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62章 调查
    方寒拨通了电话,里面传来南希柔美的声音:“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南希,麦肯呢?”

    “他正手术!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伤得很重,医生让我做好心理准备,……方,你快点儿回来吧!”南希声音变得哽咽。.

    方寒道:“南希,安娜的护身符她戴着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,……嗯,戴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把护身符系到麦肯左手腕上,我尽快赶过去!”

    “嗯,等着你!”

    方寒挂断了电话,递给史密斯,点点头:“出发吧!”

    史密斯把电话递给白人青年,说道:“先飞往冲绳,然后坐军机直达纽约,预计时间五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五个小时?”周治失声问。

    史密斯看看方寒:“会用超音速战机,南希夫人说方先生体质胜过飞机员,可以吗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扭头道:“小晚姐,海蓉,我先走一步,你们明天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点儿。”江小晚蹙眉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担忧的看着他:“别把自己搭进去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,对周治歉意的颌首,与史密斯一起离开,一出门口,一群黑西装的保镖簇拥过来,开车门,护住他,各有动作。

    方寒与史密斯坐进一辆黑色通用越野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”车门声响成一片,然后十辆车护着方寒所在的车呼啸而去,眨眼间从江小晚他们视野里消失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小晚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一个议员遇到刺杀民。”江小晚蹙眉道:“这不是小事,会有新闻报导的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认识议员?”周治迟疑着问。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周治笑道:“得挺玄的,一个小警察怎么会认识议员?”

    “孤陋寡闻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你就是井底一只癞蛤蟆,根本不知道外面的天有多大!”

    “议员也没什么了不起的,米国的政客权力很小的。”周治不服气的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“嗤”的笑了,摇摇头:“亏你还在米国待了几年,是米国公民了呢,说出这么可笑的话!”

    权力受到监督限制并不意味着缩小,像这次从曰本用战机载方寒回米国,常人看来不可能,一个强大的议员却可以做到,米国一个议员的能量甚至强过一些小国首脑。

    “方寒会不会有危险?”齐海蓉问,她正处于柔情**意阶段,心里只有方寒,想的只有他的人身安全,权势种种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江小晚道:“没人能伤到他!”

    周治道:“他怎么会攀上一个议员?”

    看着方寒在众人群星拱月下离开,成为了不得的大人物,周治心里极不平衡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呆头呆脑,平平庸庸的家伙,竟然是这么了不起的人物?米国的议员关键时候请他回去,显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他的事你不用知道太多,好啦,该回去了!”江小晚说道:“海蓉,先住一晚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先回去,要把公司的事情交待一下,明天再过来。”齐海蓉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点头:“好吧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起身往外走,周治忙道:“小晚姐,那我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?”江小晚看他一眼,摆摆手:“用不着你了,找你打你电话,不要给我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小晚姐……”周治不甘心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你演技太差,还有私心,方寒早就识破了,以后甭来找我,咱们完了!”

    “小晚姐——!”周治大急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再跟着我,别怪我客气,走吧海蓉!”

    她转身出去了,周治不敢跟上来,江小晚的身手太厉害,他上去纯粹找揍。

    “我说小晚,过河拆桥也别这么快嘛!”齐海蓉坐在江小晚车上,笑**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!……这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对方寒有坏心眼!”江小晚开着车哼。

    “他是羡慕嫉妒恨呗。”齐海蓉笑道:“换了我是男人也会恨方寒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刚抵达冲绳,南希打电话过来,医生宣布无能为力,麦肯脑死亡了,方寒安慰了她几句,告诉她没关系,让她把护身符放到眉心位置。

    他一抵达纽约,一辆车直接送到圣爱医院——霍克住过的那家医院,见到了南希与安娜。

    南希与安娜站在医院门口,都眼睛通红,可怜兮兮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没多说,只拍拍她们肩膀,在她们带领下见到了重症监护室的麦肯。

    麦肯闭着眼睛仰躺**,被医疗仪器包围,房间只有仪器的跳动声,寂静而冰冷,让人骨头发冷。

    他眉头处用胶带贴住了护身符,很怪异。

    方寒上前摸他手腕,冷冰冰没有一点儿生气。

    “师父,爹地他……?”安娜可怜巴巴的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露出微笑,放开麦肯手腕,摸摸她金色头发:“不要紧,我会救回他的!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父!”安娜顿时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南希忙道:“方,麦肯他……?”

    医生已经宣布了麦肯的死亡,头部中弹,动了脑部手术,身体惊人的坚持到了手术结束,最终却脑死亡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能醒过来,先去办理出院手术。”

    南希毫不犹豫的答应,转身出去办理。

    医院也没劝阻,到了这一步,医院能做的也只有仪器了,他们让仪器跟着麦肯一块离院。

    救护车与四个医生把麦肯送回麦肯庄园,待屋里只剩下方寒与南希安娜,已经是暮色初起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天空传来滚滚雷声,随后急匆匆落下雨点。

    雨点打在窗户上啪啪做响,屋里寂静无声,方寒站在床边看麦肯,南希与安娜站在床另一边,四只手握在一起祈祷。

    方寒右手按着麦肯头顶,好像在感觉什么似的,又似乎睡过去了,一动不动像块木头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雷声滚滚,雨点越发的急骤。

    方寒右手忽然绽放出惊人的光芒,好像一团白光爆炸,南希与安娜不由自主闭眼。

    再睁眼时,方寒已经收回了右手。

    “吁……”麦肯忽然长吁一口气,胸腔发出巨大声音,让人怀疑是不是人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方寒将氧气罩拿开,麦肯慢慢睁开眼。

    “麦肯!”南希扑过去。

    “爹地!”安娜兴奋的叫道。

    麦肯茫然看着她们,又看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麦肯,欢迎回来!”

    麦肯露出笑容:“这里不是天堂吧?”

    “麦肯!”南希搂住他脑袋,用力亲他额头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妈妈,爹地的头还有伤呢!”安娜扯南希袖子。

    南希忙把他松开,抹一把脸上的泪水,方寒递给她一块纸巾。

    南希拿纸巾擦不净簌簌直流的眼泪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一道闷雷响起。

    安娜仔细看着麦肯,笑**的道:“爹地,你真的见到天堂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麦肯摇摇头:“我飞啊飞,还没飞到天堂!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。”安娜歪头想了想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好休息,别太费神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便要告辞,接下来是家人团聚的时刻,自己不该破坏。

    “方,等等!”麦肯道。

    他挣扎着要坐起来,南希忙拿枕头,扶着他勉强坐起身。

    麦肯深吸几口气:“方,我想请你调查这次的刺杀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现在谁负责?”

    南希道:“F**I与CIA联合调查,他们成立了一个调查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等他们调查结果?”

    “我信不过他们!”麦肯摇摇头,紧盯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看明白了他眼神中的意思,缓缓点头:“我会暗中行事。”

    霍克的刺杀案不了了之,麦肯怕同样的事情发生,他想弄个明白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方!”麦肯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受到的痛苦与恐惧,几乎要死去,遗留下南希与安娜独自面对残酷的世界,他就对刺客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要到现场走一走,找个可靠的人。”

    麦肯看向南希。

    南希轻轻点头:“方,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与南希出了屋子,外面的雨下得更大,倾盆大雨。

    南希带方寒来到一个黑西装中年白人身前,方正的脸庞紧紧绷着,好像一块铁板。

    南希柔声道:“康拉德,你听方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轻轻点头:“是,夫人,议员先生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醒了。”南希微笑。

    康拉德挤出一丝微笑:“上帝保佑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康拉德,我想看一下刺杀现场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康拉德跟南希告辞,载着方寒冒着大雨出了庄园,在大雨中无声无息的穿行,来到一座大教堂前。

    坐在奔驰车里,康拉德指着雨中的大教堂:“议员先生从教堂出来时,两发子弹射中他。”

    “两把枪?”

    康拉德道:“是的,至少有两把狙击枪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不语。

    康拉德低沉的道:“我们有人过去追捕,可惜没找到,他们是老手,干净利落的撤离,没留下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F**I与CIA那边呢?”方寒相信凭麦肯的触角能伸到联合调查组。

    康拉德摇头:“没找到线索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弹头有吗?”

    “被CIA收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麦肯中弹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两个伙计为了保护议员先生也挨了枪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弹头呢?”

    “也被CIA收走了!”

    方寒沉默不语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