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33章 失踪
    江小晚看到了他的眼神,大叫道:“混蛋,你看什么呀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两声,摆摆手:“继续继续,我去找师父。.”

    “混蛋,你胡思乱想什么呀!”江小晚嗔道。

    乔安娜在电脑另一头吃吃的笑,胸口颤动,暗涛汹涌,真有惊心动魄之美,对目光有致命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方寒努力移开眼,笑道:“走啦!”

    他一闪身离开了江小晚闺房,江小晚的娇斥声追过来,气极败坏,方寒摇头失笑,看来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他来到后面的屋里,敲了敲门,江承扬声道:“方寒?进来!”

    方寒推门进屋,笑道:“师父怎知是我?”

    “小晚他们进来可不会敲门,”江承正站在博物架前,拿着一个石印在仔细端量,摇摇头道:“他们等闲也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一屋子的古玩与书画,停在一张画前,是一只鹰停在悬崖边的松树上。

    这是一副山水画,却把鹰的气势表达得淋漓尽致,看得方寒身体一紧,本能的感觉到紧张。

    他凝神望向落款,扭头道:“师父,白希云是谁?”

    江承道:“这幅画怎样?”

    “精气神十足,很厉害。”方寒打量着画赞叹道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这是我师兄画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讶然:“我还有师伯?”

    江承缓缓点头,放下石印来到他身边,看着画露出回忆神色:“师兄与我的路不同,抗战时候出去后没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伯挺幸运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江承点点头:“师兄他是个有福气的,不像我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的福气还少?”

    江承苦笑叹道:“我一身武功付诸东流有什么福气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伯的修为更深吗?”

    江承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讶然,江承道:“论修道的天份,师兄不如我,他只练了一点儿粗浅的武功,不是修道的材料。”

    看方寒疑惑,江承道:“修道确实是需要天赋的,天赋不够再怎么苦练也没用,师兄他就不是修道之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,这倒是不假,修道注定只能是少数人的事,大多数人**只是做无用功,徒劳而已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师兄他不能修道,但好道,一直以为憾事,所以平时搜集一些道家秘诀,你去了之后可以讨教一番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伯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米国纽约。”江承道:“你这次去正好拜访一下,他可是百宝囊,好东西不少,好好掏一掏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答应,笑道:“师伯他有什么喜好?”

    “平生最好修道,你可以跟他切磋一下。”江承笑道:“只要有真本事就不怕他怠慢。”

    他拿起一个铜钵慢慢打量,露出迷醉神色。

    方寒跟江承看了好一会儿古玩,江小晚忽然跑进来,江小晚扯着他下山,在山下一间小饭馆里吃饭,就是当初那家,老板娘温婉娴静,风韵迷人。

    店里只有他们两个吃饭,轻柔的音乐缭绕,柔和的灯光下,两人面对面静静坐着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江小晚身前摆了一排吃螃蟹的工具,优雅细致的剔着蟹肉,一边开口道:“乔安娜不是省油的灯,你小心点儿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跟小晚姐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好姐妹。”江小晚一边吃着一边回答:“我留学的时候跟她一个宿舍,关系极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晚姐还留学的?”方寒笑道:“哪所大学?”

    “哈佛。”江小晚淡淡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失敬了!”

    依江家的地位,国内任何一所大学都能上,国外的大学则不然,人家根本不吃这一套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江小晚是凭自己的本事考进去的。

    “师姐学的什么?”方寒笑问。

    江小晚抬头白他一眼嗔道:“我在哈佛修的是西方哲学,怎么,不相信?”

    方寒忙摆手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乔安娜修的是法律,现在是小有名气的律师,是越来越难缠了,你最好别跟她斗嘴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抿嘴笑道:“你这口才,我都斗不赢甭说她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男不跟女斗嘛。”

    “她喜欢女人,所以你别有什么非份之想。”江小晚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晚姐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!”

    江小晚撇撇嘴哼道:“不是我把你想成什么人,关键你是什么人,你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不再分辩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到了那边,少跟那些女人勾勾搭搭,老实一点儿,别再把李棠惹毛了!”

    方寒只有老实听的份儿,闷头大吃。

    手机忽然响了,方寒拿出来接通,眉头挑了挑:“怎么这时候给我电话,出什么事了?……几天了?”

    江小晚好奇的看向他,方寒眉头紧皱,脸色阴沉下来,看着有点儿吓人,饭馆里的空气好像凝固了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怎么不早点儿跟我说?……报警了吗?”

    江小晚好奇的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,皱眉接着说道:“先报警,我明天就过去!……事已至此担心也没用,做最坏的打算吧!”

    江小晚心痒如挠,待他放下手机忙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法国一位朋友失踪了,三天没见人。”

    “失踪了?”江小晚皱眉道:“不会是沈晓欣吧?”

    她对方寒的几个女人清清楚楚,倒是毕竟喜欢沈晓欣,觉得她很淡泊,适合当妻子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我刚收了一个徒弟,是个法国人,没想到一回到法国就出事了,现在生死未卜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?”江小晚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仇家吗?”江小晚沉吟道:“你还是别去了,人生地不熟的,去了也是吃亏,没便宜可占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先看看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感觉到他是生是死吗?”江小晚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虽收下马里昂,但相处时间很短,也没什么感情,全看沈晓欣的面子,并没打算教多少。

    若是他亲近之人,一旦出事马上有感应,这次没什么感应,可见对马里昂并没真正放在心上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汉语拼音“笔趣库”简单好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