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61章 希云
    “我看阿格尼丝喜欢你。.”安妮科尔看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也很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阿格尼丝活泼开朗,但可惜不是他喜欢的姓格,太活泼他受不了,觉得太闹腾,还是喜欢安安静静的。

    安妮淡淡道:“她不可能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尼丝喜欢高大帅气的男人,你一项也不符合。”安妮微笑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安妮笑眯眯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安妮觉得心气顺,很愉悦,笑道:“你下午有什么安排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书,练一会儿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出去。”安妮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里夫斯还没出来,没关系的!”安妮道。

    “以防万一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安妮道:“这是我们女人的PARTY,不准带男友去的,……而且离这里不远,就在山庄里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吧。”方寒点点头不再勉强。

    贝弗利山庄的安全还是有保障的,这里云集着米国最顶尖的富豪与明星,哈里夫斯再疯狂也不敢在这里胡来,那些富豪明星们会施加强大的压力,甘比诺家族也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安妮摆摆手,起身进了屋,希曼则躺在草地上,懒洋洋的晒太阳,不想动弹,方寒觉得好玩,上前摸摸它。

    希曼露出享受的表情,方寒拥有圣力,别人感觉不到,狗儿的感觉更敏锐,隐隐有感觉,所以本能的亲近他。

    方寒摸摸希曼,也躺在草地上,看着蓝天白云,沐浴着阳光,头顶虚空的光环还是只有六道光环,没能增加。

    这一阵子只破了两个案子,两件功德,进展缓慢,离九环圣骑还有遥远的距离,不知何时能够攒够。

    师父江承在来之前曾经叮嘱,要自己去见一下师伯白希云,来到纽约之后一直忙,如今算是闲下来,能去看看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他起身进屋,希曼则回到它的狗舍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他来到二楼,敲敲安妮卧室的门,里面传来她声音,他推门进去,看到她正坐镜前化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安妮通过镜子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想去拜访一位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自由的。”安妮道:“这几天可以随意,等哈里夫斯出院,你再跟在我身边就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虽不同意她的说法,现在也没反驳,跟她打听地址。

    安妮摇摇头没听说过,按一下梳妆台旁的按钮,塞西莉亚很快出现,静静进来站在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安妮道:“塞西莉亚,安排一个司机,方要去拜访朋友。”

    塞西莉亚道:“是,小姐,老艾斯行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艾斯年纪大,对纽约每一街道都了解,让他去吧。”安妮点头。

    塞西莉亚问了出发时间,然后静静退出去。

    安妮道:“要回来吃晚饭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让老艾斯一直跟着你吧。”安妮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倒不必了,把我送过去就好,回来我打车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安妮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出了别墅,来到大门外时,一辆凯迪拉克赛威静静停在那里,车上坐着一个黑人老者,银白的头发,很有风度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我是艾斯。”黑人老头下车,躬身说道。

    方寒上前握握手:“你好艾斯。”

    “方先生请上车。”黑人老头把车门拉开,请他上了车,方寒知道他就是这个习惯,也不推辞,点点头进了车。

    艾斯问了方寒要去的地方,点点头,凯迪拉克缓缓驶动,轻柔的音乐飘起,周围风景从车窗无声无息的掠过。

    方寒所报的地址很偏僻,他跟安妮都不知道,他初来纽约之际曾记了一番地图,几乎知道所有街区的名字,却没找到这一条街。

    艾斯一路往南,一直驶离了纽约城,方寒坐在车里,拿了一本书看,看到出城也没多问。

    出城后汽车加速,五分钟过后,爬上一座山腰,绕过茂密的树林,驶到了一座大门前,高高的围墙挡住了目光,看不清里面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就是这里了。”艾斯停下车。

    方寒下车来到大门前,按了通话器,里面传来冷冷的声音:“谁?”

    方寒打听这里有没有白希云,里面的人问他是谁,方寒报上自己名号,江承之徒弟。

    大门很快“啪”一声响,缓缓往后退,里面竟然是一片庄稼地,有花生有玉米,还有一些别的谷类。

    庄稼地后面是两桩别墅,是中国古典建筑,雕梁画壁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一个矮瘦的老者从里面出来,打量着方寒:“你是方寒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老者道:“老爷已经知道了,正在屋里等着,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请教老人家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“叫我郑伯就好。”老者慢吞吞的说道,走路也慢吞吞的。

    方寒叫了一声“郑伯”,跟着他穿过庄稼地,来到别墅大厅,里面正坐着一个面如冠玉的中年人,只不过头发根有些发白,似乎年纪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“老爷。”郑伯叫道。

    中年人坐在太师椅里笑眯眯打量方寒:“你就是江师弟的徒弟?”

    方寒一听就知道眼前这位:“白师伯?”

    白希云笑道:“呵呵,江师弟的伤就是你治好的?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是。“

    白希云指指旁边的位子,笑道:“行啊小家伙,师弟行啊,你这一身修为够厉害的!“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父一直想过来看看师伯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这家伙就是嘴上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就是太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当官的时候有纪律不能出来,不当官了还忙什么!”白希云笑道:“难不成还真要从头练起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师父正在从头练,进境很快,与师伯你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个武痴!”白希云不以为然的摇头:“功夫练得再高有什么用,没用武之地,都一把年纪了还不好好享受生命!”

    方寒好奇的问:“师伯真有九十岁了?”

    外表看上去也就四十来岁,要是把头发染了,显得更年轻,可谓驻颜有术,很惊人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吃惊吧?”白希云得意的道:“我年轻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师伯这是用的什么心法?”

    “想不想学?”白希云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他有圣术在,根本不会衰老,除非自己死了,否则会一直维持现在的容貌,时间不能在他身上留痕。

    白希云惊讶的看着他:“你不想学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身外之物,反而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跟你师父一样!”白希云没好气的道:“你怎知道这是身外之物?学了这个,妙处无穷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微笑。

    白希云起身:“随我来吧,先拜见师祖!”

    他从东边的月亮门进去,里面又是一座客厅,接着往东,又进了一个月亮门,则是一个小得多的屋子。

    乍一看就是一座道观,正中是一个道士的泥像,一手执剑一手执拂尘,飘逸出尘,显然是名家之作。

    泥像台阶下是两个金黄色的蒲团,白希云跪在左边那个,方寒知趣的跪上另一个。

    他仔细看泥像的容貌,修眉朗目,长髯飘飘,双眼湛湛有神,有逼人之势,一看即令人生出敬服感。

    磕了三个头后,白希云带着他出了道观,来到第二进客厅,先前那位郑伯端茶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谢过后轻啜一口,精神一振,极品的雨前龙井,与安妮家的一个味儿,自己这位师伯经济条件不错。

    白希云放下茶盏:“方寒,你师父说你结丹了,我还不信,小小年纪怎能成丹,以为他吹牛呢!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着客气一番。

    白希云摆摆手:“行啦,又不是外人,往后还要你照拂呢!……我看你面带桃花,这一辈子会不少的女人呐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对相法略有所得。”白希云自得的道:“**不离十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是一路人呐。”白希云呵呵一笑,又站起来:“走,去见见你伯母她们!”

    方寒暗笑,这位师伯姓子佻脱,远非自己想象,还以为会是一个沉稳干练之人,淡泊宁静呢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客厅,来到后面的花园,这是一片仿苏州园林而建的园林,三步一亭五步一廊,曲径通幽,溪水迂回,树林茂密而精致。

    三转两转之后,来到一片空地,竟然是一片菜地,四个身段婀娜的女子正在给菜除草。

    这片菜地约有两亩,一畦畦规划得很整齐,是被精心伺弄的,里面种着各类的蔬菜,长势喜人。

    “老婆子们,我师侄来啦!”白希云拍拍巴掌。

    四个女子起身抬头看,方寒发现是四位美丽中年女子,风韵动人,像是熟透的蜜桃,风情各异。

    方寒吃惊的扭头看白希云,白希云得意的道:“都是我的老婆,不分大小!”

    四女拍拍手走过来,笑盈盈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白希云依次给方寒介绍,方靖华、郑芬、何玉、苏怡容,四女都是美人,与白希云站在一起很般配。

    白希云得意的道:“这是江承的徒弟,唯一的宝贝疙瘩,可得好好招待,你们要好好露一手了!”

    珠圆玉润的方靖华笑道:“要拿女儿红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白希云得意的道:“终于有机会喝一坛女儿红啦!”

    四女都很热情,笑眯眯打量着方寒。

    “方寒,有没有媳妇?”精致瓜子脸的苏怡容笑问。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伯母,我有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别艹这闲心了,这小子女儿缘好得很,我是拍马赶不上的!”白希云摆摆手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