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78章 刺杀
    方寒的大手轻轻**她手背,如**婴儿之意,想平息她的紧张,这么下去会影响明天的行动。.

    他预感到行动的危险姓,她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,一旦走神或者反应迟钝,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**几下后,她紧绷僵硬的身体变软,松驰下来,方寒松了口气,松开了手,仍拥着她。

    直到她身体越来越热,轻轻扭动,方寒这才发觉不妙,她身体散发着淡淡幽香,是情动之兆。

    平常人闻不到这气息,方寒嗅觉灵敏能清晰感觉到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这般美人儿男人都喜欢,温香软玉在自己怀里等着采撷,**还是**不如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方寒深吸一口气,压制下去冲动,她不是自己女友,自己麻烦够多了,不能再添乱。

    他往旁边一滚,离开英格丽特幽香温软的的身体,淡淡幽香犹在鼻前,惆怅与难舍如潮水般涌上来,驱使他回转。

    他咬咬牙,又往旁边滚了一下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扭头望来,黑暗之中她明眸如水,脸颊绯红如醉,妩媚柔婉得让人心碎。

    方寒能夜视,看得清清楚楚,惆怅与不舍再次席卷来,冲动如洪水般一泄千里,不停冲击他心防。

    方寒深吸一口气转开目光,不敢看她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情动如火,肢体扭动,喉咙里传出若隐若现的**,在寂静的屋子里飘荡。

    “方寒……”她轻轻唤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明天你先回军营等我,我成功了就回……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忽的探头,红唇堵上他的嘴,柔嫩**勾住他舌头,喉咙里传出**。

    方寒暗叹一口气,撤去心防,这时候拒绝就是仇人,权当一场梦罢!

    他一翻身压了下去,三两下卸去英格丽特衣衫,露出**身体,**在黑暗中傲挺,两点嫣红巍巍颤动。

    他嘴啜住红樱桃,双手**,英格丽特被他双掌的灼热融化了一般,柔软得像没了骨头,一**电流在身体里窜动,情不自禁的**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英格丽特醒来,发现偎在方寒怀里。

    方寒身体散发的温暖包裹着她,宁静,安全,温暖,从没有的感觉袭来,她懒洋洋的躺着不动弹,从没有这么舒服过。

    昨晚的疯狂显得那么不真实,却又清晰的烙印在脑海,方寒仿佛有无穷的体力,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送上**,直至嗓子沙哑得几乎叫不出声来,身体绵软如烂泥,再没一丝力气。

    没想到清晨起来却这么舒服,神清气爽,身体好像要飘起来,没一丝重量,从没这么好的状态。

    方寒缓缓睁开眼,露出微笑,轻轻亲一下她耳垂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扭身钻出了他怀里,拿被子遮住**的身体,静静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能忘了昨晚吗?”英格丽特沉下脸,严肃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看看她,笑着点头:“我努力的忘掉。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道:“我们只是**,一切都没改变!”

    方寒收敛了笑容,淡淡道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越发觉得女人的难懂,昨晚狂烈早晨冷若冰霜,完全换了一个人,他猜不透英格丽特的心思,也不想用读心术,只能尊重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飞快穿上衣服,方寒也麻利的穿好衣服,把心思从昨晚挪开,专注正事。

    “我去拿东西。”英格丽特低声道,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方寒盯着她曼妙的背影看,她努力的装严肃掩饰心虚,却露出毛脚,心里没外表那么平静。

    他去街口买了早餐,等英格丽特回来,两人一起吃早餐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带回来两件东西,一块电子芯片,一条引线。

    方寒握住两件东西分别感应,良久之后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有用吗?”英格丽特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试试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怎么做?”英格丽特问,原本的计划已经不适合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直接去找他!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沉吟道:“开车去吧,逃得快点!”

    一旦刺杀成功,他们需要尽快逃到军营,然后乘专机离开,进军营之前没人保护,一切要靠自己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先开车,远远的下车,开车目标太大。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点点头,跟方寒在一起时,她已经习惯了听方寒的,觉得他考虑得比自己更周密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土房子,再次穿戴整齐,戴着头巾遮住脸,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方寒好像漫无目的的乱走,车子一会儿东一会儿北,走走停停,兜兜转转,很快又来到一个集市,把车停在路旁。

    城里的集市很多,一片区域一个,非常热闹,孩子的嬉闹,大人的喝骂,还有彼此讨价还价声,互相叫骂声,杂揉在一起形成喧闹。

    方寒与英格丽特慢慢溜达到一个西瓜摊上。

    卖西瓜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,摘下了脸上的围巾,笑**的招呼着来往的人,卖力而热情的吆喝着。

    方寒与英格丽特来到西瓜摊前,他蹲下来伸手敲西瓜,半晌才挑出一个,递给卖西瓜的:“帮我切成几块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男子很热情的接过西瓜,“唰唰”几刀,西瓜变成了八块,流出汁水。

    他手上的西瓜刀又长又亮,寒气森森,既能切西瓜,切人想必也容易。

    方寒接过了,递一半给英格丽特,然后冲卖西瓜的笑笑,两人接着往前走,没急着吃。

    走出二十几步远,方寒停下,左右扫了几眼,低声道:“刚才那个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英格丽特扭头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是他!你在这里呆着,我动手。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道:“现在就动手?”

    方寒冲一个小伙子招招手。

    那小伙子一脸蛮横,不满的瞪着他:“朋友,有什么事?!”

    方寒从怀里掏出一叠钱,拿出一半递给他:“看到那家伙了吗?把他打破鼻子打掉牙,剩下的一半就是你的!”

    方寒指了指不远处一个壮硕的中年人,中年人正在卖苹果,脸色阴沉,一幅不耐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吧?我等你的好消息!”方寒拍拍小伙子肩膀。

    小伙子身子发麻,方寒的手掌好像石头一样砸下来,他咧咧嘴,嘿嘿笑道: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他大步走了过去,挑了一个苹果直接送到嘴里开吃,顿时惹怒了那壮硕中年,两人吵起来,很快动手打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都力量十足,一旦动手很快波及到周围,顿时乱成一团,人们都围过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站在一旁,方寒则来到卖西瓜的小摊跟前。

    西瓜摊的主人正拿着西瓜刀热情的招呼,方寒感觉得出他就是布鲁克斯,尽管外表毫无相通处,一个斯文优雅,一个野气洋溢,根本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方寒相信自己感觉,不仅是芯片的气息,还有他当初见一面的气息,都确定眼前这个卖西瓜的小贩就是布鲁克斯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过来,布鲁克斯热情的问:“西瓜不好吃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里面有虫子!”

    “虫子?”布鲁克斯笑起来,从没听说过西瓜还会有虫子的,太稀奇了,他凑过来看。

    方寒把西瓜扣到他脸上,揪住他头发,一拳击中他左胸口。

    “噗!”布鲁克斯吐出一口血,但在西瓜汁的掩护下,旁人看不出异样,这道血箭喷在方寒的衣服上。

    布鲁克斯**的使不出力气,拿刀支住自己,方寒则提起一个西瓜快速的离开,一边走一边啃西瓜,汁水四溢,落到衣服上顿时沾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他看着脚步从容,速度却极快,在人群里穿梭,眨眼功夫已经离开很远,赶过来支援布鲁克斯的人刚冲到布鲁克斯身边。

    他们七嘴八舌的问,要不要追上去杀了那小子,布鲁克斯双手拄着长刀不说话,眉头紧锁,目光闪动。

    他们问了半晌,他还不说话,人们感觉不对劲,伸手推他,他**倒下,已经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方寒搂着英格丽特疾走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一拳就杀了他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一拳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救不活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心脏已经碎了,除非马上换心脏!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说一边疾走,英格丽特感觉自己脚不沾地,好像风筝一样被方寒扯着往前。

    他们上车缓缓驶动,没等布鲁克斯的人追上来已经冲进军营,乘坐军机返回纽约。

    方寒把他的衣服剪成两半,一半给英格丽特,让她去化验血液,又给了她几根毛发,是他刚才从布鲁克斯头上拽下来的,让她提取DNA。

    他相信CIA情报库里有布鲁克斯的DNA样本,一试就知道到底是不是他。

    方寒接回了安妮科尔,好好温存一番,小别胜新婚,第二天,安妮科尔变得容光焕发,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清晨时分,安妮科尔正在庄园里晨跑,方寒在湖边练功,英格丽特来了,带来一个好消息,那人确实是布鲁克斯。

    方寒与英格丽特在湖边的椅子坐下,清晨的空气格外爽凉,英格丽特穿了一件西装与一步裙,美丽干练。

    看到她,方寒不由想起先前的一晚,扭头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给英格丽特端了咖啡,接着晨跑,曼妙的身体活力十足,在清晨明媚的阳光下洋溢着青春气息。

    “CIA的人有什么动静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喝一口咖啡,摇摇头:“他们还在研究你的刺杀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什么好研究的?”

    “他们觉得不可思议,太容易了。”英格丽特笑道:“弗雷德也这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让我去杀正义与秩序的头领吧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英格丽特道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绕着湖跑圈,一会儿跑过来,方寒马上换了话题:“博格纳没受什么处分吧?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