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09章 雕像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小晚姐你最好先跟傅家先打个招呼,傅家明要是坚持到海天兴风作雨,我是绝不会客气。.”

    “你呀,何必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开一家马术俱乐部,我现在是天方马术俱乐部的股东,怎能由着他胡闹?”

    “公平竞争嘛。”

    “小晚姐你真能说笑,你们这些人会公平竞争?”

    “赵天方是地头蛇,盘外招奈何他不得?”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这些二代办事的能力不怎么样,坏事的能力一个强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对咱们有偏见,这种人还是少见的,是害群之马。”

    “心照!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真是气人!”江小晚圆亮的大眼一瞪,嗔道:“你要是有能耐收拾傅家慧,那才算本事!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受激将法。”方寒摇头笑道:“小晚姐你跟傅家慧不对付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江小晚哼道:“你不是对付女人很有本事吗,有本事就把傅家慧拿下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还没结婚?”

    “眼高于顶,谁也看不上!”

    “哦,怪不得呢,原来是同类人,所以看着不顺眼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是不是要挨打!”江小晚攥起小拳头敲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方寒装作疼痛的样子,摸摸肩头:“那我看着办,到时候进去了可别忘了捞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警察好不好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别知法犯法!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第二天早晨去了葛家,葛思壮正在别墅外的树林里练功。军绿色的背心与裤衩,光着头,一点儿没有高级军官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过来,他招招手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方寒凑过去,打量他一眼:“不要紧了?”

    “又欠你一条命!”葛思壮摆摆手,笑道:“你那金丹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方寒摇头,要是说还有,师父一定更拼命,金丹也不是万能的,万一他被人抓去行刑。有金丹也没用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跟我耍什么心眼儿!”葛思壮没好气的道:“是不是你师母吩咐的?……再给我一颗!”

    方寒左右看一眼:“师母没在?”

    “去朋友家了。”葛思壮低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。低声道:“只有这一颗了,这也是偶然的机会炼成的,真没了!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小子藏一手呢!”葛思壮迅速的接过来,左右看一眼收入怀里。两人如特务接头的样子。

    方寒挺直了身子:“那三个徒弟还行?”

    “根基很稳。我会慢慢教他们的。”葛思壮点点头:“都是好小伙子。你教得不错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师父在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一直当警察?”葛思壮领着他进了屋,开始沏茶,茶香袅袅中。他漫声的问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警察算是兼职,我还是要搞学术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摇头:“好,我也不多说,你不想着升官,警察也不错,但注意警察也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没师父那边危险。”方寒笑道:“师父还有必要亲自上阵吗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还不行,要拼命才有一线机会。”葛思壮无奈的道:“你以为我喜欢玩命啊?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已经退了,虽然影响力犹在,但用一次少一次,而且升上来的军官大多数都有靠山,关键还是得努力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得到一件东西,你来看看!”他放下茶盏上楼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他的书房,葛思壮从书橱拿出一个漆黑的雕像,递给方寒:“好像是个古董,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,漆黑如同砚台雕成的赤身老男人,六十来岁的样子,腰间只有一块布遮住关键部位,赤着脚踩在火焰上,神情肃穆庄严,脑后有一团火焰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方寒赞叹这雕功很深,伸手接过来。

    顿时一股寒气直透手心,沿手臂往上直入脑海,“嗷……”龙吟声在脑海里响彻,龙元将钻进来的力量一口吞噬,龙元瞬间增长一成,胜过自己一年苦修。

    葛思壮没看出异状,笑道:“我看造型有点儿古怪,你对这些东西赶兴趣,就收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得来的?”方寒抬头问。

    “那些恐怖分子身上藏的,每人怀里都有这么一个,后来问了,好像是他们信奉的神灵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方寒恍然。

    葛思壮好奇的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是什么神灵?”

    “摩萨神。”葛思壮摇摇头:“我从没听说过,好像是什么阳阴神,从死亡中得到力量转生下一世,死一次力量增强一次,转生为更高等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有人信?”

    “他们深信不疑,所以个个不怕死,真是愁人!”葛思壮摇摇头:“这些人纯粹是疯子,跟他们对战伤亡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一共得到多少个?”

    “十个,有喜欢收藏乱七八糟的就拿一个玩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想见一见其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都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可能有细微的差别,我只是看看,看两眼就还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问题。”葛思壮痛快的答应:“你等一下,我找人去拿!”

    他起身出去打了一个电话,约半个小时后,一个精干的士兵来到葛家,拿了一个小提包。

    他把包往茶几上一放,拉开裢。里面是九个漆黑的雕像:“团长,东西都在这里了,我走了!”

    “请等一下!”方寒忙道:“马上就好,我只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他从包里一个一个拿出漆黑雕像,分别看一眼,然后又送回去,拉上裢,推给士兵: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行了?”葛思壮道:“留下来把玩一阵子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就是好奇,想看看到底是人工雕的还是机械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人工雕的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每一个都有细微差别,虽然他们竭力在避免这种差别。但人工与机械毕竟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。你能找到这些加工雕像的地方吗?”葛思壮忽然问。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士兵,那士兵很精明,忙道:“团长,那我先回去了!”

    葛思壮点点头:“替我谢谢他们!”

    “小意思。”士兵笑道:“他们的命都是团长你的。这东西原本就没打算拿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啰嗦。去!”葛思壮挥手。

    士兵敬了一个礼。转身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葛思壮身体前倾,急切的道:“说,能不能找到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能?”葛思壮惊奇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们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葛思壮点头:“枪啦刀啦有一些。其余的没了,我们是越境战斗,不能带那些累赘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就没问题了,不过师父要保密,我可不想被人当怪物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会报告是线人得到的消息。”葛思壮拍拍他肩膀:“方寒,你要是帮我找到他们的老巢,那可是大功一件!”

    “师父能立功就好。”方寒道:“早早升上去坐镇后方,也省得让师母一天到晚的提心吊胆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是军级特别部队,想坐镇后方可不容易,需要足够的级别,他远远不够,需要大量的军功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出发?”方寒问:“我还要回海天,那边也不消停,米国那边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,还有四天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就能出发!”葛思壮道。

    他起身上楼,很快换上一套军装离开别墅:“等我的消息!”

    他做事雷厉风行,两个小时后,方寒接到葛思壮电话,让他到门口等着,有直升机过来接。

    手机刚挂下五分钟左右,方寒还在疑惑这里是禁飞区,就听到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呼啸声。

    他不再多说,上了飞机直接到了一个军用机场,与葛思壮汇合。

    葛思壮手下有二十人,已经坐在飞机里,全幅武装,看着杀气腾腾,方寒一看就知道他们手下有不少的人命。

    葛思壮带着方寒进了飞机,让他坐到自己身边:“一个小时后咱们抵达边境,你的枪法很好,防弹衣要穿上,头盔最关键。”

    他一一把装备给方寒装上,一边指点着怎么使用,其余二十人好奇的看着方寒,笑眯眯的,显然把方寒当成一只菜鸟,不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飞机开始启动,慢慢加速,很快飞上天空。

    “团长,方寒没上过战场,太冒险了!”一个雄壮的士兵大声说道:“那帮家伙可是疯子!”

    葛思壮没好气的道:“老熊,他没上过战场,可杀过不少的人,你们加一块儿也不是他对手!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老熊呵呵笑道:“团长别往自己脸上抹金啊!”

    “不信比试一下?”葛思壮斜睨他。

    “我身手肯定不行,但用枪就不一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枪法比我好多了!”葛思壮道。

    “枪法好未必在战场上管用。”老熊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这话放这儿了,结束战斗后看你怎么说!”葛思壮没好气的道:“狗眼看人低!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,咱们过过招?”老熊笑眯眯的道。

    这辆飞机是运输机,中间很宽敞,足够打架了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老熊兴奋的站起来,扭扭脖子,发出咯响,摇摇胳膊,关节也作响,强壮的体魄气势压人。

    “狠狠收拾他!”葛思壮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大伙一块上!”

    这帮骄兵悍将不折服了很难说得上话,也指使不动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起哄““哟,好小子,口气不小!”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