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11章 劝说
    这一次他们都看清楚了,方寒步伐与手掌比马里昂快了一倍,所以马里昂根本打不中方寒,即使他的手臂比方寒长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妮娜“哦”的赞叹一声,用僵硬的声音唤了一声:“功夫!”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是功夫。”

    马里昂踉跄一下后呆呆站在原地,回想刚才的感觉,方寒笑了笑,坐回椅子里,拿起果汁喝一口。

    良久过后,马里昂才回过神,扭头看向方寒,神情很复杂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妮娜道:“亲爱的,功夫比拳击厉害呀!”

    马里昂不甘心的缓缓点头,叹道:“方,这么快的拳速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他的拳头快是出了名的,在拳击场上是佼佼者,方寒要是快他一点儿,他也不会觉得怎样,但快了一倍,根本超出人类的极限了!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功夫。”

    马里昂盯着他,皱眉道:“不能说吗?”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马里昂,中国的功夫讲究的是传承,非常注重这个,绝不能外传的,就好像厉害的武器,要小心谨慎的赠人。”

    马里昂皱眉道:“那要怎么才能说?……要不,我拜你为师吧!”

    他对方寒的拳速惊异而渴望,要是自己能够这么快,那真是拳坛无敌,金腰带会一条一条把自己堆起来!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了起来,摇摇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再次无奈的苦笑:“马里昂。不是什么人都能成为他徒弟的,当初有一帮人在他跟前跪了很久,他才收进门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怎么做?”马里昂不耐烦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你想练武的也不难,想必巴黎有不少的中国武馆,你可以去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行!”马里昂摇头道:“他们太差劲,打不过我!”

    他曾一度痴迷功夫,学过拳击之后,挑战过几家中国武馆,还有韩国与日本的武馆,结果都没有敌手。所以他很失望。也对功夫不屑一顾,没想到失望之际,最遇到真正厉害的功夫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是他们没派出高手罢了,其实有很多高手在。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没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?”马里昂皱眉道:“你们中国人想事情太复杂。太累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这倒不假。”

    妮娜拉着沈晓欣的手。娇笑道:“沈——!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我真没办法,妮娜,这是悠久的传统。不能违背的,你就体谅一下吧!”

    妮娜问:“那马里昂没办法学到功夫了?”

    “有一个办法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妮娜忙道:“快说快说!”

    沈晓欣看一眼方寒,笑道:“可以去中国,中国有很多武术家,马里昂可以去那里拜师,能学到中国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妮娜看向马里昂。

    马里昂看看方寒,他还是想跟方寒学:“方,你为什么不能拜你为师?我想跟你学习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道:“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钱。”马里昂忙道:“多少钱都行!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笑道:“不是钱的问题,我确实没有精力传授,我还是一个学生,学业挺重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马里昂无奈的叹气,很遗憾,看出方寒神情坚决,怕是没什么希望了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一眼妮娜,忽然有了算计,妮娜与沈的关系很好,沈只要说好话,方一定会答应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妮娜与马里昂离开后,沈晓欣与方寒回到客厅,坐到沙发上说话,沈晓欣切了水果,两人拿牙签一块一块吃。

    沈晓欣拿纸抹一下嘴角,微笑道:“方寒,马里昂这个徒弟不错呀,真的不收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道:“好狠斗勇,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挺稳重的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骨子里透着凶气,真练好了功夫,杀人不在话下,还是少惹麻烦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多可惜。”沈晓欣道:“这个时代真心喜欢功夫的不多了,那些在武馆练武的,都是强身健体而已,没有人像你一样下苦功练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是啊,这个时代很少有人为了练武而吃苦了,这么下去,真要断了传承!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是外国人?”沈晓欣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武功失去了原本的意义,不再是最致命的武器,当然不必局限于国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收他?”沈晓欣皱眉道:“不会就是因为他的性格问题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讶然道:“真是因为性格?我看他体格很好,根基很好啊,真的练武会很快就成材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性格决定命运,他喜欢争强斗胜,最好还是别学武,否则就是取祸之道!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沈晓欣无奈的摇摇头:“谨慎得过头,没有争胜的心怎能学武,怎有拼命苦练的动力?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,片刻后缓缓点头,这倒也是,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,没有刺激与动力,很少有人能苦练。

    自己要不是因为要复活父母,也不会咬牙苦练,达到今天的成就,换成另外一个人,没有动力源泉怎能吃那个苦?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况且说,与国内不同,这里的人遵守法律敬畏法律,法律的约束力比门规更强,况且真要犯罪,不练武也一样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头:“你是替你那个朋友当说客的吧?”

    沈晓欣抿嘴轻笑道:“我是觉得吧,这个马里昂还算可以,人品是信得过的,收了当徒弟能帮你不少忙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哪需要帮忙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白他一眼:“你不是要开成衣厂嘛,难道不需要这里?”

    巴黎身为世界时尚的重都,服装设计集中地,他想开制衣厂怎能脱离这里?

    “……再说吧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你一等,我耳根子不能清净了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起来:“妮娜那么难缠?”

    “她也算是很有名气的歌手了,可一点儿没架子。”沈晓欣笑道:“她就是把歌手当成一种职业,与国内的截然不同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她心态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她很聪明,善解人意。”沈晓欣道:“我们很处得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就是看男人的眼光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轻笑道:“马里昂也不错嘛,高高大大,性格憨厚,是直肠子,没什么坏心眼。”

    “是个好色的!”方寒哼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他们法国男人都这德性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