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15章 遇刺
    议员的行程是保密的,郑局一直没透露,第二天八人来到会议室,郑局布置任务。

    他们要进行演习,方寒八人的任务是保护郑局,这次演习将没有武警配合,而有人扮演对手刺杀郑局。

    真正执行任务时,方寒他们要做的挺简单,外面三层已经把危险降至最低,武警封锁区域,排查可疑人员,放无害的人进来,若不是要展示一下**与人权,依往常的规矩,直接弄成一个真空区域,不放人进来。

    里面三层是一个弹姓的作用,在外面天罗地网都露出破绽,被人钻了空子之后,他们是最后的保护伞。

    这次演习,方寒他们将做为最外层保护网,直接面对暗杀者,他们发现不了,还有第五层,到了最后一层第六层,只能用身体挡子弹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演习难度很高,郑局将从火车站出来,只有他们八个人保护,而人群里将会有刺杀者。

    要是郑局被人刺杀成功,他们八个人将颜面无存,会进行调整,或者调整保护圈的位置,或者重派人过来,这对于重视个人荣誉的将是致命的耻辱,很难洗刷,所以他们八个人都是打十二分的精神。

    尤其方寒与孙明月,他们负责最外围的保护,是第一道防护网,要是真放人进去了,虽说情有可原,也难逃被人白眼的命运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整,方寒八人护着郑局从火车站出来。

    方寒与孙明月在前头引路,四人形成一个正方形,离中央的郑局六步远,最后两人站在郑局身边,三人肩并肩走,距离只有两步。

    周围是一块儿往外走的人群,方寒与孙明月并肩走,漫不经心,好像一对正在游玩的情侣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的速度与行人的速度保持一致,不快不慢,但前面有行人不时的停下来,或行李太沉了歇一歇,或走累了,或想慢一点儿出去,他们不时会掠过一个个行人。

    方寒忽然一探手,把一个正扶着行礼箱歇息的青年击倒,脚下却不停,惹得周围人们注目。

    孙明月怔了怔却没停步,紧随方寒身边,低声问道:“刺客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继续往前走,剩余的六人也不理会倒在地上的青年人,只把郑局护住。

    一行人又前进了十几步后,方寒忽然横身出拳,把正迎面走来的两个中年击倒在地。

    孙明月两个鞭腿,把他们踢到一边,与方寒接着往前走,他们很快出了火车站,外面是专车等候。

    方寒忽然皱眉,扭头道:“这辆车有问题,是被人掉包了的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孙明月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实际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这种事,现在的通讯这么发达,一旦有情况马上通报,不给刺客掉包的机会。

    方寒示意孙明月拉开车门,孙明月与他默契十足,缓缓拉开车门,仿佛恭候郑局进去。

    方寒忽然一蹿钻进去,然后砰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孙明月悠然的走过另一边,拉开车门,拉出一个青年,然后自己坐上驾驶位,方寒正坐在副驾驶位上。

    郑局他们走过来,他没多问钻到后面,两个青年坐到他身边,其余的坐到后面的车上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平安的回到刑警大队,中间再没起什么波澜。

    回到会议室,郑局拿着一个本子,众人坐在一起,不时的抬头看方寒与孙明月,风头都被他们两个抢去了。

    郑局轻咳一声,扫一眼安静的八人,叹道:“这次演习表现最好的是一大队的方寒与孙明月。”

    众人扫向方寒与孙明月。

    郑局道:“他们找到了所有的刺客并制服,不愧是一大队的精英!”

    他先前也有点儿看轻了两人,觉得方寒精气神平平,一点儿看不出精明强悍之处,比其余人都差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次演习他才知道,真是人不可貌相,方寒看着平平实实,却有惊人的实力,更胜众人一筹,怪不得一大队把人一派就什么也不管了,显然是心里有底气啊!

    众人都惊奇的朝两人望去,方寒不以为意,孙明月则骄傲的哼一声,昂头挺胸,傲视同侪。

    郑局看得微微一笑:“他们的成绩最好,第四层的位置确实最适合他们,不再更改了!”

    方寒无所谓,孙明月却有些不开心,皱眉嘟嘴。

    郑局又说了几句,点明他们护卫的漏洞与不足,然后宣布散会,至于什么时候议员过来,另行通知,他们也不要去打听,违犯纪律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出了会议室,方寒与孙明月也离开,坐上她的路虎,孙明月哼一声道:“郑局怎么回事,对咱们有偏见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不挺好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这样的成绩还打动不了他,真是气人!”孙明月发动汽车,踩一脚油门猛的冲出去。

    方寒一下贴上座背,摇头道:“行啦,消消气儿,没什么大不了,第几层都一样!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一样呢!”孙明月扭头瞪他一眼:“第四层根本一点儿不重要,咱们应该是最里面一层的!”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看前面!”

    孙明月忿忿扭过头去哼道:“我本以为凭咱们的本事,在演习里一定会大放异彩,然后调入内圈,没想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行啦,别那么小气,这么一点儿功劳有什么可争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我没有政治觉悟呢~”孙明月哼道:“这次只是开头,往后还会有贵宾来,保卫也会依照这次的布局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摇摇头不再劝,这确实没什么可说的,她的想法也没错。

    一口气开到了望海花园,方寒下车后挥挥手,孙明月开着车转眼消失了,说好明天再接他。

    方寒第二天早晨刚吃完饭,孙明月一阵风般进来,脸色紧绷着很严肃,方寒疑惑的看看她。

    孙明月没卖关子,沉声道:“约翰遇刺了!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:“他过来了?”

    孙明月皱眉道:“昨晚就抵达了市里,是高度机秘,结果一出机场大厅就遇到狙击手射杀,目前还没脱离生命危险!”

    这么做明显是不信任他们,没有通知他们参加安保,感觉很别扭,但再别扭也没约翰遇刺重要。

    PS:实在不好意思,原本以为上午能补一更,但又有事缠身,食言了,实在对不起!再次道歉!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〖笔趣库 www.biquku.com〗汉语拼音“笔趣库”简单好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