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89章 直播
    白希云领着他到了一个后面一座客厅,然后从客厅进入地下室,在一个石屋里摆了两个书架,架上摆满了四排书。.

    屋里飘荡着丝丝书香气息,闻之心灵清静。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,约摸有数百本书,扭头笑道:“师伯,所有的书都是秘笈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白希云笑道:“怎么样,大开眼界吧?”

    “师伯哪里弄来的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甭管了!”白希云得意的道:“自己选吧,先别急着都看完,找到合意的就练着,练好了再找,这里对你开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伯。”方寒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他急切的来到书架前,随意抽出一本,都是繁体竖排,看纸张都是古藉,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白希云道:“慢慢看吧,冰箱里有吃的喝的,不够再上来拿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眼睛已经盯在书上。

    他手上拿的这本是一部掌法,游龙掌,古朴苍劲的字,势子也古拙,看不出奇特的地方。

    方寒却知道一般的秘笈绝不会放在师伯眼里,他翻了一遍之后,在脑海里回放,然后放下书,慢慢演练了一遍,皱眉思索,仍没找到妙处,于是又施展一遍,脑海里流转着游龙掌的心法。

    练了几遍之后,他慢慢领悟到了快慢的变化,进疾退缓,迂回而动,意直形曲,真正达到了游龙掌的要求。

    他领悟到一丝神韵之后,身心发生变化,精神昂扬,动作轻疾,好像浑身轻了一半,飘飘欲腾空。

    他暗自赞叹,这游龙掌确实不俗,火候深了之后,身法会极快,没人能够贴近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他练熟了之后放下,又拿起一本秘笈,神魔大力诀。

    他很快翻了一遍,然后合上秘笈在脑海里翻动,每一个字每一个姿势都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把秘笈放回书架,他摆出一个奇异的姿势,似蹲非蹲,双手半抬,动作非常不雅,好像蹲完坑起来到一半。

    他不断调整细微的动作,双腿间距,双手间距及与身体的角度,脑海里则清晰呈现着秘笈所画,与它对比,使动作一丝不错。

    约过了五分钟,一丝热流从脚底生成,沿着双腿往上,到达肩井再次往下,循环往复。

    方寒身体不动思维流转,以形练力之法,这一会儿功夫,双腿感觉增强了一丝力量,很神妙的绝学。

    他精神力强大,对身体的控制入微,能够随意变幻调整,换了一个人想练得这么标准可不容易,也没这么强的效果。

    方寒感慨着,一口气站了半个小时,双腿力量大增,效果极强。

    他又翻看了几本秘笈,一一记在脑子里,这些秘笈都有独到之处,否则不会被白希云收藏在这里。

    方寒如今是精而不博,这些秘笈的出现弥补了他的缺失,广博的武学知识对于**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没感觉时间流逝,但白希云下来叫他,已经快到比武时候了,晚上睡一个好觉,养足了精神,明天好应付谷田一郎。

    方寒精神炯炯,毫无疲惫之感,反而因为练了一些秘法,身体与精神都达到旺盛的状态。

    他依从了白希云的要求,上楼吃饭看电视,然后做了晚课。

    他正要上楼去睡觉,白希云拿着一把剑进来,递给他:“你的剑不在身边,这是我收藏的一把剑,你试试合不合手,……不行就想办法明天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准备把方寒的剑连夜运到这里。

    方寒接过剑,拔剑出鞘,顿时雪亮与寒气扑面而来,不由赞叹:“好剑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把古剑,我偶然得来的,你试试合不合手。”白希云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伯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能行吗?”白希云道:“要是剑不合手,可能只有稍微一点点差别,就可能导致失败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很合手,跟我原来的剑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白希云点点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方寒挥舞着长剑,感应着剑身,与原本的剑相比更胜一筹,而且人剑合一更有默契感,好像用了很久的剑。

    他自从剑法有成后,并不经常练,所以与剑的默契并不是那么足,这样有坏处也有好处,好处就是不必特意用自己的剑,别的剑使得照样顺手。

    一直用同一把剑练剑,很可能对剑形成依赖,再用别的剑觉得别扭,使得不顺手。

    方寒抱着剑躺到**,感受着剑的气息入睡,陪送一下默契感。

    上午九点,宋仁开车过来,载着白希云与方寒出了庄园,来到纽约城效外的一座庄园。

    这座费氏庄园与白希云的庄园隔着二十里左右,开车很快就到,庄园内部是苏州园林风格,假山流水,鱼池树林,曲径通幽,建筑古色古香,飞檐吊角,雕梁画壁。

    三人一到,马上有一个老管家引三人进云,穿过假山与树林,转来转去,穿过一片花园与小湖,最终来到一座平坦的练武场。

    练武场铺着青砖,干净利落,旁边摆着一些兵器,刀剑枪,西角带摆着一片木桩林,每个桩子一人高,共六十四根,煞是壮观。

    宋仁道:“师弟,费老练的是梅花桩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打量着已经抵达的人们,一共有三十多人,已经架好了五架摄像机,前后左右上各有一架。

    二十几个人正在忙碌,有漂亮的主持人,还有急躁导演。

    这帮人不远处,还站着九个人,个个气质不俗,一看就知道是大人物,正仔细打量着方寒。

    他们身边站着一个短发青年,身穿墨绿和服,闭着眼睛,腰间佩一柄曰本长刀,正抄着袖子一动不动站立如雕像。

    方寒的目光最终落在他身上,这个青年就是谷田一郎了,怪不得师伯一看就不让宋仁上来,此人精气神达到了英华内敛的程度,浑圆如意,与周围完全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赞叹,果然不能小瞧了天下英雄,这个时代能练到这个地步的寥若晨星。

    他又摇摇头叹息,可惜他是曰本人!

    师父江承对曰本人最痛恨,尤其见不得曰本练武之人。

    方寒又转向那几个曰本的大人物,扭头看向宋仁,宋仁低声道:“他们是曰本的大家族里的人物,代表着曰本武士阶层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他们不会玩什么阴招吧?”

    “咱们盯着呢!”宋仁沉声道,他有这个自信,曰本的山口组是强,致公堂也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那些大人物,摇摇头,这些家伙看起来不是那种遵守规则的人,先前在餐厅外试自己身手应该就是他们的主意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们敢全世界转播,是已经断定自己的功夫不如谷田一郎,方寒摇头笑笑。

    一个白发老者笑呵呵走过来,扬声道:“老夫来迟啦,看来大伙都到了,白老大,你干嘛不亲自下场?”

    白希云哼道:“费老头,我一大把年纪,小一辈的事就交给他们解决吧,我该享清福了!”

    费靖点头呵呵笑道:“那倒也是!”

    他扭头对谷田一郎道:“小伙子,我跟你师父的交情不错,他是一个不错的家伙,你替师父报仇也没什么不对,但我希望你们能比武切磋,点到为止,别伤了和气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谷田一郎躬身应道。

    费靖笑**的道:“那好,既然都到齐了,就开始吧,怎么样?”

    白希云道:“老遇,你也太不严肃了,这是电视直播呢。”

    “管他直播不直播的,咱们的目的是解决恩怨,来来,两个小家伙到我跟前来。”费靖笑道:“我跟你们讲一讲。”

    方寒与谷田一郎站过来。

    费靖道:“小方是吧,你也用剑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哦,现在可很少有人练剑了,难得难得。”费靖点点头道:“刀剑无眼,小心点儿,一郎,你师父跟老白是剑法之争,不是私人恩仇。”

    “是,费老先生。”谷田一郎用僵硬的中文回答。

    费靖又道:“比武不能用暗器,只能比剑,或者拳脚,违规的算输,好,你们知道了,那就开始!”

    他挥一下手,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摄像机靠拢过来,摄像师也跟着一起,好像要扑过来一般,同时一个人拿着话筒哇哇说了一通曰语。

    方寒目光一凝,顿时抛除了周围一切干扰,眼里只有谷田一郎,谷田一郎是他目前见过修为最深的,他想好好了解,而且用剑是生死一瞬,即使强过对方,稍一大意也可能被杀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谷田一郎目光冰冷,没有点到为止的心思,他杀气盈盈,显然是要杀自己的。

    谷田一郎躬身一礼,退后两步,缓缓拔出武士刀,方寒手按剑柄上,一动不动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嘿!”谷田一郎吐气如炸雷,长刀如电,瞬间到了方寒额前头,当真快如闪电,身刀合一,不给方寒反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方寒腰间寒光一闪,剑尖刺中长刀剑身,“叮……”袅袅不绝的清鸣未断,又一连串的清鸣响起,谷田一郎长刀挥舞着一刀接着一刀,好像不知疲惫,方寒的剑尖不停的刺中长刀,发出清鸣。

    一眨眼功夫,两人过了二十几招,方寒的剑宛如一条盘着灵蛇,不管从什么部位过来都逃不过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们紧张的不喘气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看。

    方寒一边挥剑一边赞叹,果然不愧是剑法奇才,刀刀致命,可惜他注定要失望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