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16章 驯马
    又有一群马轰隆隆而来,头马是一匹黄马,高大神骏,四蹄好像戴着白脚环,神采飞扬睥睨四方。.

    “好马!”傅家明赞叹。

    “傅总要驯这匹马?”赵伟峰凑趣。

    傅家明紧盯着这匹黄马,摇摇头:“这么好的马不属于我!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姓傅的,算你有自知之明,你要是敢驯这匹马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”

    赵伟峰皱眉道:“你这丫头,傅总,傅总,别这么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什么狗屁副总,一看就知道是皮包公司,是不是?”赵语诗斜睨傅家明,不客气的道:“还年少英杰呢,要不是你家,你能赚着钱?”

    傅家明心平气和,面带微笑:“赵总,唉……,你们两个赵总我都弄混了,还是叫你语诗。”

    “别,咱们还没熟到这份上。”赵语诗忙摆手,毫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傅家明面不改色:“我觉得跟语诗你一见如故,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是贾宝玉呢!”

    “真的有这种感觉!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!”赵语诗摆摆手:“收起你那些花花肠子,先把眼前的事摆平!”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傅家明也不多纠缠,扭头望向奔腾而来的马群,双眼炯炯专注异常。

    赵伟峰捏了一把汗,这么一群马却有千军万马的感觉,迫人的气势扑面而来恨不得转头就跑,这是一种本能冲动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赵语诗。她正搂着方寒的胳膊,神情从容毫不慌张,方寒神情平淡,更无乱意。

    他暗骂自己混到狗身上了,还不如一个小姑娘!

    他强打精神盯着马群看,要战胜它们的影响。

    傅家明忽然开始奔跑,越来越快,然后甩出套马杆,趁着马群转弯之际追上马群末端一匹黑马,翻身跃上去。

    赵语诗忙道:“他能行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自不量力的家伙!”赵语诗哼一声。撇撇嘴:“摔死了才好!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好啦。我知道,他真要出事咱们也倒霉,正遂了那家伙的意!”

    她斜睨直勾勾看马群的赵伟峰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傅总这人挺知趣,不会硬撑。……不过在美女面前未必不逞英雄。他对你一见钟情。”

    “钟情个鬼!”赵语诗白他一眼:“别恶心我行不行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看不上他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!”赵语诗没好气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这傅总嘛虽然有公子哥的脾气。但家世好,也有点儿才华,算是金龟婿了!”

    “我想找金龟婿还用等现在?”赵语诗白他一眼。看向傅家明,蹙眉道:“他还真有两下子呢。”

    傅家明任由黑色骏马折腾,抓住马鬃稳稳坐住,像粘在马背上。

    赵伟峰鼓掌欢呼:“好——!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现在叫好还早着呢!”

    赵伟峰呵呵笑道:“赵丫头,你说傅总有骑士范儿?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赵语诗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是少年英杰!”赵伟峰感慨道:“我要有女儿,一定要嫁给他!”

    赵语诗白他一眼:“嫁给这种公子哥就是自虐!幸亏你没女儿,不然准把她推进火坑里!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的。”赵伟峰摇头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的功夫,黑马摇头晃脑甩尾,时而疾奔,时而急止,千言万语想把傅家明甩出去。

    傅家明像是粘在马背上,稳稳坐着,死死攥着马鬃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他快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傅总很稳,绝没问题,我对傅总有信心!”

    “信心不解决问题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黑马猛的加速然后急停,强大的惯姓下,傅家明再也抓不住,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傅家明重重落地。

    “傅总!”赵伟峰大叫一声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与傅家明有一段距离,黑马跑来跑去,不知不觉跑出很远。

    赵语诗扭头道:“看你的了!”

    傅家明是不能出意外的,在俱乐部出事故影响很大,损失口碑,赵语诗很注重口碑,是无形的资产,比有形资产更重要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问题,……赵总,别动傅总!”

    两人快步走到傅家明身边。

    赵伟峰看向方寒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方寒的医术是一绝,放心,他死不了!”

    傅家明躺在地上一动不能动,神智清醒,苦笑道:“语诗,不用这么咒我?……方先生,有劳了!”

    方寒搭上他手腕,片刻后摇摇头:“没什么要紧,受了一点儿震荡,休息一会儿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指挥不动身体了。”傅家明道:“会不会瘫痪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方寒笑道:“你身体很强壮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傅家明叹道:“阴沟里翻船,让语诗见笑了!”

    赵语诗蹙眉盯着他:“傅总,跟你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请说。”傅家明忙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能不能别叫我语诗,真的消受不起,听着浑身起鸡皮疙瘩,肉麻死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叫你赵语诗!”傅家明笑道:“我习惯直呼别人名字,在国外呆久了养成这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赵语诗点点头:“就这本事驯什么马啊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它这么厉害!”傅家明讪讪道。

    “厉害?”赵语诗撇撇嘴:“它算什么厉害的,你没见过真正厉害的马呢,说真的,你太差劲了!”

    “赵语诗你能不能口下留情?”傅家明道:“我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活该!”赵语诗哼道:“谁让你逞强的,你以为我这里的马与你见过的马一样?它们是真正的野马!”

    “确实厉害。”傅家明叹道:“看来你们俱乐部有驯马高手!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!”赵语诗傲然:“你以为开一家马术俱乐部那么简单?还是回京师玩去!”

    “我这人是越挫越勇,放心,我一定能把俱乐部搞好!”傅家明笑道:“啊,舒服!”

    他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钻进身体,抬头一看是从方寒的手上传进来的,一下浸到温泉里,从外舒服到心底。

    方寒松开手点点头:“差不多了,起来,动作慢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赵伟峰忙去扶,方寒摆摆手:“让他自己起来。”

    赵伟峰看傅家明,傅家明推开他的手,艰难的站了起来,长舒一口气,额头已经一层密麻麻的汗。

    “方寒,他不要紧了?”赵语诗问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了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瞪向傅家明:“记着,你欠咱们救命之恩,别记恩负义!”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