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18章 引荐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:“赵大小姐,你也不小了,该找男朋友了,总不能一直霸着我的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谁霸着你的女朋友啦?”

    “李棠现在不是你的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,给你打掩护反而不讨好,真讨厌!”

    “你交过男朋友没有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!”

    “几个?”

    “两个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还是高手呢!”

    “比你差远啦!”

    “罗亚男是我的初恋,李棠是第二位,我其实是个单纯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,就你还单纯,笑死人!”

    两人说说笑笑,纵横驰骋,跑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山谷,赵伟峰与傅家明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方寒对傅家明没怎么放在心上,出息有限,破坏力也有限,而且对赵语诗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李棠正在跟一个身穿旗袍的中年妇女对视,摄像机镜头下,两人冷言冷语,唇枪舌箭。

    周围一群人围着观看,保持安静,只能听到两女的声音,方寒不知不觉来到了他们身后,挤进来观看。

    李棠正扮演一个少女与婆婆对战,两人都不吐一个脏字,却字字如刀,直钻对方心里。

    方寒看得赞叹,李棠的演技越来越好了,把自己完全融入了角色中,忘掉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cut,very good!”一个戴眼镜的老者大声喝道,随后摆摆手:“准备下一场。李棠,你可以休息了,明天再过来!”

    李棠点点头,李雨莎已经跑过去撑着伞,递上水,与李棠一块到了遮阳伞下的躺椅前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招招手,李棠露出喜色,来到他身前:“你什么时候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刚来。”方寒微笑:“演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李棠摇摇头:“比安妮差远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才入行几年,慢慢来,一点点进步!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李棠道:“我今天没戏了。陪你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有没有寺院,我想看一看寺院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,好像真有一座寺院,叫慈恩寺。香火挺旺的。”李棠道:“是。雨莎?”

    李雨莎忙点头:“是。婶说得没错,慈恩寺我去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去看看。”方寒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三人一块儿离开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叔,米国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想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过一阵子。你跟李棠一块儿去玩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叔!”李雨莎大喜。

    李棠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李雨莎开着车来到一座山下,这里有一个宽阔的停车场,里面停着不少的豪车,不乏百万级别。

    三人沿着山间小径来到一座隐于树林间的寺院,寺院古幽宁静,木鱼声清亮入耳,不时有人从身边掠过,进入寺院,也不时有人出来,虽然人不少,却没有喧闹之感,众人受静穆气氛影响都自觉的闭上嘴。

    “你还信佛?”李棠看看方寒低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么多人相信总有其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求佛祖保佑吗?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越来越明白一个道理,人力有时尽,在命运跟前人是很卑微渺小的。”

    “难得难得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两个沙弥站在门口,对走入寺门的人皆是合什一礼,神情恭敬严肃。

    方寒三人进了寺院,燃香的气味扑面而来,大殿正中是一尊金佛,身前的巨大的香炉里香火鼎盛。

    香炉旁坐着一个中年和尚,微阖眼帘一下一下的敲击木鱼,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他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讶然看向这中年和尚,竟然有精纯的力量缭绕,虽然不够强大,但这个世界有这种力量已经很罕见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真正的修士,是真正的佛门中人,方寒顿时肃然起敬,在这个末法时代,浮躁的社会里,真正舍下一切投入修行中人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“要上香吗?”李棠低声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三人一块上了香,方寒退后,李棠与李雨莎则在蒲团上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方寒来到中年和尚身边合什:“大师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和尚手上敲着木鱼,节奏不变,开启眼帘:“施主有礼。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不知大师修的是哪一脉?”

    “施主是居士?”中年和尚微笑道:“贫僧禅净皆修。”

    他类似于苦行僧的方式磨砺精神,感觉很敏锐,能感觉到方寒身上散发出的汹涌力量如浪如潮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笑道:“我是练武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中年和尚点点头,手上的木鱼仍不停,微笑道:“施主的修为一定很深,可有兴趣修习佛法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佛法精深,我怕难以入得门径。”

    “佛法乃方便法门,可解脱烦恼,施主身健体壮却斩不断烦恼。”

    “佛法真有如此威力?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施主何不试试?”

    “不知如何入门?”

    “施主如此年纪却有如此精深的武功,对佛法信心不足,可修密宗,或有可能即身成就!”

    “密宗……”方寒沉吟。

    中年和尚道:“施僧修书一封,代为引茬,可入巨象尊者门下,请尊者灌顶授法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可我有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中年和尚摇头:“佛法乃出世法,俗世的师父仍可奉养,并不冲突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起身请方寒随自己来。

    李棠与李雨莎看得呆了,她们看看方寒,又看看中年和尚,李棠忙道:“方寒,算了!”

    做什么不好要做和尚,做了和尚看破红尘那就糟糕,是不是要抛开自己削发出家?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稍等,我跟大师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!”李棠蹙眉嗔道,玉脸挂怒。

    中年和尚双掌合什,宣了一声佛号,笑眯眯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大师的好意只能心领了,我舍不得女人,心有挂碍不能修佛法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和尚微笑:“施主稍等,贫僧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离开,僧袍飘飘有洒脱气度。

    李棠嗔道:“你真要当和尚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修佛法就是当和尚?“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修法一旦修得好了,都要出家的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你现在是兴趣,万一后来修得没了七情六欲怎么办?!”

    李雨莎忙用力点头:“就是就是,叔,离佛法远一点为妙!”

    “你们呀……”方寒摇摇头:“佛法精深奥妙,远没有你们想的那么浅薄,你们也了解一点儿没坏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准修佛法!”李棠瞪他。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