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36章 救赎
    方寒隐在墙下的角落里静静不动,仔细观察着,他们腰上跨着枪,手里拿着酒瓶,不时狂吸一阵,喝着喝着越来越兴奋,有扭打在一起的,还有男女直接脱了裤子在**。

    他微阖眼帘感应了一会儿,目光盯住一个壮硕男子,三十岁左右,相貌平平,眼露凶光。

    去沈晓欣与妮娜家里折腾,留下烟头的就是这个家伙,方寒微眯眼睛观察着这家伙。

    他正拿着一瓶酒咕嘟咕嘟喝个不停,怀里搂着一个化着浓妆的少女,手插进少女腿子里,在三角地带摸个不停。

    方寒能清晰看到他粗壮的胳膊上汗毛浓密,仿佛猿猴,即使醉醺醺的,眼神仍透着一丝沉静。

    这是个难缠的家伙,方寒暗自叹息,不知道是不是他杀了马里昂。

    天空的那轮皎洁明月慢慢移动,方寒隐在墙角下的阴影处两个多小时,一动不动盯着那壮硕男子,看着他不停的喝酒,大手在少女身上摸索,然后脱下她裤子狠干,最终折腾得没了力气,躺在地上休息。

    方寒一直盯着他看,仔细分析观察着周围的人,看着他们狂欢放纵,好像世界末曰似的癫狂。

    那壮硕男子翻身起来,嘟嘟囔囔着来到后面墙角放水,方寒贴着墙下阴影疾走,转眼功夫到了壮硕男子身后,轻轻一探手将其制住,然后腾身翻过墙落到外面。

    壮硕男子一动不动,任他反应再快,方寒掌一贴上他肩膀,内力马上进去贴住他穴道。

    方寒托着他到了一里外的树林里,这里四野空旷唯有一小块树林孤零零的,越发空旷。

    方寒一扔,壮硕男子在地上滚了滚,能够活动了,伸手去摸腰上的枪,却摸了个空,枪已经在方寒手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壮硕男子脸色微变,双眼炯炯瞪着方寒,浑身紧绷着,努力去看方寒的相貌。

    树林里月光稀疏,两个隔着两步远,他看不清方寒的脸。

    方寒沉声道:“马里昂是你们杀的?”

    “你是马里昂的朋友?”壮硕男子皱眉道:“那咱们就是朋友了!”

    他看不清方寒的脸,方寒却能清楚看到他的每一根汗毛。

    方寒问:“马里昂做了什么事惹了杀身之祸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正查是谁杀的马里昂!”壮硕男子咬牙切齿,恨恨道:“一定是马蹄帮那伙**!”

    方寒露出一丝笑容,摇摇头:“看来你是不准备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朋友。”壮硕男子听出不妙,忙道:“咱们一定会查出谁杀的马里昂替他报仇,朋友你别搞错了,马里昂是兄弟,不是仇人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方寒似笑非笑的探身出手。

    壮硕男子猛的洒出一蓬泥沙,转身就逃,往旁边的灌木丛里钻,刚要钻进去身子一僵,一动不动停在原地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自己猜得没错,真是他们干的,至于到底有多少,还是需要口供的。

    稍一沉吟,方寒来到他身后,手按上他后脑勺,一动不动,时间仿佛静止了,只有壮硕青年慢慢颤动,化为簌簌抖动,好像触电的模样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方寒松手,壮硕男子**的倒在地上,就像一瘫软泥,一动不动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圣术不仅仅是救人,也有惩罚与其他功效的圣术,他刚才施展的是忏悔术,能够读取受术者的记忆。

    忏悔术也有其限制,不能将所有的记忆都读取,只能取一些片断,方寒先前通过谈话唤起壮硕男子关于马里昂的记忆,能够更精确的读取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马里昂被杀的经过,杀手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群人,就是里面那群家伙,他们以叛徒的罪名撞死了马里昂,他能看到当时的场景,在他们这群人的鼓掌欢呼中,马里昂绝望的逃跑,最终被车追上撞死,他有再高明的功夫也跑不过汽车。

    汹涌的杀意在沸腾,恨不得进去一个个都结果了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把杀意压了下去,微微露出笑容,原本的杀意消失得一干二净,仿佛从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他喃喃一声,朝地上的壮硕男子一指,随后消失在树林里。

    壮硕男子皱了皱眉,慢慢醒过来,只觉得神清气爽,好像从深眠中醒来,难得的一个好觉,心情也很好,仿佛心灵卸下了千斤巨石,轻松愉悦。

    他朝左右看看,骂了一句**,敲敲脑袋,竟然忘了自己是怎么到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的,一定是喝了太多的酒,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狂欢派对散没散去。

    他摸了一下腰间的枪,心静越好轻松美妙,摇摇晃晃往回走,推开大铁门进了厂区,狂欢仍在继续着,气氛越发的热烈,男男女女们彼此纠缠在一起,**声,**声,嘶吼声杂夹在一起,有的两个男人夹击一女人,有的两个女人伺候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壮硕男子摇摇晃晃来到篝火旁,往里边又扔了一个轮胎,扫了一眼,忽然发现自己刚才干的少女正在另一个壮实如熊的男人胯下承欢,婉转**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,往常他会哈哈大笑加入进去,寻找刺激,这时却觉得格外的刺眼,一股怒火冲上头顶。

    他吸气压下怒火,但一股股火不停的蹿出来,在脑海里积聚,越来越浓郁,最终化为暴戾。

    “砰!”他拔枪扣动扳指,如熊般壮实的男人脑袋像西瓜一样炸开,红的白的迸溅。

    他看在眼里,宛如炎夏吃了冰琪凌,爽得毛孔全都打开,美中不足的是有女人的惊叫。

    尖叫刺激得他火气又冒出来,暴戾之气刺激下,他再开枪。

    “托马斯,你疯了!”有人大吼。

    壮硕男人杀红了眼,哈哈大笑声中,连连开枪,转眼间倒下四五个人,于是众人拔枪还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……”一声声闷响中,壮硕男人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但他的倒下并没平息枪火,人们仿佛疯了一般,彼此对视,宛如一阵鞭炮乱响过后,人们都倒了下去,再没能力开枪,**与惨叫声连绵不绝,有的直接死去,有的还剩一口气,不甘心的惨叫挣扎。

    “喂,救命救命,这里是托马斯木工厂,我受伤了,快点儿救命!”有人艰难的掏出电话拨打救护车。

    壮硕男人动了一下,又摇摇晃晃起来,血上沾满了自己流的血,嘿嘿冷笑着扫视周围,从旁边捡起一支枪再次开火。

    砰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一连串的枪响后,周围彻底安静下来,壮硕男人把枪举到太阳穴,“砰”脑袋炸开,他直挺挺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方寒隐在暗处点点头,圣术救赎能无声无息的**纵人心,所有人不知不觉中了这圣术自相残杀,迸发出惊人的破坏力,壮硕男子最后到死也要杀了同伴证明救赎的霸道。

    这一会儿功夫,里面已经没了活人。

    他轻飘飘离开,无声无息,当天晚上他就坐上飞机返回海天,第二天中午时分,他抵达机场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小钗一身月白职业套裙,戴着墨镜,窈窕的身段儿风姿绰约,宛如大明星般气场强大,在来来往往的机场人流很显眼,宛如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周小钗看到了方寒,摘下墨镜招招手。

    方寒走过来笑道:“有劳师母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白他一眼:“事情解决了?”

    “嗯,解决了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说着一边钻进宝马车里,周小钗身上淡淡幽香飘入他鼻中,沁人心脾,他深吸一口气,笑道:“终于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说说吧。”周小钗启动车子,缓缓驶出了机场,上了通往市区的高速公路,悠扬的音乐声在车里响起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什么好说的,就是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你的徒弟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有这么个打算,本来想考察一下,没想到他命运不济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预感很准吗?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可能感情不够深。”

    “感情能影响预感?”周小钗惊奇的扫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想来想去,只能是这个原因,可惜了!”

    他收下马里昂是有用意的,想要在巴黎种下一棵种子,将来能够扩展开来,可惜天不遂人愿。

    “真是交通事故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方寒摇摇头:“是黑帮仇杀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扭头看他一眼,方寒忙道:“师母,开车呢!”

    周小钗哼道:“你给他报仇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师徒一场,这是起码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惹麻烦吧?”周小钗蹙眉道:“法国的黑帮可是有枪的,不容易对付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我办事师母还不放心?斩草除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胆大包天,心够狠的!”周小钗一怔之后摇摇头,别人都会被他骗过去,以为他宽厚温润如君子,想不到他的铁血手段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没办法,小欣还得在那边学习,不能留后患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摇摇头:“你不管那服装公司了?”

    方寒摸摸额头叹道:“实在没精力了,只能给钱,其余的让她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我会再找人管财务。”

    两人很快回到望海花园,沈晓欣与妮娜都在,惊奇的看着他,没想到他这么快回来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没多说,先坐下吃饭。

    吃饭时,沈晓欣问他怎么样了,没人打麻烦吧,方寒只是摇头微笑,不回答,沈晓欣白他一眼,不再多嘴,知道问了也没用,他怎么也不会说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汉语拼音“笔趣库”简单好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