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29章 归案
    众人回去后,凯瑟琳申请了通缉令,全城通缉阿伯特。.

    但阿伯特是越战时期幸存下来的老兵,是精英中的精英,现在的警察根本对付不了他,想靠通缉找到他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下班时候,方寒照例送凯瑟琳回家,他开着车,漫不经心的扫视四周,好像神游天外的样子。

    凯瑟琳坐在他身边:“方寒,能不能找到他?”

    “能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去找他?”凯瑟琳皱眉道:“这种老家伙很危险,指不定要去对付迪克或者福克斯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可能是你。”方寒道:“我能感觉到他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他找上来了?”凯瑟琳摇摇头道:“看来真疯了!”

    “仇恨让人疯狂。”方寒叹了口气:“他儿子是无辜的吧?”

    凯瑟琳一怔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凯瑟琳叹了口气,点点头:“应该是无辜的,亚历克西斯的报告说得模糊,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过失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所有人的过失!”方寒淡淡道,声音里透着冷意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凯瑟琳艰难的点点头:“其实是我们出了差错,导致交火,要是再谨慎一些也不会有那场枪战,小阿伯特也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警察也没去登门道歉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当时正是亚历克西斯升职的关键时候,不能有丑闻,所以悄悄给了他一笔钱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息一声,这是一幕悲剧,谁也不想发生,人世之间的事很难说得清,所以人们畏惧命运。

    “小阿伯特死得无辜,可迪克也是无辜的!”凯瑟琳道:“他差点儿杀了迪克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真的疯了,这么下去,他会杀更多的人!”凯瑟琳道:“方,现在只能把他捉住。”

    “只能这样了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车停在凯瑟琳楼下,方寒把凯瑟琳送进楼,进了屋,吃了一杯咖啡后离开,车子走出一条街后停在一片阴影里,悄悄下了车。

    阿伯特竖起领子,嘴唇的大胡子都刮去,年轻了十岁,看上去不过六十出头的年纪,身体轻盈敏捷,眉毛改变了形状,眼睛颜色也变了,与通缉令上的照片差别很大。

    他缓缓来到凯瑟琳门前,有消音器的手枪指着门正中,手扣在扳机上,深吸一口气,然后按响了门铃,静静倾听,随时扣扳机,要趁凯瑟琳从门眼里查看时开枪射击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声闷响,方寒出现在他身后,一掌刀将他击昏,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凯瑟琳打开门:“方寒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抓到他了,打电话吧!”

    凯瑟琳忙把他迎进去,先把阿伯特拷住,然后打电话让迪克福克斯他们过来,还有逮捕令。

    她打完电话后坐到方寒身边,打量着阿伯特,摇摇头:“真够疯狂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拿枪指着门,你只要一过来查看,他直接开枪,你能躲得过去吗?”

    凯瑟琳一怔,摇摇头。

    她有戒心,往往先从门眼里查看,不认识的人不会开门,而且手上还有枪,倒是不太害怕。

    她所住的公寓有点儿老旧,安保设施一般,不是可视门铃,还是老式的门眼,一直没注意,此时方寒一提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来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下次装个摄像头吧!”

    “嗯,明天就装!”凯瑟琳点点头道:“又救我一命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凯瑟琳叹了口气:“方寒,你有留下的打算吗?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如你们国内?”

    “这里很好,可我的朋友都在国内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女朋友们吧,”凯瑟琳笑道:“可以让她们一起过来啊!”

    “她们都有各自的事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会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方寒笑道:“我在这里买了房子,自然会经常过来。”

    凯瑟琳点点头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看看她,笑道:“你要升职了,会不会离开十三局?”

    凯瑟琳道:“我想考警监。”

    “很有野心呐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警监属于行政体系,与警察又不同,需要考试,与国内的公务员考试相似,竞争很激烈。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一些闲话,阿伯特一直没醒过来,方寒那一掌刀有轻重,他得昏迷一阵子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返回自己别墅时,别墅前正围着一堆记者,一看到方寒下车,如苍蝇般扑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神情自若,冷静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方警官,听说你破了席勒泰恩的绑架案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方警官,你是用什么办法找到绑匪的,听说只用了不过两小时,一定有什么秘密吧?”

    “方警官,你跟安妮科尔的感情怎样了,有没有变化?”

    记者们七嘴八舌的发问,话筒与录音笔要捅进他嘴里一般,近有二十几家报纸与杂志记者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摇头:“无可奉告!”

    “据说你跟安妮科尔已经分手了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安妮科尔一直呆在别墅,你一直在警局,你们两个好像半个月不见面了,真的分手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,摇摇头:“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这些记者的德姓,只要说一句话,他们就能编出无数句,无数的推理与推测。

    “方警官,席勒泰恩在镜头前对你表示了感激,说你不愧超级警察的称号,是真正的神探,请问你觉得自己真是神探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摇摇头:“席勒女士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讲一讲你是如何迅速找到绑匪的吗?”

    “涉及机密无可奉告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方警官,据说月底在苏特拉夏季拍卖会上,有一枚红衣主教十字架,是你的收藏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你是信仰耶酥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信道教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有银十字架呢?”

    “偶尔的机会买到的。”方寒微笑:“欢迎大家去观赏,是一个很有神圣气息的十字银,大家会喜欢的!”

    记者们翻了个白眼,这是采访又不是做广告!

    方寒笑了两声,挤开众记者包围,进了别墅客厅,乔安娜不在,她这一阵子一直泡在贝弗利山庄那边,盯着装修监督质量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思忖,看来席勒泰恩是要报答自己,把自己好好夸了一番,这次算是又出了一次名,倒增添了一些圣力。

    圣力获得不仅是功德还有名望,即信仰,名气越大圣力越多,虽不如功德管用,却也是捷径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