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19章 初遇
    方寒无奈苦笑。.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叔,你别以为咱们不懂佛法,婶对佛法有过研究!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角色需要了解了一下,……佛法到了晚年再学不迟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只是想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那你不准拜师父!”

    方寒不置可否让李棠嗔怒,狠狠剜他一眼。

    中年和尚飘飘而来,递上一封信:“施主,这是我的一封信,如果施主起心,可去萨迦寺找巨象尊者。”

    方寒接过信,双手合什:“多谢大师,还没请教大师名号。”

    “贫僧净明。”

    “净明大师,曰后有机会,我一定去见巨象尊者。”

    “巨象尊者峻崖高岸,收徒极严,但修行之深世间罕有,是大机缘,施主天资绝顶,或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多谢净明大师。”

    方寒辞别了净明大师,没再停留,与李棠李雨莎一块离开了寺院,一脸上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李棠看他这个样子也不打扰,与李雨莎轻声说话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忽然一道雷声炸开,天空已经阴云密布,这一会儿功夫从晴天到阴天转变完成。

    “要下雨啦!”李棠忙扯一下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脱离思索,忙扯着两女加速,在雨点儿落下之前赶回了寺院。

    李棠的脸色不好看,她原本想赶回车里的。没想到方寒又跑回来了,她现在最担心方寒修佛法,因为见过几个这样的例子,而且方寒又是不做则已做则最好的姓格,一旦钻进去恐怕再出不来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安慰两句,回到寺院后,看到净明大师在雨中敲木鱼,没人帮忙打伞,于是问小沙弥原因,沙弥回答。净明师叔发下大愿。风雨无阻,每天诚心敲木鱼一万次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这是磨砺意志与精神之法,也是信心坚固之法。怪不得他身上有精神力量。

    雷声轰隆隆响。雨越下越大。方寒扭头看李棠:“要是进车里就麻烦了!”

    李棠也有点儿后怕,白他一眼:“就你有理!”

    大雨倾盆,哗哗雨声中仍来一声一声的木鱼响。节奏不变,大雨丝毫不能打扰到他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钻进了雨幕中,来到净明大师身边。

    净明大师像一只落汤鸡般坐在那里,一下一下敲着木鱼,嘴唇微动喃喃低诵佛经。

    方寒慨然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净明大师有所觉,扭头看他,微微笑着点头,然后回头继续诵经敲木鱼。

    方寒弯腰拍一下他背心,温声道:“大师,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净明大师只觉一暖温暖的气息钻进来,迅速的在身体里跑一圈,驱散了寒意,暖洋洋的很舒服。

    他一怔之后冲方寒单掌合什,然后继续低头诵经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退回寺内,在寺内转悠一圈,金身佛像上附着汹涌的力量,可惜无法被龙元吞噬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又一个星期过去,方寒在米国上了五天的班,平平无奇,纽约的治安一下变好了,竟然没有什么凶杀案。

    现实与电影电视不同,凶案不会一个又一个的发生,真那么频繁,人人自危,早就造反了。

    周末他又返回海天,乔安娜开始主持贝弗利山庄别墅的修装,银十字架已估了价来,两百万。

    成交价格高低就看那些大客户有没有信仰坚定之辈,真碰上,说不定会拍出天价,没有的话,大家都是搞收藏的,当然要量力而行。

    方寒没再理会,一切都交给乔安娜打量,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,况且乔安娜也可信。

    他返回海天之后与罗亚男见面,晚上睡在那边,第二天一起与她去学校,她去海大,他回东南大学,来到图书馆读书。

    他在阅览室里拿了一本杂志看,开拓一下自己的视野,不能一直看数学专著,成为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。

    正拿一本杂志翻看,忽然一道幽香飘来,方寒扭头看去,身边站了一位黑裙的美人儿,肌肤如雪,眉眼精致。

    他过目不忘,一下记起来了,是自己救过的,高考那天发生的连环撞车事故,他出手救人,就有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他露出笑容点点头。

    黑裙美女指了指外面,示意去外面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书起身随她到了阅览室外,站在走廊边,方寒微笑道:“真巧。”

    黑裙美女微笑道:“我叫张瞳,你呢,恩人?”

    “别别,”方寒摆手:“我叫方寒,张美女,直接叫我名字,你是东大的老师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张瞳点点头:“我教舞蹈,方寒,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,我一直在找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举手之劳,真的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恍然大悟,怪不得她举止说不出的优雅曼妙,带着莫名的韵律,看着很舒服,令他怦然心动,原来是练舞蹈的。

    对于眼前的张瞳他很矛盾,头一次对一个女人一见面就心动,知道不妥,不能再浪费精力谈感情,又有点儿不舍。

    “对你是举手之劳,对我却是救命之恩,走,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的。”张瞳神情坚定,紧盯着方寒双眼:“这个机会都不给我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:“那好。”

    张瞳让他在图书馆门口等一下,随后开一辆标致来到他跟前,方寒不再客气,坐到她旁边。

    张瞳开车出了校门,来到天水阁,中午这里的人不多,他们两个进来后,在大厅找了个位子。

    中央有一位少女在谈钢琴,节奏柔和舒缓,大厅里显得很幽静。

    “方寒你是东大的学生?”张瞳嫣然微笑,落落大方的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大几?”

    “大一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!”张瞳盯着他摇摇头:“看你的模样,还以为是老师呢,却是学生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长得老成。”

    “气质也老成。”张瞳摇头道:“你家传中医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其实是针灸,我又练了一点儿气功,两者相合倒有一点儿妙用,能够救人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这么神奇。”张瞳恍然:“一下就能治好那么重的伤。”

    “侥幸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张瞳白他一眼:“你就甭谦虚了,你的医术怎样大伙都清楚,很多人都在找你,可惜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举手之劳。”方寒无奈。

    张瞳利落的点了几道菜,与方寒闲聊,打听他的情况,方寒只说了自己在学校的情况,然后问张瞳的。

    结果,张瞳已经结婚了。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