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86章 重案
    克拉拉看他在一旁沉思,心里焦急:“方,你打电话过去问问呗,猜来猜去的多没意思?”

    方寒抬头笑笑。

    克拉拉道:“越猜越容易有隔阂,沟通最重要,打电话吧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克拉拉,你比我还急!”

    “我挺喜欢安妮的,不想你们两个有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是误会呢?”

    “安妮不是这种人!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方寒歪头打量她,笑道:“难道你也喜欢安妮?咱们是情仇?”

    “方——!”克拉拉嗔道: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开玩笑,我是有男朋友的!”

    “介绍一上我认识呗。”方寒笑道:“看看能偷走你这位大美人的心是哪一位!”

    “他不在国内。”克拉拉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挑:“也是CIA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克拉拉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好吧,打电话!”

    他拨通了安妮科尔的手机,安妮的笑声传来:“看到报纸了?”

    “闹什么呢!”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净添乱!”

    安妮道:“怎么样,你的压力少一点吧?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天真了,以为这样他们就会觉得过错不全是我的,我就真成好男人了?”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一点儿没用!”

    安妮道:“反正我看不过眼!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那男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朋友。”安妮道,方寒能从她的声音里看到她在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朋友?!”方寒哼道:“很亲密啊。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笑道:“只准你有异姓朋友,不准我有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我跟他见一见?”方寒气势顿时一滞,有点儿心虚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咯咯笑起来,半晌后,才在方寒爆发之际笑道:“放心吧,他还没出柜,其实有男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方寒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笑道:“方寒,你真够自私的,放心吧,不会假戏真做!”

    方寒听出这句话的深意,哼道:“你也放心!”

    “你那事什么时候结束?”安妮科尔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两天吧,不过咱们要把戏接着演下去,太假了不成。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道:“明白明白,我会在家里住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她又说了一番话,家里有什么变化,还有让他尽快去贝弗利山庄的别墅,自己一个人住这边挺无聊。

    她住在庄园时,即使方寒上班,她也不觉得无聊,反而悠然自得,很充实满足,情趣很好,因为知道方寒会回来,方寒回庄园,两人的话也不多,坐在一起读书,或者看看电影,方寒还要练功,她觉得很安宁喜乐。

    原本她在自己贝弗利山庄的家时住,也很舒服,这次回去住,却没了往昔的安宁感,好像缺了什么,心里空荡荡的,干什么都提不起劲,总有一股冲动,想看看方寒。

    她久久不愿挂电话,方寒跟她一直聊到上菜,才放下手机。

    克拉拉摇头笑笑。

    方寒横了她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克拉拉笑道:“你们两个真够甜**的!”

    “男女不都这样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一样。”克拉拉笑道:“你们格外的甜**,安妮科尔这次动真格了,你们要结婚吗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克拉拉笑**的道:“也对,你那么多女朋友,跟哪一个结婚太难选了!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要不咱们两个?”

    克拉拉一怔顿时脸红了,嗔道:“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你这次出来就为了拉拢我进CIA?”

    “拉拢你,通报一下进展,免得你擅自行动。”克拉拉笑道:“他们害怕你跟F**I说。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,两人开始吃饭,要了一瓶红酒,细品慢饮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两人吃饭的照片再次出现在报纸上,记者们更疯狂的报导,整个全米的报纸都像过圣诞似的热闹。

    方寒与克拉拉吃饭的照片登出来后,记者们越发认为两人关系暧昧,这个时候还顶风作案,显然是要跟安妮科尔彻底分手了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躲在别墅里不出来,记者们认为她彻底伤心了,所以不想见人,躲在家里偷偷的哭。

    方寒成了彻头彻尾的混蛋。

    这天早晨,方寒接到警察的电话,他原本的别墅玻璃全碎了,墙壁被掷了臭鸡蛋,涂了粪便,臭不可闻。

    通过监控已经抓到了人,警察问他怎么处理,要不要追究他们的责任让他们赔偿。

    方寒没追究,只让警察警告一下他们,再有下次没这么好说话了。

    方寒上班时就接到安妮科尔的电话,她咯咯笑个不停,说就这是她的影响力,粉丝的力量很强大,让他小心一点。

    随后的几天,方寒不时约克拉拉见面,开车兜风,给人们的印象是他彻底与安妮科尔分手了,与克拉拉在一起。

    CIA终于开始抓人,一口气抓了一百多个,搜出了黑天神像,克拉拉原本想要方寒参加审讯,方寒拒绝了。

    他认为这些人没有先前那些坚定,总会有几个招供的,这些供词足够了,或者定罪或者驱除出境。

    方寒请了两天的假,来到贝弗利山庄自己的别墅,然后偷偷潜入安妮科尔的别墅里。

    两人缠绵了两天,他才回到纽约继续上班。

    方寒的行踪没能保密,记者们像是闻到血腥的鲨鱼,一股脑将他去贝弗利山庄的消息见诸报纸。

    在报道中,他们说方寒去自己的别墅是假,想跟安妮复合是真,他一定是后悔了,觉得还是安妮科尔好,想要重回安妮科尔身边。

    方寒独自一人回到纽约,那就是说,安妮科尔并没接受他,彻底与他分手了,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。

    所有的报道都是欢欣鼓舞,恨不得开酒庆贺。

    这天清晨,方寒刚做完早课接到一个越洋电话,是孙明月打来的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孙警官,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说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方寒,这里出了一件大案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方寒道:“杀人案?”

    “连环杀人案。”孙明月道:“杀了两家一共十口人!”

    方寒脸色沉下来:“十个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孙明月道:“初步判断是一个团伙,市里已经成立专案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进专案组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孙明月道:“进展很慢,没什么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慢慢来,不必急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再这么下去,一定会让凶手逃脱成为悬案!”

    “一点儿线索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这些家伙很狡猾,现场没什么线索,而且又在下雨天,痕迹都被冲走了,所以无处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方寒无奈的道:“世界就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能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方寒笑道:“我现在是米国警察,要是回去办案是要惹大麻烦的!”

    “可这个案子需要你!”

    “全国的悬案多了去,我哪能每个都管,我不是神仙,也不是救世主!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真的不管?……这种穷凶极恶的家伙你真的不抓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我想想办法,跟局长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局长说没办法,你出国是政治大事,他一个小小的局长没资格改变,而且申请调令也不适合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,倒是没错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如果申请调令让自己回去破案,影响很大。

    国内当初派自己出来时,说自己只是一个寻常的警察,而且还是兼职,虽然比较优秀,还是比不上其他警察的经验丰富,任何一个经验丰富的警察都胜过自己,如果把自己调回去,岂不是戳破了这个谎言,显得国内警察无能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你周末不是回来吗?咱们偷偷摸摸破了案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找到证据了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神仙,没证据我总不能掐指算一算吧?”

    “你回来看嘛。”孙明月道:“我们找不到,你不一定啊。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:“好吧,我会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这种事是很犯忌的,手伸得太长,觉得只有自己能破案,其他人都不值得信任,这是要惹众怒,成为公敌。

    但想到杀人者能逍遥法外,他无法容忍,这种家伙消灭掉才是功德无量的事,他想试一试。

    方寒沉声道:“一定保密!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孙明月兴奋的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早晨下了飞机,孙明月在机场等着他,这一次他没让罗亚男过来接机,是秘密返回。

    孙明月直接载着他来到一处老式居民楼,上到三楼,她拿出钥匙打开了,带着方寒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一户人家都被杀了。”孙明月进了屋,低声道:“没找到什么证据,只把被害人拉走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感觉敏锐,一进来就感觉到血腥气与煞气,皱眉看着周围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八月十九曰晚上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该告诉我的。”方寒摇头道,目光缓缓掠过每一寸,这一户家境一般,装修与家具都很旧。

    孙明月忙问:“有线索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里什么也没找到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孙明月道:“他们杀人后好像仔细检查过,干干净净,甚至脚印都没留下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确实没什么留下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户呢?”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载着他又到十里外一个小区,也是破旧的居民楼,家境更差,没什么家具。

    方寒扫了一圈,没有收获,眉头深锁。

    这种作案手法显然不是生手,他们是杀过人的,所以很老练,不留蛛丝马迹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