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07章 分手
    方寒不好意思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沈娜哼道:“小方老师,妈妈与李棠姐都不在,你可要老实一点儿哟!”

    方寒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沈娜不甘示弱的道:“我可要看住你的,要不我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“娜娜!”周小钗白她一眼:“齐海蓉是天娱的老总,两人差了一大截呢,没什么不放心的!”

    她这话算是自我安慰,说话时余光紧盯着方寒,不放过他脸上的细微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方寒喜怒不形于色,镇定如常,她看不出异样来,稍微放心又马上提起来,太平静了也有问题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来到二十二号别墅,按了门铃后进去,齐海蓉正在厨房,戴着围裙,从烤箱里拿点心,香气四溢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笑了起来:“齐总还有这一手呐,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啊!”

    齐海蓉脸色不太好看,横他一眼:“我还有好几手呢,少见多怪!……先坐下开酒吧,我马上好。”

    “醒好酒了?”方寒拿过醒酒器,又从上面橱子取两个酒杯,放到茶几上,自己坐进沙发里。

    齐海蓉随后端着两种点心,两个瓜果进来,方寒已经把酒斟上,两人轻啜一口,取用点心。

    榴莲酥入嘴即化,又香又甜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吃这个你不怕发胖?”

    榴莲酥好吃,有剧烈的幸福感,但热量巨大,很多爱美要保持身材的女人只能眼巴巴看着不敢吃。

    齐海蓉哼一声:“胖就胖吧!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她脸色,笑道:“怎么回事,受欺负了?”

    他原本是开玩笑,齐海蓉身为天娱总裁,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儿,谁敢欺负她,所以好笑。

    “嗯,我挨了一顿骂!”齐海蓉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沉吟道:“你大姐?”

    齐海蓉咬着牙恨恨道:“今天大姐把我找去,给我做思想工作,整整一天没放过我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念叨了一天?”

    “幸灾乐祸!”齐海蓉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收敛笑容:“你大姐知道你的心思吧?”

    “她又不伤!”

    “那她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想法?”齐海蓉恨恨道:“别的不说,就抓住了年龄说事儿,翻来覆去说咱们两个不合适,你太年轻,还没到定姓的年纪,我真要跟了你一定会反悔,不会幸福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一般来说你大姐的话不错,我们接触毕竟还是太少,他们还不了解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她说了,她不信。”齐海蓉无奈的摇头:“一个劲儿的反对,甚至还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笑道:“赵夫人还有这一面?”

    “哼,她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”齐海蓉哼道:“别看着柔柔弱弱的,完全是伪装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的想法呢?”

    齐海蓉露出笑容:“当然要跟他们对着干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齐海蓉忙道:“你要打退堂鼓?”

    方寒拿起酒轻啜一口:“其实事情发展到此该结束了,你达到目的,看到赵总对你的感觉了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皱眉:“你真要撤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再这么折腾下去也没什么意思,徒伤你们姐妹感情,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齐海蓉大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你还没玩够?”

    “挺好玩的!”齐海蓉笑了起来,摇头道:“就是要气气他们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倒成你报仇的工具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?!”齐海蓉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叹道:“是,我不想再胡闹了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蹙眉:“你是怕我姐夫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是怕他。”

    “胆小鬼!”齐海蓉哼道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方寒根本不害怕赵天方,再怎么着也是一家人的救命恩人,赵天方再胡来也不能恩将仇报,否则难有立足之地,即使是海天首富也不行,谁敢帮他,跟他做生意!

    她就是见不得方寒自信满满的样子,想要刺激一下他,看他生气发火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:“你说再闹下去会有什么好事?赵总会喜欢上你?我看不见得吧!……你其实是不甘心吧?”

    “是,我不甘心!”齐海蓉大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甘心这么多年的感情付诸东流,没有一点儿回报,所以想让赵总痛苦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瞪着他:“这么做有什么错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与其说是折磨他,不如说是折磨你自己,这又是何必呢,你该明白,感情是没有公平可言的,该放下就放下吧!”

    齐海蓉紧抿着唇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方寒上前把她搂进怀里,拍拍她后背:“你不是还有我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该抛下我时就抛下?!”齐海蓉闷哼一声,趴在他怀里没有挣扎,感受着他怀抱的温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咱们明着是分开,暗中往来就是,他们总不能一天到晚的盯着你吧?”

    “你得了吧!”齐海蓉捶一下他后背:“你还有李棠,有沈晓欣,还有别的女人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一口气,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一个致命伤,女人一碰上这个马上会撤,再优秀也没用,尤其是那些优秀的女人。

    自己能拥有李棠与沈晓欣,根本原因是救过她们姓命,她们才能够容忍,也不知道能忍到什么时候再爆发。

    他设身处地的想过,喜欢一个女人,即使她再优秀,能够忍受她还有别的男人吗?所以他理解李棠与沈晓欣,对她们越发温柔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咱们是该分开了!”齐海蓉起身离开他怀抱,摇头道:“我已经老了,是该找个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大姐说得对,得找个可靠的男人,往后搭伙过曰子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分手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咱们往后别见面了!”齐海蓉缓缓点头,紧抿着红唇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了起来,道:“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!?”齐海蓉淡淡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盯着她:“你来真的?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这么下去还是没结果,我已经受过一次了,不想再这样,所以还是算了!”

    方寒盯着她一动不动,齐海蓉转身上楼,不再出现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沙发上,一会儿过后,长长叹了口气,不知道该不该主动出击,与她的感情没李棠那么深,要放了她吗?

    屋里灯光柔和,一片安静,他的心却起起伏伏。

    PS:状态一直不好,身体也不好,所以写得很少,一般晚上更,偶尔多写,也在中午两点左右更一次,实在抱歉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