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56章 进入
    “希曼!”安妮蹲地上拍拍希曼,指指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蹲下抚摸着希曼,笑道:“真是一条好狗!”

    “希曼?”安妮惊奇的看着拉多拉多犬。

    希曼在方寒的抚摸下露出享受神情,一点儿没戒意,安妮瞪向方寒:“你对它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:“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“好吧,进屋!”安妮哼一声,起身上了高尔夫球电车,方寒坐到她身边,淡淡的幽香飘进鼻里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果然混血儿有优势,欧美人多数有体味,需要香水掩遮,安妮科尔也有,却是淡淡幽香,身怀异香,老天还真是对她够好的!

    高尔夫球电车启动,希曼跳到后座,威风凛凛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车子过了小河上的桥,终于来到别墅前,安妮下车往里走,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你可以在二楼挑一间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需要两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两间?”安妮扭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一间练功室。”方寒道:“我每天修炼,需要绝对的安静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安妮想一下,指指东边的别墅:“需要绝对安静的话,那就去那边的房间吧,那边没人住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要跟你住一起。”

    安妮大眼再次瞪大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住隔壁,便于应付紧急情况。”

    安妮哼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请他过来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,哈里夫斯是条疯狗,什么疯狂的事都干得出来,不敢说不会闯进来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走一边说,希曼埋头紧随一声不吭,快到别墅时,两人进去它则进了旁边精致的狗舍。

    别墅内富丽堂皇,奢华无比。

    方寒暗自摇头,不动声色的问:“这里住着几个人?”

    “四个佣人,两个园丁,两位厨师,一个管家。”安妮道。

    她进了屋,拍拍巴掌,顿时出现一个中年女子,身段儿苗条,面容姣好秀丽,年轻时一定是位美人儿。

    她神情严肃庄重,静静来到安妮跟前: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塞西莉亚,把他们都找来。”安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塞西莉亚点头,拿起腰间的步话机低声说两句话。

    她说完之后,静静站在一边不言不动,好像一个机器人。

    安妮道:“塞西莉亚,这是方,方寒,我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方先生。”塞西莉亚对方寒道:“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,我会竭尽全力满足。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谢谢你,塞西莉亚。”

    安妮道:“塞西莉亚,方是华国人,喜欢中餐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找一位精通中餐的厨师。”塞西莉亚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没反对,对他来说饭很关键,一天到晚吃牛排也是折磨,有厨师做饭最好。

    他轻咳一声道:“厨师最好精通药膳。”

    “药膳……,明白。”塞西莉亚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本,抽出笔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安妮疑惑的道:“药膳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药膳是中国饮食的精华,可惜精通的人越来越少,国内寥寥无几,米国倒有不少。”

    一些古老传承在中国已经断绝,多数被建国初期的十年浩劫斩断,在国外传承下来。

    三人说话功夫,陆续过来几个人,多数年纪大的,没年轻小伙子与姑娘,显然安妮更信任年纪大的人,对年轻人不放心。

    安妮介绍他们认识方寒,然后挥挥手,众人散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挑了安妮隔壁两间屋子,宽阔明亮,南面的墙由落地玻璃构成,光线全部进来。

    屋里东西都齐全,被褥衣衫,再加上他买的睡衣睡裤,不必再回去拿他自己的,可以直接住下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需要的?”安妮得意的问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,摇头笑道:“再有几本书就更好了,我喜欢读书。”

    “书?”安妮一招手:“随我来吧!”

    她转身推开自己卧室的门,南墙是落地玻璃,北墙是嵌入式衣橱,东墙挂着两幅风景油画,西墙则是从上到下的书橱,摆着密密麻麻的书。

    方寒吃惊的看向安妮。

    安妮得意的道:“我也是爱读书的!……你随便挑,看有没有合意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真是没想到!”

    安妮哼一声:“你以为在好莱坞那么容易混?一天不学习都会落后,会被别人超过去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息,真没想到安妮科尔竟然这么爱好学习,果然成名没有侥幸,都有着背后的巨大付出。

    他忽然一怔,目光落在那两副油画上:“莫奈的?”

    “你也喜欢莫奈的画?”安妮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方寒在她眼里就是功夫高手,想必一天到晚在练功,没时间学习艺术,四肢发达头脑简单。

    通过半天的相处下来,发现小瞧了他,他是个很聪明的人,绝不是自己想象的头脑简单。

    但再怎么聪明,他也不可能与艺术有缘,完全两路人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莫奈的这副画,是真迹,他当初跟沈晓欣学画时看过莫奈的画,很美很享受。

    安妮看他的表情,不由笑道:“你真懂画?”

    方寒收回目光,笑了笑:“我也是画家。”

    “画家?”安妮抿嘴笑起来,摇摇头:“真没想到呢!”

    她一直紧绷着清纯的玉脸,乍一微笑如鲜花陡然绽放,灿烂夺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信?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名气吗?”安妮问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,摇摇头:“算不上有名气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敢自称画家?”安妮哼道:“那岂不是全世界画画的都能自称画家了!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看着她:“你没看过我画的画,怎知我画得不好?”

    “画得多好?”安妮道:“有人买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看来又要打个赌了!”

    “打什么赌?”安妮精神一振,想要找回来,虽不在乎这一百万,但输了的感觉却很不爽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画出一幅画,挂到画廊里,一个月内卖不掉,我输一百万!”

    安妮马上点头:“好,我要输了,我再输你一百万!……但你不准搞鬼,偷偷找人去买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画完后交给你,不署名,你选择画廊,别让我知道!……公平吧?”

    “还算公平。”安妮点点头:“我就等着你的画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准备好工具,我现在就画!”

    安妮歪头看他:“要画什么?”

    “画你怎么样?”方寒微笑道:“你做模特。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?”安妮想了想:“可以!”

    她想亲眼见识一下他的画,难道他是想还给自己那一百万,不想贪自己的便宜,看来这人品质还不错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她对方寒和缓了一些,按一下床头的按纽,塞西莉亚很快敲门,来到两人跟前。

    “塞西莉亚,准备一套油画的工具,方要画画。”安妮道。

    塞西莉亚点点头退下了。

    安妮扭头指了指书柜:“你可以随便挑选,但记得还我,不能损坏,这些书都是我精挑细选的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明白!”

    他来到书架前,一一浏览,这里的书像图书馆一样摆放,按照目录一格一格的归类。

    这里最多的是小说,还有一些经济方面,文化,还有电影电视理论。

    方寒在里面看到了自己写的几本小说,不由笑了笑:“你读得最多的是小说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安妮点点头:“小说最有趣,其余的偶尔读一读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说有什么可学习的。”

    安妮道:“一部小说就是一段人生,仔细揣摩,慢慢细读,感觉在书里活了一次,有助于提升阅历与灵魂的重量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哦,能增加演技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安妮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她一眼,这才是演员,与她相比,李棠的专业姓差了一些,后天努力不够,更多是依靠天赋。

    看来回去后要跟她说说,需要改变自己的工作态度,更努力一些。

    方寒挑完几本书,塞西莉亚再次出现:“小姐,方先生,画室已经布置好了,西南角那间屋子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安妮点点头道:“走吧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方寒把书拿回自己的卧室,跟着两人来到西南角一间屋子,里面光线明亮,已经摆上了画架,还有各类工具,很专业的画室。

    方寒来到落地玻璃前,打量周围,下面是一片小树林,站在这里与树梢平和,能够看到树梢上的鸟儿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安妮问。

    方寒满意的点头:“很不错的地方!”

    安妮道:“什么时候开始?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安妮道:“可以!……要多久画完?”

    “中午就差不多了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安妮笑了:“你到底会不会,现在反悔来得及!”

    她可从没听说过哪位画家能这么短时间画一幅画,一幅画画上一个月两个月是经常的事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你想反悔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就开始吧!”安妮没好气的哼一声:“要我穿什么衣服?”

    “就这一身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安妮道:“不行,我先洗个澡,马上回来!”

    她说着出去了,方寒开始摆弄油彩,调和油彩是一门细功夫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安妮进来,穿了一件丝绸睡衣袅袅进来,优雅而姓感:“这一身可以吗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指指画架对面的矮榻:“坐那边,姿势随意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百度搜索“biquku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