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40章 告状
    傅家明很不服气:“你行不行啊!”

    “家明!”傅家慧蹙眉。.

    傅家明乖乖闭上嘴,不服气的瞪了方寒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看也不看傅家明,打量一眼傅老爷子:“老爷子是不是觉得火气大,身体反而虚弱?”

    傅老爷子点点头:“是不大得劲儿。”

    傅家慧伸手整理道:“爷爷站不起来,医院检查不出病因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治好我爷爷?”傅家明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傅家明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家明!”傅家慧蹙眉道:“你去端些茶水过来,太失礼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傅家明无奈的转身离开,离开之前狠狠瞪了方寒一眼。

    傅家慧笑道:“我这个弟弟还不懂事,方寒你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跟傅总有点儿小摩擦,没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气盛,凑在一块儿难免有磕磕绊绊。”傅老爷子呵呵笑道:“这小子尤其鲁莽,不过很善良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。

    傅家明这种地位的关键不是善良不善良,而是想要什么,不想要什么,做事的都是手下人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我要扎针了,一针下去就能解决问题,往后饮食清淡为主,少吃油腻,别乱吃补药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傅老爷子问:“要多久我才能站起来?”

    “马上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他打开盒子取出金针,几下功夫,十八根金针都扎进傅老爷子身上,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傅老爷子赞叹:“好功夫!”

    不说别的,仅这一手认穴的功夫就很惊人,每个人的穴道位置都有细微的差异,一般的中医很难准确无误找到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老爷子睡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精神好得很!”傅老爷子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他说着话,却慢慢的闭上眼。

    傅家明看向他,方寒道:“睡一会儿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方先生,爷爷他到底是什么病?”傅家慧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什么大问题,人老了,元气不足,各种奇怪的症状都会显现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应该用补药了?”

    “补药太猛,他太虚弱,年轻时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的身体垮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他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保持良好的心态,适量活动,我会开一份药膳,慢慢温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爷爷还能活多久?”傅家慧看一眼傅老爷子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推测一下就行,不必很准确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:“如果没有突发姓病变的话,十年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方先生!”傅家慧松口气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关键就是保持心态愉悦,别有剧烈刺激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傅家慧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不再说话,低头看着傅老爷子。

    “家慧,你那宝贝弟弟闯了不少闯,差点儿杀了方寒!”江小晚哼一声,摇摇头道:“再不管管,真要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傅家慧蹙眉道:“杀方先生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问他吧!”江小晚一指正端着盘子过来的傅家明。

    傅家慧瞥他一眼,看到江小晚对自己指指点点,傅家明顿时心虚,正视前方来到跟前,一一递上茶。

    傅家慧道:“家明,你要杀方先生?”

    “大姐,没有的事儿!”傅家明忙叫道:“只是开个玩笑!”

    “什么玩笑?”傅家慧蹙眉问。

    傅家明扭头瞪向方寒:“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,小朋友打架回家告状,真是厉害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开玩笑的?”傅家慧追问。

    傅家明轻咳一声,看了看方寒,不敢看江小晚:“这个嘛,就是找了个赛车手跟他赛车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拿车撞方先生了,是不是?!”傅家慧沉下玉脸:“你疯了!”

    傅家明忙道:“大姐,我真的是开玩笑,真要收拾他,他还能站这里?”

    江小晚没好气的喝道:“傅小明,听你的意思,方寒还要感谢你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这么说!”傅家明忙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冷笑道:“还真是无法无天了!”

    “小晚姐,我事后还赔礼谢罪了呢,送他一辆法拉利!”傅家明忙道:“姓方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笑道:“傅总的诚意还是挺足的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:“哦,照你这么说,我找人把你撞了,再赔你一辆法拉利就行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了!”傅家明吓一跳,忙道:“我只是开个玩笑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跟你开开玩笑。”江小晚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傅家明苦笑道:“小晚姐,我真的没恶意,要不然方寒也不会帮我治爷爷,对吧方寒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算是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是朋友。”傅家明忙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傅小明,方寒要是少一根眉毛,我唯你是问!”

    傅家明用力拍拍胸脯:“小晚姐放心吧,我再丧心病狂,他治好了爷爷,我也不会下毒手的!”

    “算你有点儿良心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她扭头瞪向傅家慧:“家慧,你该好好管管你这个宝贝弟弟了,再这么下去不知道会闯出多大的祸!……你这个主任也当到头了!”

    “不关我姐的事!”傅家明忙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撇撇嘴:“你就是个坑姐的货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傅家明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傅家慧推他一把:“少说两句!”

    傅家明不服气的道:“小晚姐,你说我没关系,可别说我姐!”

    “哟,摸着命门了?”江小晚笑吟吟的道:“知道疼你姐,就少给你姐惹事,你以为她是国家主席呢!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!”傅家明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家慧,你总算没白疼他。”

    “小晚,差不多就行啦。”傅家慧笑道:“你对方先生也够好的!”

    “方寒可是救过我的命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三人说话功夫,傅老爷子醒来,方寒伸手拔出金针,傅老爷子睁开眼,伸了个长长的懒腰,然后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站起来后他反应过来,惊奇的看看自己,又看看周围:“这是好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把针收起来,笑道:“我会开一幅药膳,慢慢补一补身体,不要太急,会越来越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告辞离开,江小晚跟他一起回到江家别墅。

    第二天他返回纽约,刚回到家,就看到安妮科尔正坐在沙发上,与乔安娜一起说说笑笑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