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22章 原因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怎么,有了什么变故?”

    “有人要顶了你。”孙明月紧绷着脸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哦,有人想代替我去米国?”

    孙明月点点头:“你说气不气人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有意思,上面怎么个决定?”

    孙明月哼道:“我今天找了局长,局长拍着**说会力挺你,但当官的话不能当真,说变就变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孟局长说话还是算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呀!”孙明月撇嘴道:“**决定脑袋,要顶你的家伙来头可不小,是副市长的儿子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哪位副市长?”

    海天的市长有一个,副市长却有六个。

    “孙长春!”孙明月不屑的哼一声:“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,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孙副市长么……,他的官声确实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尤其是身处市府大院的众公务员,小道消息之灵通超乎想象,哪位当官的有什么勾当,哪个当官的好说话,哪个清廉哪个贪婪,都知道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不过上不究下不举,看你后台硬不硬,后台硬的话根本不怕别人知道,后台不硬就得夹着尾巴老实一点儿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方寒,你不能坐以待毙,得行动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这是领导决定的事我怎么行动,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影响领导的英明决定!”

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说笑!”孙明月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李棠蹙着**的眉毛:“是呀,不能坐以待毙!”

    有周小钗与葛思壮,他几乎可以在海天横着走,但远水解不了近火,现在葛思壮进了京城,可能管不到海天了。

    他京师也里有一些关系,可这里是海天,孙长春可是地头蛇,强龙不压地头蛇,谁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出国名额找他不痛快?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吧,我会找局长谈一谈,……其实不出去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是不是男人啊!”孙明月顿时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区区一个名额,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名额的问题,是脸面啊!是尊严啊!”孙明月大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行啦,没必要这么激动,我会找局长问问看的。”

    他从没把尊严与脸面看得太重,这些虚妄的东西不值得看重,反而是束缚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孙明月指着他,不忿的叫道:“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是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男人就拿出血姓来啊,一定不能让人夺了去!”孙明月大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无奈看着她:“你呀,还是太年轻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嗔道:“不是我年轻,是你老了!你年纪轻轻的却像是老头子,一听到这种事,第一个反应不是激动,一点儿没有生气!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就是!”

    方寒就是太沉稳,什么事也不能让他激动,好像摒弃了这些情绪一样,给人不真实的感觉,有时又难免崇拜他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这种事你不去争,以后大伙都会欺负你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我的没错!”孙明月道:“你要去大闹一通,让局长看到你的强硬态度,不敢随便应付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摇摇头:“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孙明月**剧烈起伏,恨恨的瞪着他,有烂泥扶不上墙的痛恨感。

    方寒笑**的道:“看情况再说,听风就是雨的贸然找过去,没什么意思,再等等看。”

    他不显山不露水,但力量踏入世间巅峰,能够随意左右别人的生死,心境自然不同常人,气质也无形中显现,自有一股沉稳如山的气度,这才是吸引李棠与罗亚男她们的关系因素。

    孙明月盯着他半晌,扭头道:“李棠,你不管管他?”

    李棠无奈的道:“我能管得了他?!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这家伙太气人了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算了,他狗咬吕洞宾,别管他了!”

    “我实在看不过眼!”孙明月恨恨道:“要不然我才不管他呢,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!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道:“好啦,他一定是有了主意,咱们不用替他**心,交给他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孙明月扭头看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放心吧,那人去不了米国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胡来!”孙明月也是冰雪聪明的,也知道方寒莫测的手段,听他这般语气顿时警惕起来,他万一施展手段把人给杀了,确实出不了国,但那可是副市长的儿子,不是一般人!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想歪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但愿如此吧!”孙明月盯着他,想看透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方寒,明天还是去问问局长吧,也好做个思想准备,我想局长也会跟你说实话的。”

    副市长是有关系,但方寒也不是白给的,有个心理准备,也能提前走动一下关系,施加一点儿压力。

    要是真这么白白的任人欺负,将来谁还会看得起自己,欺软怕硬是人的天姓,没办法改变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点点头:“好吧,我明天会跟局长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李棠松了口气,孙明月摇头道:“没用的,局长是想把名额给你,你可是咱们局的擎天柱,可架不住副市长的威风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一个副市长不至于,还有别人吧?”

    孙明月一怔,蹙起细细眉毛,摇摇头:“还有别人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局长一向很强势,只孙副市长不能让他就范,可能还有别人一块儿压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会是谁?”孙明月皱眉道:“难道是省一级的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方寒,实在不行就找找江书记吧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江书记?”孙明月忙问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省委只有一个江书记吧?他是方寒的师兄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?!”孙明月吃惊的瞪大眼睛,随即收回来,撇撇嘴:“你还有这般硬的关系?”

    李棠笑**的道:“方寒有两位师父,一位是葛师父,还有一位是江师父,江书记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好奇的打量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摸摸脸笑道:“怎么,不认识了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!”孙明月摇摇头道:“深藏不露哇,有这么强硬的关系却不用,说你什么好呢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点儿小事不值得惊动他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一点儿小事!”孙明月啧啧赞叹,扭头道:“李棠,瞧瞧他这口气,真够可以的!”

    这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机会,要不然也不会有一个副市长顾不得吃相难看的站出来。

    只要去了这一趟米国,回来之后那就是镀了一层金,可以算是刑侦专家了,升迁起来绝对是火箭一般的速度!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啦,我会解决的,多谢你啦!”

    “哼,真是不敢当!”孙明月心里不痛快,好像白跑了一场,他有这么硬的后台,一个副市长可不够看的。

    李棠拉着孙明月的小手,笑道:“算啦,他就是这样子,甭跟他计较,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呢,走啦!”孙明月忽然想起来什么,一拍脑袋急急忙忙离开。

    方寒与李棠送她离开,回到客厅时,李棠道:“你真不去找江书记?”

    “这点儿小事还是算了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嗔道:“难道就这么被人欺负?要是江书记知道一定会怪你!……对了,你不是还挂着省保健局专家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去一趟省城,跟领导们见见面呗!”李棠嫣然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一把搂过她,亲亲她**的红唇,笑道: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“再不急,真要被人家抢走了!”李棠拍一下他胸口,嗔道:“这些家伙也太过份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想看看孟局长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他——?”李棠讶然道:“你不会是想考验一下他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你难不成是想辞职?……这最好不过了,他要真的不争气,那咱们就不伺候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李棠歪头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板荡见忠臣嘛,我想看看他的表现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法真够大胆的。”李棠笑道:“人家可是大局长!”

    PS:食言了,多写一点儿作为补偿吧,实在抱歉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汉语拼音“笔趣库”简单好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