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62章 秘法
    苏怡容笑道:“那有几个女朋友啦?”

    方寒有点儿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说说嘛。”其余三女笑眯眯的催他,声音柔软,她们都带着南方的苏州口音,糯软悦耳。

    白希云呵呵笑道:“小子,起码两个吧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点点头道:“三个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!”苏怡容瞪了一眼白希云。

    白希云轻咳一声:“好啦好啦,你们忙吧,我带方寒去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让仁仁也回来。”方靖华道。

    白希云道:“看那混小子有没有时间吧,他现在是大忙人!”

    “行啦,你跟小孩子计较什么,真是越活越回去了!”方靖华嗔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。”白希云摆摆手带着方寒离开。

    方寒赞叹:“师伯好艳福,佩服!”

    白希云哈哈大笑一声,得意洋洋:“说别的我比不过你师父,对女人嘛,他差远啦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伯教我两手呗!”

    他虽然本事通天,对付女人却是笨手笨脚,根本搞不定,最受折磨的反而是自己。

    白希云笑道:“想学?”

    方寒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“以后再教你。”白希云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师伯,别吊我胃口了,弟子诚心求教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三个女朋友?”白希云带着他来到一座小亭里,六角小亭是用青石彻成,中央木桌摆着一盘象棋。

    他信手摆好了棋,当头出了炮,示意开下。

    方寒顺手出马,盯着他道:“我一个也舍不得入手,但又做不到游刃有余,很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个多情种子。”白希云摇头道:“你们四个怎么相处,我没什么好主意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白希云又下了一步棋,摇头道:“我是真没什么主意,一个女人像一本书,每本书的内容都不同,具体的方法需要你自己摸索,我的经验不适你,反而适得其反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白希云笑道:“不过嘛,你应付三个女人吃不吃力?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,笑了笑。

    白希云笑着摇摇头道:“你现在青壮,可能顶得住,再过几年可就不行啦,吃补药也没用!”

    方寒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不怕这个,**已经强横到了极点,有圣力在也不会衰弱,龙息术的奥妙无穷。

    白希云得意的道:“我有一部龙虎秘法,要不要学?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是双修之法?”

    白希云点头:“这套龙虎秘法是正宗的道家修炼法门,不是那些歪门邪道,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的!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他:“师伯你练了这门功夫?”

    “效果不错吧?”白希云摸摸自己温润如玉的脸。

    方寒生出好奇心,以他不到结丹的实力驻颜不朽,这龙虎秘法确实不俗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!”白希云起身大步流星离开小亭,健步如飞,片刻功夫回来,递给方寒一本小册子。

    方寒接过了,封面没有文字,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看白希云,白希云笑道:“送给你了,不过别传出去,要不是你结丹了,我也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龙虎秘法妙则妙矣,修炼却不易,一个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,欲火焚身变成神经病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开始翻看,里面是十八页图画,十八幅男女交缠在一起的画,男人身上画着一条条红线,女人身上没有,

    显然,这是一套以男人为主导的双修之术,不必女人配合。

    图画下面是几行小字注解动作口诀,寥寥几个字,皆是道家术语还有隐语,非真正的修士根本看不懂,即使得了这画也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白希云看他翻完了,问道:“有什么不懂的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他对这些道家术语隐语了如指掌,一看即透,烙印在脑海里,一一翻动着。

    “师伯,很精妙的道法。”方寒赞叹。

    白希云道:“别跟你师父说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嗯,师父很反对这一类道法,说是旁门左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师父他太古板。”白希云摇头道:“我要不是这套秘法,早就入土了!管它旁门左道,左门旁道的,只要效果好就炼!”

    方寒有些心不在焉,一直在推敲着这套秘法,这十八幅图也没那么容易修炼,越来越难。

    第一幅画只需要循行一条经络,第二幅有两条,到了最后一幅,需要运转十八条经络。

    即使在静坐时,一般人也做不到催动真气运行这么复杂的路线,更甭说在做那事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师伯,你练到哪一图了?”

    “第四幅。”白希云摇头道:“我资质不行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已经很厉害了!”

    白希云道:“你资质好,看能练到第几图,千万别让你师父知道,要不然会跟我翻脸!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他把小册子递还给白希云:“师伯,我已经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白希云道:“真记住了?千万别弄错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摇摇头。

    白希云看他信心笃定便收回小册子:“有不清楚的,随时过来问我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两人一边下棋一边闲聊,白希云问起江承在那边的起居情况,平时有什么朋友,有没有什么烦心事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一小时后,一中年人大步流星的来到小亭里,声如洪钟:“师父!”

    方寒放下棋子抬头看,中年人身形高大壮实魁梧,面如冠玉,眉毛如剑,眼神凌厉,英气与霸气兼备,一看就知道习惯了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白希云指指方寒:“宋仁,这是你师叔的弟子方寒。”

    宋仁露出微笑,与方寒握手,很友好和气。

    宋仁坐下与方寒闲聊,问他现在做什么,方寒说了来米国当警察,宋仁一怔,表情古怪。

    白希云哈哈笑道:“宋仁是致公堂的副堂主。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,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致公堂啊,那可是洪门,是遍布世界的大组织,如今介于黑白之间,说是黑的,却已经漂白,但偶尔也做一些法律边缘的事,不过比起黑手党要好得多,以正经营生为主。

    宋仁笑道:“方寒,你才多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正上大一呢,一个特殊的机会进入警局,这次是代表海天警局进入纽约警局,是一项交流计划。”

    宋仁对白希云笑道:“方师弟是个人才!”

    白希云道:“以后在纽约有什么难题尽管找宋仁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一定不少麻烦宋师兄!”

    “方寒,咱们切磋一下如何?”宋仁撸了撸袖子,兴致盎然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答应了。

    白希云道:“方寒,甭手下留情,让他知道知道厉害!”

    他这个徒弟的资质远胜于自己,从小带在身边,言传身教打下坚实基础,宋仁也努力,成就远超过自己,可惜还没结丹。

    三人出了小亭来到旁边的空地,方寒抱拳:“请宋师兄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宋仁知道自己不动手方寒不会先动,于是踏前捣出一拳:“看拳!”

    这一拳刚猛霸道,拳头如箭射出,方寒轻飘飘一搭掌,慢慢一绕,宋仁顿时踉跄一步,随后像陷进海浪里,随着方寒手掌划动而左右踉跄,再也无法施展拳法。

    “推云掌!”白希云赞叹。

    十来招手方寒停手,微笑看着宋仁。

    宋仁脸红如醉酒,不是羞的,是力气无法发泄出来憋的,在身体里鼓荡,五脏六腑难受。

    “好精深的推云掌!”白希云摇头叹息,抬头望着天空,眼睛望向极远处,慢慢失去焦距:“这样的推云掌我在师父身上见过!”

    宋仁努力呼吸,调整身体,化去憋着的劲,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,长长出了一口气:“推云掌竟然这么厉害!”

    白希云瞪他:“我当初说你都不信,还笑这门功夫软绵绵像娘们儿,现在知道厉害了吧?”

    宋仁赞叹:“好厉害的掌法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觉得师门的根基都在这推云掌上,练好了推云掌,其余的水到渠成!”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。”白希云连连点头:“当初师父也这么说的,可惜咱们都练不进去!……方寒,来来,咱们过过手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答应,师伯赠龙虎秘法,自己也不能太小气。

    白希云也用推云掌,推云掌对推云掌,软绵绵的好像镜头的慢动作,看着很可笑。

    宋仁身处其中,能够感受到汹涌的力量,体会着推云掌力的运转,潜心研究,觉得受益良多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会儿也加入其中,与白希云联手对付方寒,方寒游刃有余,只施展推云掌。

    练了好一会儿,白希云与宋仁都大有收获,对推云掌的理解更深一层,要是没有方寒指点,他们就是琢磨一辈子也想不到这一层。

    方靖华过来招呼吃饭,方寒尽情吃了一顿,方靖华四女很热情,喜笑颜开,不停的打听着国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到了深夜,宋仁开车送他回到贝弗利山庄,回到安妮家。

    从今天开始他就要住进安妮家,防备哈里夫斯派人晚上进来。

    夜色已深,月亮在夜空当中洒下银辉。

    他刚一踏进大门,艾斯驾着高尔夫球电车出现,把他送到别墅前。

    别墅客厅,安妮科尔正静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手里把玩着自己送的护身符,玉佩在灯光下黯淡无光,好像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安妮抬头看他:“方,你知道吗,我今晚出车祸了!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