,他一定会开口训人,好好骂上一番。

    他皱眉沉思片刻,无奈的摇摇头,又拿起手机:“喂,博格纳,是我,方寒,废话,没事找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接着哼道:“嗯,我想去一趟泰国,要用最短的时间赶过去,你应该有办法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欠你们CIA一个人情。”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找克拉拉,克拉拉最后还不是要找你,浪费时间!”

    如果在平时,有什么事他不会跟博格纳找电话,会直接找克拉拉,跟美女说话比跟一个对头说话愉快得多,但这次事情紧急,需要最快的时间,只能直接跟博格纳说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能办得到,这次怎能算你的人情?!”方寒哼道:“救命的人情跟这种人情能一样吗?……好吧,我在家里等着,尽快!”

    方寒换了手机,露出笑容,总算能够尽快赶过去,他上楼拿了一个包,里面是证件,还有江小晚送他的一串手珠。

    直升飞机很快落在庄园的草地上,方寒钻进飞机,点头道过谢后,让飞行员尽可能的快。

    飞机行是个白发老头,快要退休了,稳当当的点点头,然后飞机怪叫斜掠往前疾行,速度直接加了起来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赶到曼谷的半岛酒店时,这里已经是凌晨四点,他径直上了楼梯,来到三十七层,敲响三七零四的房门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江小晚穿着睡衣,披着头发出现,还带着慵懒的睡意,打了个呵欠:“方寒,怎么是你呀,哦……,困死了,三更半夜过来干什么啊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推开她往里走。

    江小晚关上房门,懒洋洋的道:“你怎么来这儿了?”

    “找你!”方寒压着火气,沉声道:“你手机不通!”

    “哦,关机了。”江小晚又打了个呵欠,半倚半躺到客厅的沙发上:“出来是躲清静的,不想有人打扰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胡来!”

    “没了手机,世界真清静,完全放松下来!”江小晚的睡裙是碎花的,穿在身上娇俏甜美。

    她****水嫩,不化妆反而比化妆更美。

    “你都跟谁出来的?”方寒皱眉道:“怎么一直联系不上?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跟几个姐妹,你小点儿声,有个还在房里睡觉呢!……哟,发火了?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小晚姐你太气人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不该关机,即使关机也该再买个卡跟你说一声。”江小晚笑**的道:“说吧,你这么急着过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能感受到方寒怒火中的关切,生不起气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!”方寒哼道。

    看她态度良好,他火气稍微压了压。

    江小晚笑**的道:“想我了?”

    “想死你!”方寒哼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歪头道:“那就是有什么急事?……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感觉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“哦”了一声,细细的眉毛轻蹙:“难道我又有危险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皱眉道:“车祸?还是遇抢劫的?”

    “不能确定,杀身之祸,明天我跟你一起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江小晚点点头:“你的感觉很准,我也真够苦命的,上次去纽约让我很失望,你一天到晚忙,这次呢,你又来搅和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是你命苦还是我命苦?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起来:“不过有你,总算还有点儿亮光,……你跟安妮闹掰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演戏呢,我得罪人太多,她会成为报复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”江小晚点点头:“你净招惹那些可怕的家伙,这一招还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晚姐,我有一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江小晚把披散的头发扎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是辞了那个副总,自己干点儿生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有这个想法,可惜老妈死活不同意,说女孩要捧铁饭碗才能生活得舒服!”

    “师母这个想法是不错,但现在的时代不同了,而且小晚姐你不是一般人家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老妈说了,家世比不过工作,能养活自己才能真正读力。”江小晚道:“我只能咬牙硬撑着。”

    “铁饭碗……”方寒摇头笑道:“小晚姐你现在的存款放银行里吃利息也足够生活无忧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够我零花的。”江小晚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你的花销太大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花钱很小心了,化妆品,美容,听音乐会看电影,旅游,给老爸买两件古董,三两下就花光了!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她起身沏了两杯茶,两人一边喝茶一边道:“我不知道辞职了能做什么生意,总不能做贸易吧?”

    “贸易也挺好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全靠关系,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靠山吃山靠海吃海,小晚姐你太着相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反正看不起这种家伙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种葡萄如何?”方寒沉吟道:“做葡萄酒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有让江小晚辞职自己做的想法,因为她的职位太得罪人,所有得罪人的活都属于她,而她又是一个女人,天生的震慑力不足,很容易惹得狗急跳墙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“葡萄酒?那太难了,市场已经成熟,很难再插足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好的工艺就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什么好工艺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啊。”方寒笑**的道:“你来做,我提供工艺。”

    “哪来的啊?”

    “这就别管了,就说干不干吧!”

    “我得想想。”江小晚沉吟道:“这可不是小事,我要不跟老妈商量,直接辞职,她非疯了不可!”

    “师母那边商量不好的话,我来吧。”方寒道:“就说我强逼着你辞职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江小晚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喝了几杯茶,江小晚道:“我换身衣服,咱们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“再睡一会儿吧,这个时候没什么玩的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好玩的地方很多,等我!”江小晚起身摆摆手。

    她进去很快换了一身白色连衣裙出来,清纯如水,亭亭如莲,看得方寒赞叹不已,上天真是偏心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房间,江小晚带着他到了一个小码头上,笑道:“外面的湄南河没什么好看的,不过坐船上看风景的感觉还不错,咱们先坐船吧。”

    天色已经半晴,天地间一片蓝色,码头灯光明亮,船上有人在值班,看到他们过来,忙热情的招呼。

    两人上了船,船在河上缓缓而行,空气格外的清爽。

    “白天这里挺热的,这个时间刚好,还清静。”江小晚笑道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一张茶几对面,喝着茶,看着外面的风景,悠然自在,江小晚伸了个懒腰叹息道:“这才是放松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玩了三天还没放松?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方寒,有你在身边,我能真正放松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在我身边呗,去米国那边种葡萄,我的庄园就挺不错的,可以种着试试看。”方寒道:“如果做得不错,再扩大规模。”

    “我试试看吧。”江小晚在灯光下越发的莹白如玉,眼波明亮:“方寒,你到底哪来的葡萄酒工艺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无意间在一本古书上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靠谱吗?”

    “试试看吧。”方寒道:“实在不行再做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试试看。”江小晚白他一眼,觉得他做事很稳当,**不离十,辞职最好,凭自己的才学不愁没工作。

    两人下了船,吃小吃,逛寺院,很多地方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放的,人来人往的很热闹。

    两人找了个气派的大饭店吃早餐,吃到半晌,江小晚起身要出去时,方寒也跟着,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我要去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陪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红了脸,嗔道:“你疯了?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管怎样,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卫生间有什么危险,总不会掉进去吧?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神情笃定。

    江小晚红着脸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静静跟她对视,绝不退让。

    半晌后,江小晚哼一声:“好吧,跟就跟吧!”

    方寒送她到了女卫生间,自己等在外面,卫生间修得很大很干净,人来人往煞是热闹。

    女人进出时看到方寒盯着卫生间的房门看,很奇怪的看他几眼,多数是把他当成**人物了,方寒懒得理会,一直盯着卫生间的门。

    “砰!”他忽然冲进了女卫生间,一步跨到一个单间前,右脚踹出,门碎,里面一个人倒下。

    江小晚正坐在光洁**的马桶上,脸色苍白,看到方寒扑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方寒拍拍她肩膀:“小晚姐,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我差点儿死了!”江小晚趴在他怀里闷声道。

    她忽然离开他怀抱,扭头盯着地上那个俏丽女人看了看,摇摇头:“我不认识她!”

    那女人手上还拿着枪,双眼紧闭已经昏迷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