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28章 搜查
    两人忙扑过去。.

    方寒把画面暂停,指着上面的男人:“是这个家伙!”

    “他——?”福克斯皱眉道:“一个老家伙啊!”

    凯瑟琳也疑惑,迟疑道:“一个老男人不至于吧?有那么好的枪法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们再看!”

    他调动录相,很快拍到背影,然后电脑里存着的背影图像一对比,福克斯与凯瑟琳缓缓点头,不得不承认确实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也有可能是背影像,并不是一个人。”福克斯道,他还是无法相信一个这样的老男人会是杀手。

    看上去有七十多岁了,一脸的皱纹,而且神情平和,好像能够淡然面对世间的一切。

    凯瑟琳道:“先查一查再说,福克斯,交给你了!”

    福克斯点点头: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三人正在说话功夫,迪克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嗨,伙计,怎么过来了?”福克斯迎上去,与他撞一下拳:“医生不是死活不让出院吗?”

    迪克得意的指指自己的嘴:“被我说服了!”

    “厉害啊!”福克斯笑道:“你这口才越来越好啦!”

    凯瑟琳笑道:“迪克,你该留两天观察一下的!”

    迪克无奈的道:“有这时间还是找出凶手吧,心里有阴影,我都不敢出去了,该死的家伙!”

    福克斯笑道:“那正好,帮我一把,查查这老头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迪克,找心理医生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迪克露出灿烂的笑容:“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福克斯笑**的道:“安吉尔可是有男朋友的,你甭打主意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迪克笑道:“看一看她心情就变好了!”

    凯瑟琳扭头对方寒道:“警局的心理医生安吉尔是位辣妹,这两家伙一直想找机会去呢!……你也想去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辣妹当然想看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呐!”凯瑟琳摇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福克斯与迪克的效率很高,一个小时后,两人回来,来到白板前,贴上几张照片。

    “此人名叫阿伯特,德国与爱尔兰混血,现在孤身一人,儿子在三年前意外身亡。”福克斯道。

    迪克接着道:“阿伯特参加过越战,得过金鹰勋章,是位顶尖的狙击手,很厉害的老家伙!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他儿子意外身亡,到底是怎么死的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迪克迟疑一下道:“警方与毒贩交火,他儿子被击毙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这么说他儿子是毒贩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迪克点头。

    凯瑟琳道:“他这是报复?”

    迪克道:“他夫人一年前得病死了,我觉得他是活得没意思,所以要替儿子报仇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们的案子?”方寒扭头看凯瑟琳。

    凯瑟琳道:“小阿伯特……,我有点儿印象,他儿子不是毒贩,是无辜者,被流弹击中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迪克低头看看文件,皱眉道:“这上面只写了他在一场警方与毒贩交火中身亡,没写别的。”

    凯瑟琳摇头叹道:“当时的警长是亚历克西斯,他可能想减轻我们的责任吧,唉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亚历克西斯还在吗?……恐怕是凶多吉少了!”

    “我去查查!”福克斯马上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片刻后他回来,摇摇头:“亚历克西斯在一个月前死于交通事故,喝酒驾驶撞出了护栏,落到山下了!”

    “这位老兵的手段不得了!”方寒赞叹。

    迪克道:“看来就是他!……凯瑟琳,申请搜查令吧。”

    凯瑟琳点点头,拿起几张照片径直去了检察官办公室,敲门进去后,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黑人中年女子。

    “梅丽,我想申请搜查令,这是阿伯特拉默尔,我们怀疑他是背后黑枪案的嫌疑人。”

    黑人中年女子神情严肃刻板,一丝不笑。

    她接过照片,皱眉道:“怎么认定是他的?……行凶者是个高智商的家伙,这么容易抓住把柄?”

    “是方寒通过监控找到他的,绝不会错!”凯瑟琳道。

    “方寒?”梅丽眉头成一个“川”字:“那个不守规矩的家伙!?”

    凯瑟琳忙道:“梅丽,方寒是中国警察,与咱们这边的规矩不一样,难免会出错。”

    方寒几次出手都是没申请搜查令,虽说最后得到胜利,却得罪了检察官,觉得没把自己放眼里。

    “哼,难道你们不是米国的警察了?”梅丽冷笑道:“无视法律擅自行动,这么下去你们会闯出什么乱子?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我们一定注意。”凯瑟琳忙点头:“不过方寒的直觉很准,绝不会弄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直觉?”梅丽嗤之以鼻:“难道你们查案就是靠直觉?”

    凯瑟琳点点头道:“有时候陷入僵局的时候,直觉是最好的手段,前两次的案子就是靠方寒的直觉,否则现在还破不掉!”

    “凯瑟琳,你知道我是不相信直觉的!”梅丽皱眉道:“这个搜查令我不能批准!”

    “梅丽!”凯瑟琳笑道:“我相信方寒,你相信我就好了!”

    梅丽皱眉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女警察尤其难做,升职更难,想做到凯瑟琳这种地步更是难上加难,她同为女人深知不易,所以平时也照顾凯瑟琳。

    凯瑟琳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无奈的道:“通过背景调查,很有可能是这个阿伯特。”

    梅丽道:“这不符合无罪推定。”

    凯瑟琳摇头:“没办法,只能这么做了,不然永远找不到凶手,我们现在都不敢一个人出门,上次是我,这次是迪克,要不是穿着防弹衣早就没命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梅丽不情愿的道:“仅此一次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梅丽!”凯瑟琳微笑。

    梅丽摇头道:“让那个中国警察小心点儿,这么干早晚要出问题!”

    “我会告诉他。”凯瑟琳忙点头。

    她接过搜查令后,直接打电话给战术小组,他们四个加上战术小组的人风驰电掣的到了阿伯特楼下。

    战术小组的人一口气撞开阿伯特的家门,进去后发现他并不在,搜查了一遍,只找到了凯瑟琳一组人的照片,包括方寒的。

    他们决定等阿伯特回来,结果等了一天也没发现他,甚至还等了一晚上,仍不见他的影子。

    方寒调取了监控,发现阿伯特回到楼下时,发觉了异样,直接转身离开,显然发现了警察上门。

    他们在阿伯特的地下室里找到了他的枪,通过弹道分析,正是射击凯瑟琳与迪克的那把枪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