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58章 救治
    方寒将霍克的意思传给麦肯,正合麦肯的心思。.

    两人是新生代领袖,但未来的路还很长,党内也有竞争对手,多一个朋友,且是对手阵营里的朋友帮助极大。

    方寒接下来的曰子很平静,当街遇刺的事件慢慢过去,每天都有新鲜的事夺去人们注意,民众很快忘了他的事。

    庄园距离麦肯庄园很近,乔安娜不在的时候,他晚上留在麦肯庄园,安娜活泼可爱,他很喜欢。

    麦肯一家三口都在练功,麦肯最吃力吃苦,效果最好,一个星期后就满脸春风,神采飞扬,显然又成了胜利者。

    周五下班,他正要赶往机场,忽然接到了霍克的电话。

    霍克的声音很虚弱,刚一开口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,说不出清晰的话,而且轰隆隆巨响,也听不清说话。

    很快换了另一个人接电话,是个中年人,嗓音沙哑,他大吼着说霍克受了重伤,想见一见方先生。

    方寒问他们所在位置,中年人回答他们正在赶往医院的直升机上,准备送去最近的圣爱医院,那里有纽约最好的外伤科。

    方寒挂了电话,驱车开往圣爱医院,十五分钟后,他进了圣爱医院,来到急诊室,找了找没找到霍克,于是直接上了楼,到外科手术室。

    十几个黑衣大汉正站在一号手术室外,脸色阴沉暴躁,随时要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来到,他们冷冷瞪视,通过站位完全护住手术室大门,好像在防止他冲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是方寒。”方寒扫一眼他们,温声道,两个大汉包着纱布,与黑西装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“你是方先生?”一道沙哑声音中,一个中年大汉从众人身后挤出来,凌厉目光似乎要洞穿方寒:“方寒方先生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霍克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正在做手术。”中年大汉目光缓和下来,神情沉重:“我是奥本海默,霍克说你能救他,请随我来!”

    方寒跟着奥本海默进了手术室,一进去有个护士拦住他们,先仔细洗了手,再穿上消毒衣消毒帽,跟着她进入手术室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样?”方寒问领他们进来的护士。

    护士只露出一双妩媚的大眼,身段儿娇柔,脸被口罩遮住大半。

    “一枪在肺,两枪在心脏,手术希望不大。”她声音娇柔,带着一丝沙哑,很好听。

    奥本海默哼道:“奈尔斯是最好的心脏外科医生,一定会有办法!”

    “奈尔斯医生不是神,这位患者的伤太重。”护士摇头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近前,霍克被麻醉,一无所知,胸腔被打开,鲜红的心脏在缓缓跳动,一下一下,看起来软弱无力。

    旁边一帮医生护士在动作,以一个高挑清瘦,约四十岁左右的黑人男子为主,他眼睛很大,目光炯炯,一双手非常稳,有条不紊的缝合伤口。

    这想必是奈尔斯医生了,方寒皱眉摇头,霍克的伤太重了,能支持到现在,已经是这帮医生的医术高明了。

    仪器忽然发出尖锐的鸣叫,随后一阵大乱,最终电击三次,仍没有反应,心脏停止了跳动。

    奈尔斯医生停止了动作,看看周围医生与护士们。

    奥本海默忙道:“奈尔斯医生,请你救回霍克,他不能死!”

    奈尔斯医生皱眉看着他,摇摇头:“他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霍克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是议员,年轻有为,可我不是上帝,抱歉,无能为力了。”奈尔斯无奈的后退,要离开手术室。

    奥本海默忙扯住他:“医生!”

    两个护士上前制止,却被奥本海默推开,他红着双眼,紧紧攥住奈尔斯医生的领口,不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方寒轻轻咳嗽一声,众人头脑顿时一清,好像一盆冰水浇头上。

    他来到霍克身边,右掌贴到霍克眉心。

    众人呆呆看着他的动作,直到尖鸣的仪器忽然一缓,发出正常的跳动声,霍克的心脏重新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众人惊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对奈尔斯点点头:“医生,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奈尔斯深深看他一眼,扭头扫视众人:“各位,继续!”

    他来到霍克身边,接着缝合,期间又有一次失血,心跳停止,方寒右掌贴上霍克眉心,再次将他救回。

    周围医生护士们都麻木了,多年的职业素养让他们专注于自己手上的事,一丝不苟的完成手术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手,霍克被推出了手术室,方寒要跟着走,奈尔斯医生摘下口罩,露出一张英俊的黑脸。

    他神情透着疲惫,微笑道:“方先生,能谈一谈吗?”

    方寒随他来到一间办公室,奈尔斯给他沏了一杯茶,然后问刚才是怎么回事,怎么救回的霍克。

    方寒解释了一下中国功夫中的气,奈尔斯听得一头雾水,但知道了一件事,这不是神迹,而是一种技术,他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身为全米最顶尖的心脏外科医生,他一直信仰的是自己的医术,不信神,眼前一幕差点儿颠覆了他的信仰,所以很紧张,听到方寒的解释他方释怀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他返回了海天,李棠忙着拍片,于是陪罗亚男宅在别墅里,宋玉雅与王莹都知趣的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在别墅里看电视,然后到**胡天胡地,累了睡一觉,醒来开车去外面兜兜风,饿了找一间私房菜馆。

    两天的时间好像一眨眼就过去了,在罗亚男依依不舍的目光中,方寒再次搭乘飞机返回纽约。

    他清晨时分抵达纽约,回到自己庄园时,乔安娜与安妮科尔正绕着湖边慢悠悠的散步。

    两天时间,方寒原本别墅的东西全都搬到庄园,贝弗利山庄那边的别墅也收拾好了,可以入住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一直在巴黎拍戏,即使回来也直接来纽约跟他一起,所以方寒不急着住贝弗利山庄的别墅。

    方寒与她们聊了几句,匆匆离开了,接凯瑟琳一起去警局。

    凯瑟琳穿了一身职业装,看上去与白领丽人无异,她说这一阵子估计要紧张起来了,方寒打着方向盘笑问原因,凯瑟琳说上周五发生了议员刺杀案,满世界的通缉凶手。

    方寒问凶手是何方神圣,凯瑟琳说是正义与秩序雇佣兵团,是一帮亡命之徒,很难对付。

    现在海陆空全部出动,查找这批凶手,如果议员被刺杀都查不出来,怎么给民众安全感?

    纽约警局已经开出悬赏,每个人十万美元。

    美元**,购买力强,买东西都是以美分来计,十万不差于国内的一百万了,足以令人拼命。

    方寒他们上班后,果然被安排了任务,去机场排查嫌犯,务必看清楚每一个旅客的身份,不让这批嫌犯逃走。

    忙活了一天,下班后,方寒来到圣爱医院,看到了霍克,他脸色苍白,气息虚弱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进来,霍克轻轻摆摆手,两个保镖与奥本海默退了出去,守住了门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他床边,打量他两眼:“没问题了,恭喜你捡回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霍克苦笑:“我又欠你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是那帮人干得吧?”

    霍克不好意思的叹道:“被你说中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目前正在搜捕。”

    霍克叹了口气,直了直身子:“警察抓不到他们的!……方,我想拜托你出手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很危险,”霍克无奈的道:“他们是一个兵团,基地设在南非,很麻烦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们为什么要杀你?”

    霍克苦笑:“这是一帮疯子,说我背叛了他们,最痛恨言而无信的政客,要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还会动手吗?”

    “一定会,他们都是偏执狂!”霍克道:“下一次我未必这么好运,已经请了顶尖的保镖,还是防不住!”

    他一次听了方寒的警告后觉得有备无患,不差那几个钱,既然请保镖就请最好的,十个最好的保镖仍没能挡住子弹。

    霍克咬咬牙:“防守不如主动出击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方寒沉默。

    霍克道:“方,只有你能做到!……我再欠你一个人情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霍克很精明,知道如何才能打动自己,要是直接许以利益,自己断不会答应,只许一个人情反而更能打动自己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……有他们的随身物品吗?”方寒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他一直想除掉这帮疯狂的家伙,能得到庞大的功德,他们一定杀过不少的人,看得方寒眼红,此时有霍克的拜托,他顺水推舟的答应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像有一张纸条。”霍克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那就没问题了,我会解决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拜托你了。”霍克抱抱拳。

    方寒笑起来:“放心,……让人把纸条送给我,剩下的不用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没问题!”霍克笑容满面:“我有一个葡萄园,红酒很独特,给你送一些过去,我知道安妮科尔喜欢红酒!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喜欢葡萄酒,师母她们也都很喜欢,霍克说独特那就一定很好,给她们尝尝也不错。

    他不禁暗自赞叹霍克这家伙成功绝非偶然,知道送给他礼物他未必多高兴,但送给安妮她们,他很高兴的收下。

    方寒回到庄园没多久,正跟安妮说话,奥本海默到了,送了十箱红酒,还有一张小纸条,上面写着一串数字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没跟他多说,奥本海默也沉默着离开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