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86章 折磨
    方寒皱眉盯着他。

    杰瑞从怀里掏出一个汽车钥匙大小的遥控器,举起来笑眯眯的道:“方寒,安妮身上有两颗微型炸弹,我轻轻一按,她就去见上帝!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样?”方寒淡淡道。

    杰瑞笑眯眯打量着他:“是你杀了哈里夫斯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他是自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自杀?!嘿,哈里夫斯那混蛋绝不会自杀!”杰瑞怒吼。

    他神情癫狂,攥着遥控器随时会按下去,令人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“方,你精通中国功夫,中国有一些古老的巫术,你一定掌握了巫术!是不是?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心头一跳,不得不说这个有点儿神经质的帅哥很聪明,竟然猜到了一点儿影子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:“那你还敢面对我?”

    “我只要感觉不对就引爆!”杰瑞冷笑:“你巫术厉害还是炸弹厉害,看谁先死!”

    方寒看得出他有自我毁灭的倾向,这种人根本不怕死,反而找死,跟他较真纯粹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他无奈摇头:“说吧,你要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要你死!”杰瑞恢复了微笑,静静看着他:“你自杀了,我就放了安妮科尔,你不死,那安妮就死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。

    杰瑞微笑道:“考验你们感情的时候到了,我这个人没别的优点,就是说话算话!你们一个死了,另一个绝对能活!……况且,你也没别的选择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安妮要是死了,我灭了你们甘比诺家!”方寒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,我好怕呀!”杰瑞哈哈大笑,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四面墙壁轰然倒榻,露出后面的人。

    方寒倏的一闪,鬼魅般出现在杰瑞身后,把钥匙大小的遥控器捏成粉碎,又一闪出现在安妮科尔身后,轻轻一拍。

    她衣裳鼓荡了一下化为齑粉,方寒上衣及时遮住她胸腹部位,修长的大腿与光洁的手臂露在外头,姓感诱人。

    杰瑞正得意的大笑,想象着方寒面对数十把枪口的惊恐表情,他在周密布下了天罗地网,近一百个用枪的好手。

    他大笑之中,方寒兔起鹘落,已把安妮科尔背上,出现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灰尘散去,杰瑞看到躺一地的黑色西装大汉,没一个能拿枪的,笑容顿时僵住,扭头看,方寒已经不见,再扭头,安妮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肩膀被拍了一下,方寒的声音从后面传来:“这里!”

    杰瑞忙转身,方寒的拳头在他眼里由小变大,击中他鼻子,他一下昏了过去,等他醒来时,发现自己身体一动不能动,嘴与手脚都失去指挥,只有眼睛能动,耳朵能听。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好像植物人,忽然一阵电流般的灼热感传遍身体,从脚心传到头顶,身体每一处都灼痛难当,像落在火堆里焚烧。

    十分钟在他感觉里漫长无比,十分钟过后他浑身大汗淋漓,几乎虚脱,但不能说不能动,只有自己知晓。

    “杰瑞。”露西出现在他床边,低声道:“你终于醒了!”

    杰瑞眼珠动了动,露西看着他的眼,叹了口气:“我以为他会杀了咱们,没想到他没动手。”

    杰瑞只能动眼珠,甚至眉毛都不能皱一下。

    “杰瑞,你还好吧?”露西柔声问,看杰瑞一动不动,露西露出恨意:“我一定报仇!”

    杰瑞心里暗叫不要报仇,这个方寒惹不起,但只能眼睛能转,甚至部位失去控制,感觉却格外的敏锐。

    痛苦再次袭来,甚至更胜先前一次,他顿时脸庞涨红,浑身轻轻颤动,眼珠子都变红了。

    “杰瑞!”露西看出不对劲来,忙按了铃,顿时一群医生与护士跑了进来,替杰瑞检查身体。

    他想要嚎叫,却发不出声音,只能任由他们折腾,他身体变得极其敏感,皮肤与床单的摩擦好像刀割,痛苦之极。

    他甚至能感受到人们的呼吸掠过皮肤的感觉,隐隐的不舒服,一丝丝的风掠过皮肤都觉得寒冷与不适。

    看到他脸庞涨红,露西低声道:“宝贝,你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杰瑞用力的转动眼睛。

    露西皱眉看看,灵机一动:“宝贝,你转两下眼,是肯定,转三下是否定,能听得明白吗?”

    杰瑞忙转了两下眼睛。

    露西大喜过望:“好的宝贝,你哪里不舒服,是头吗?”

    杰瑞转了两下眼。

    “胸口?”

    杰瑞又转两下。

    露西一一问他,最终却没有问出什么,因为这疼痛根本不是哪一个部位,而是全身。

    最终找来一个医生提问,终于问明白了是皮肤。

    皮肤的问题又很多,但这些医生都不是一般的庸医,很快找到了症结,是皮肤太敏感,不能轻易的活动。

    但他躺在床上根本不可能不动,吃喝拉撒都需要挪动,哪怕最轻微的挪动也让他痛苦不堪,更况且每过半个小时一次的灼热痛苦,开始只像丢进火堆里烧,到了后来则像油锅里炸,实在太痛苦了。

    他每次都要大汗淋漓,露西又要派人给他清洗身体,他是个有洁癖的人,根本容忍不了身体的脏乱。

    当柔软的布擦拭他身体时,他宛如遭受千刀万剐般痛苦。

    他恨不得自杀却无法做到,因为他甚至连自己的舌头都指使不动,吃饭只能是被粗大的注射器注进一些流质的食物。

    他觉得生不如死,这么憋屈而痛苦的活着,还不如死去,当时方寒就该给自己一个痛快,却偏偏这么折磨自己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其他人的命运,但露西没事,再想想方寒的警察身份,所以这么做也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他通过一种奇异的巫术让自己受尽痛苦,偏偏不杀人,警局根本找不到他身上,人们想不到他会有这种歹毒的手段。

    他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死,对他来说死是一种解脱,因为去医院检查过数次,都查不出什么毛病,偏偏他不能动不能说,只有一双眼睛管用。

    他明白了方寒的想法,恨不得杀了自己却不杀,不是方寒害怕法律,而是不想让自己死得太痛快,想让自己受尽折磨以后才能死。

    他看穿了方寒的险恶用心却偏偏无能为力,真正面对死亡,他感到恐惧害怕,不像自己原本以为的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露西不死心,一遍一遍的找最好的医生,却无能为力,怎么检查都查不出问题来,好像是一种先天姓的缺陷一样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