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20章 枪击
    方寒压下心里的失望,叹息一声有缘无份,他再喜欢也恪守基本的道德,不会去破坏别人家庭。.

    张瞳不如安妮科尔漂亮,不如李棠罗亚男她们漂亮,但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气质吸引着他。

    两人说说笑笑,聊的话题是艺术,谈得很投机很愉快,张瞳对艺术很感兴趣,研究颇深,方寒胜在广博,他有过目不忘的能力,不经意见看到的东西,被她这么一激发便源源不断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吃过饭后,又到旁边的茶馆,喝茶去去腻,谈天说地,越聊越投机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真的是大一的学生?”

    “如假包换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你有这么大的知识量,这么深刻的思维。”

    “杂书看得多一些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读书与思维是两回事儿,今天就到这里,咱们以后常见面,聊聊天,跟你聊天很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方寒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从茶馆出来,方寒一怔,竟然看到了罗亚男与李宝如,两人都穿着白裙,宛如两朵并蒂莲花。

    “方寒?”李宝如扬声唤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看过来,张瞳好奇的看着两女,这般美貌的女生可不多见,为何没听说过呢?

    方寒招招手,两人女过来。

    李宝如眸子转动打量着张瞳:“真巧了,我们正要喝茶,你们这是喝完要走了?”

    方寒介绍道:“这是张瞳张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张老师。”两女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张姐,这是李宝如。罗亚男,海天大学大二的。”

    三女笑着寒暄几句,听说她是舞蹈教师,便说自己有一个朋友也是练舞蹈的,张瞳一问名字,于是笑道,是她的学生。

    两女觉得世界真的很小,三两下就凑到了一起,张瞳竟然是赵语诗的舞蹈老师!

    张瞳与她们告别,让她们下次去找赵语诗练舞蹈。可以去自己的舞蹈教室。她有专门的舞蹈教室。

    张瞳与方寒坐上标致车,缓缓驶向东南大学,他才知道张瞳竟然不是东南大学的老师。

    张瞳娴熟的开着车,优雅从容。笑道:“两个美女当中有你的女朋友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罗亚男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怪不得呢。”张瞳笑道:“温婉宜人。美貌动人,换了我是男人也会喜欢她,……她不会误会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张瞳笑道:“我都是老太婆了。她应该不会误会。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摇头。

    标致车来到东南大学校门口停下,方寒下车,两人已经交换了电话号码,可以随时聊天。

    看着标致车融入车流里消失不见,方寒心下空荡荡的,难言的惆怅涌上来,他忙凝神斩去这些思绪,转身回到图书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一,方寒去十三局上班时,没见到凯瑟琳,迪克与福克斯也很好奇,于是打电话过去,凯瑟琳竟然受了伤,被枪击受了重伤,目前正在医院里昏迷未醒,所以不能来上班。

    方寒去找警监托尼,问她为什么受伤,托尼摇摇头,目前只能得到她是受到枪击,差点儿一击致命,目前能不能醒过来很难说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职业杀手所为,目前警方在全力追查,可惜凶手干净利落,有丰富的应对警方经验,找不到有用的线索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一直没醒?”

    托尼无奈的耸耸肩:“医生说要看上帝的意思,咱们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看看凯瑟琳。”

    “去。”托尼叹口气:“她是位好警察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托尼,凯瑟琳还没死呢!”

    “即使不死恐怕也做不了警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,我先走了。”方寒摆摆手离开办公室。

    迪克与福克斯也去看凯瑟琳,三人同行,很快来到了医院的重症监护室,看到凯瑟琳静静躺在一堆仪器中央。

    方寒深吸一口气,这种情形他见得多了,而且能够救活,所以并不悲伤,只是淡淡看着。

    迪克与福克斯都露出哀伤,凯瑟琳是如何精明干练,他们都很敬服,比男人更有智慧更能干,心智坚定,却偏偏挨了伤,就要完蛋。

    方寒摸摸凯瑟琳的额头,似乎在帮她捋乱发,却是将内力注入,体察她身体的情况。

    内力汩汩而入,他摇摇头,她伤得确实很得,器官出现衰竭,这么下去真的要没命了。

    他只能施展圣术了,双手如抱球,将内力放空,然后圣力闪动,迪克与福克斯只觉眼前光芒大放好像太阳一下落进屋里,眼睛不由自主的闭上。

    当他们睁开时,方寒站在床边,关切的看着凯瑟琳,刚才的一切好像是幻觉,他什么也没做。

    凯瑟琳一下睁开眼,惊奇的看着方寒,她虽然昏迷却有知觉,原本浑身发冷即将坠入深渊,方寒却把一道阳光注入了身体,一下驱散黑暗与寒冷,身体暖融融的舒服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凯瑟琳,欢迎回来!”

    凯瑟琳微笑:“谢谢你,方寒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迪克与福克斯忙道:“凯瑟琳,你真醒了?”

    凯瑟琳笑道:“好像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医生还说你不行,坚持不了几天了呢!”迪克摇头笑道:“医生的话果然不可信!”

    福克斯看向方寒:“方,你是不是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忙摆手。

    凯瑟琳道:“方寒,今天是几号了?”

    “六月二十九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了。”凯瑟琳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谁伤了你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凯瑟琳苦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,是从背后射击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麻烦了。”福克斯皱眉道:“咱们都是仇人无数,想杀咱们的太多了,没办法追查。”

    “先从获释名单里查。”凯瑟琳叹道:“恨咱们的不少,真下手的不会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马上回去查。”福克斯点点头:“凯瑟琳,你好好养伤,我们等着你!”

    “辛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意思。”迪克与福克斯先行离开,要调查这件案子,方寒则留下没走,跟凯瑟琳说话。

    对方寒的本事只有凯瑟琳清楚,迪克与福克斯都一知半解,所以有些话要两人单独说。

    “你体内留下弹头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像没有。”凯瑟琳摇头:“没什么线索,此人非常的阴险狡猾,可能这次白挨枪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总会有线索的,咱们重新回到案发现场,是在你家?”

    “在我家的楼下。”凯瑟琳皱眉道:“不知道同事们能不能找到线索,不过很难。”

    “总要试一试。”方寒道。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