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48章 为难
    两人跳了一支舞后,到旁边坐下歇一会儿,安妮科尔现在的身体素质提高一大截,体力很好,丝毫不见汗渍,兴致盎然。.

    “方寒,没想到你舞技这么好!”她抿一口红酒,笑**看着他,眼波如水流光溢彩,份外的迷人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我给一个学生做过家教,她就是练舞蹈的,所以学了一点儿,舞蹈与功夫有相通之处,都是对身体的控制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说自己两个女朋友都在练舞蹈,赵语诗也喜欢拉着他练舞,看他出丑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笑道:“你像一座宝藏,挖一挖总能有宝贝!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,这话听着耳熟,一下想起来李棠曾经说过,李棠死心塌地的爱上自己也跟这个有关吧,女人对神秘的男人抵抗不了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道:“还有什么才艺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以后会知道的!”安妮科尔**的横他一眼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年轻英俊的青年过来,西装革履,傲气而绅士的躬身道:“安妮女士,我能请你跳一支舞吗?”

    安妮不好意思的道:“不好意思,我歇了想歇一歇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英俊青年点头微笑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场中诸人,很多年轻人偷瞄这边,看到那英俊男子碰壁,他们失望的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安妮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走,能行吗?”安妮科尔问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这种场合,被人盯着瞧,一举一动都在人眼中,她更喜欢一个人宅在家里看书听音乐。

    但这是为方寒开的派对,这么早就离开,会给现场的**明星们留下无礼的印象,不利他发展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这里是德州不是纽约,与自己八秆子打不到一起,而且凭自己的本事,傲气一些也是理所当然,他们能够接受,这个国度就这一点最好,强者为尊,只要你厉害,脾气再大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点点头: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轻啜着葡萄酒,听着轻柔的音乐,东边与西边各有一个乐队在演奏,只听任意一首好听,两首合在一起也很好听,独具匠心。

    喝完了一杯酒,正要起身离开,先前那位英俊青年再次过来:“安妮女士,咱们跳一支舞吧?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摇头淡淡道:“对不起,我有事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妮女士这么急着走?”英俊青年微笑道:“难不成是觉得这里呆得不舒服,不喜欢?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淡淡道:“我身体不舒服,实在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方寒在一旁打量着这英俊青年,扭头扫一眼不远处的几个年轻人,他们刚才已经嘀咕了一阵子。

    他耳力过人,稍一凝神就宛如在耳边说话,听了几句就推测出他们是心存恶意,是冲自己来的。

    他推测这一帮公子哥是高级警官的儿子,自己太出风头,令德州警察颜面无光,他们想出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安妮被这小子为难,方寒心里憋了一口气,强行斩除,安妮不是温室的花暖,这种场面对她是小意思,能游刃有余的应付。

    “身体不舒服,要不是请医生过来?”英俊青年忙问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安妮科尔道:“回去休息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安妮。”方寒适时发话,冲远处的斯特拉局长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斯特拉局长过来,微笑道:“方,玩得还好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安妮身体不舒服,我们想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那英俊青年紧咬嘴唇,双眼喷火般瞪着方寒,方寒明显是没把他放眼里,懒得招呼,直接跟斯特拉局长说话,无疑在暗示他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,让他知趣一点儿。

    “方,下次再有难事,我会再请你帮忙的。”斯特拉笑道:“我现在相信了,你确实是超级警察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局长先生过奖,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英俊青年沉声道:“超级警察先生,听说你精通功夫,中国功夫。”

    方寒好像这才看到他,微笑道:“你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叫帕克。”英俊青年道:“我有一个朋友练过几天拳击,比一比如何,让我们见识一下功夫的厉害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起来:“拳击?”

    帕克道:“我那朋友是位轻量级拳王,怎么样,要不要跟一场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今天安妮不舒服,先走了,改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差这一会儿。”帕克微笑:“难道方先生害怕会输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着他,这家伙忒不识趣,看来成心要找自己的麻烦,摆手道:“改天吧!”

    他拍拍帕克的肩膀:“功夫与拳击谁强谁弱,就像同样一把枪,在小孩手里与在大人手里的威力差得多,难道说小孩手里的枪就不如大人手上那一把?”

    他扭头对斯特拉微笑:“局长先生,告辞了!”

    斯特拉送两人出了大厅,看着他们钻进加长林肯里扬长而去,脸色慢慢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个方寒年纪轻轻却城府极深,有政客的潜质,一一破解了自己的招数,最难能可贵的是没有傲气与年轻人的盛气,冷静得可怕。

    他这才想起,能把功夫**到极高境界的人绝不会是傻子,反而是强者中的强者,心志一定很惊人,自己未必能胜得过!

    “啊,痒死了!”他身边的帕克忽然惊叫一声,不顾仪态的伸手去挠后背,越挠越厉害,到了后来挣开了西装与领带只穿衬衣。

    他疯狂的挠后背,从后背蔓延至胸口,胳膊,甚至是**,最终坐到地上不停的挠着。

    裤子嫌碍事已经脱得只剩裤头,黑毛浓密的**已经挠得红通通的,一道一道的血印。

    他还在疯狂的抓挠,浑然不顾外面记者们的拍摄与拍照,记者们激动的忙碌着,难得一见这豪门公子哥出这么大的丑,他们一向西装革履衣冠楚楚,一派精英风范令人自惭形秽,没想到也有这天!

    一片闪光灯中,帕克狼狈不堪的坐在地上,疯狂的挠着身体,后背,胸口,小腹,**,胳膊,他脸庞肌肉扭曲,表情古怪,既似痛苦又似享受,眼神已经茫然,好嗑了药一般。

    “他是吸了药!”人们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斯特拉拿出手机拨通急救电话,没有靠上前,帕克这小子难道还沾了毒?

    看着救护车呼啸而来,飞快而去,他上了一辆车,一块去了医院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