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34章 出手
    方寒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还没有资格跟他们坐在一起,权势地位或者富有程度都远远不足。.

    他倒不怎么在意,进入这个圈子讲究的不是比拼,而是互补,能够彼此帮助对方,方寒自信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打了一圈牌,几个人很融洽。

    菲格斯又输了一局,钱不算少,对他们而言九牛一毛,并不在意,他面不改色,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“菲格斯,手风不顺呐,要不要歇一会儿?”麦肯笑道:“出去转一转再打如何?”

    “麦肯!”菲格斯瞪他道:“是不是怕我身体撑不住?”

    他们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牌,一直是激烈的脑力运动,比打麻将更耗神,每分钟都在算计。

    这么耗神的运动,确实不适合长时间玩。

    麦肯呵呵笑道:“我累了,这么强壮的我都累了,你们几个老家伙也甭硬撑了!”

    “小麦肯,你也太小瞧咱们了!”菲格斯哼道。

    他话刚说完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,好像要把肺咳出来一般,良久之后才停了下来,脸涨红如血很难看。

    麦肯道:“菲格斯,哪出问题了?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肺!”菲格斯摇头道:“这老东西要罢工!”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病?”麦肯皱眉。

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病!?”菲格斯哼一声,撇撇嘴,不屑的道:“到这个年纪,身上哪个零件都不安份,都要闹罢工!”

    “菲格斯,真的是癌?”迪亚图脸色沉重。

    菲格斯摊摊手:“我倒不想相信!”

    “真是……”迪亚图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行了,瞧你们的样子,好像我马上要死了一样!”菲格斯不在意的笑笑:“趁着还能喘气儿,痛快的玩吧!”

    “菲格斯,有希望吗?”希斯尔德问,他短发根根竖起,透着坚硬与毅力,很有男人的阳刚之气。

    “要是别的零件还有戏,肺嘛,只能等死!”菲格斯笑道:“老家伙,看来我要走你们前头了!……不过也未必,说不定你们出马被车撞了呢!”

    希斯尔德哼道:“放心,我一定等你先走了再走!……你去了帮我占个地方,咱们去上面再接着玩牌!”

    墨根皱眉:“请最好的医生了吗,菲格斯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菲格斯笑道:“墨根,我们可等不到你接着打牌了!”

    “新药呢?”

    菲格斯摆摆手:“还是算了吧,咱们都知道,那些新药不靠谱,用了死得更快!”

    “那就只能等死?”迪亚图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人总要死的,早一会儿晚一会有什么关系?”菲格斯笑笑:“伙计们,我先去等你们,别让我等得太久!”

    “混蛋!”迪亚图没好气的道:“你就好好等吧,我们一定活得很久!”

    麦肯看方寒一直在打量菲格斯,忙问:“方寒,你是顶级的医生,帮忙看看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我的行医执照是国内的,在这里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。”麦肯笑道:“墨根先生,帮方寒办一张行医执照,方寒在国内是最顶尖的医生,是神秘的中医!”

    墨根惊奇的看向方寒:“据我所知,中医是一种经验主义,需要足够多的经验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可是天才!”麦肯笑道:“他治过国会议员级别的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其余四人好奇的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我掌握一种失传的古代针灸之术,调理身体的效果很好,治一些疑难杂症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对付了癌症吗?”墨根问:“癌细胞是最强大的细胞,生命力顽强,成长迅猛,我们一直在研究它的原理,想要培养出与之匹敌的细胞,可惜一直没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可惜试一试,用针灸来帮助身体免疫系统,令其发挥出潜力来,能够灭杀癌细胞。”

    “中国在咱们眼里很落后,中医也很神秘,但能够存活数千年,绝对不能小瞧了。”墨根点点头:“菲格斯,让方试一试吧!”

    “方,你真能治好我?”菲格斯盯着方寒,双眼炯炯逼人,似乎想洞彻方寒的心底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,慢慢点头:“可以试一试,不能保证百分之百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吧!”菲格斯道。

    方寒换了一个位子坐到菲格斯身边,然后搭到他手腕诊了脉,随口说了他一些病症。

    菲格斯不停的点头,附和方寒所说的症状,这些症状一些是肺病所至,还有一些不是肺病,平时别人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对方寒的医术信服了,增添了几分希望,紧眼着他问:“方,我这病能治好吗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还好吧,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能还是不能?!”菲格斯沉声问:“给我个痛快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不是吹牛吧?”希斯尔德皱眉道。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他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麦肯忙道:“将军,方寒绝不是说空话的人,他既然说没问题,一定能治好菲格斯的!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!”希斯尔德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不再推辞与矜持,直接让人取一幅金针过来,不是一般的银针,而是专家的金针。

    麦肯很快找来一幅古董般的金针,一看盒子就知道是古物,金针柔韧而锃亮,绝非一般的金子所制。

    方寒懒得多问,在米国是钱能通神,格雷家族底蕴深,迅速找到这一件古董并拿下并不算难事。

    方寒让菲格斯坐到床上,光着上身,一挥手功夫,十八枚金针已经插进他身体里,轻轻颤动。

    菲格斯还没感觉到,正准备看方寒扎哪一条,没想到低头时发现金针已经扎好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干净利落的手法,其余人都好奇,刚才竟没看清怎么扎的,又快又隐蔽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菲格斯刚要说话,就觉得一阵阵热流从针里钻时身体,源源不断,很快身体热了起来,暖洋洋的很舒服,身体好像要融化了一般,于是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方寒伸手按到他头顶,轻轻一按,他身体一下挺直如标枪,一动不动,微微发出酣响。

    “要睡多久?”墨根问。

    从方寒拿出金针弄好,墨根就一直紧盯着方寒,唯恐落下一个细节,可惜这里是麦肯家,不能录下来仔细研究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睡得越久恢复得越快,让他尽情的睡吧!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