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06章 劝阻
    方寒沉下脸来,怒气在胸口涌动,想喷薄而出。

    江小晚斜睨他一眼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小晚姐,你知道你现在的位子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江小晚点点头道:“但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,他们做梦都想得到这位子,我偏偏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爱一行干一行,与干一行爱一行,其实结果是一样的,就看你怎么样,怎么调节,稍有不如意就退缩,不想干了,做什么能长久?小晚姐你现在喜欢什么?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我喜欢拍摄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小晚姐你没拍摄的天份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江小晚瞪着他哼道:“干嘛生那么大的气?老爸都没这么生气好不好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无奈的道:“我是怒其不争,这是个多么好的平台,你偏偏不知珍惜!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哼道:“有什么好的?不就是多赚点儿钱嘛,我根本不缺钱,何必再勉强自己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当然不是钱,你在这个位子能做很多事,改变很多事,这难道没有意义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意义?”江小晚哼道:“我不过是副总裁,说得不算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副总裁的职位已经足够做很多了,你在集团内部,就是一张大的震慑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烦的就是这个。”江小晚细细的眉毛蹙起来:“他们拿我当枪,太讨厌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为什么不拿别人当枪,非拿小晚姐你呢?……其实当枪又有什么关系,不是很威风吗?”

    “哼,威风什么,上次差点儿被人收拾了!”江小晚撇撇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我呢!”

    “你能救我一时,能救我一辈子?”江小晚哼一声,懒洋洋伸了个腰,慵懒而优雅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护身符还在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小晚拍拍高耸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戴着,还有这金丹,也是救命之物。”方寒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,温声道:“有了这两样,姓命无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江小晚看着手上的小瓷瓶:“这东西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救心丸姓命的东西。”方寒道:“不管多重的伤都能救回来,所以好好保存,没丢了!”

    “真有这么神?”江小晚不信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瞪她一眼,懒得分辩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收好就是。”江小晚笑**的收入包里,方寒道:“放到衣服兜里!”

    “哪有兜呀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看看她高耸的胸口,无奈的道:“你穿这些衣服太不实用!……做个绳系到胸口吧,这可是保命的东西!”

    江小晚低头看看,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又劝了好一番,江小晚最终无奈的答应,再做一段儿时间看看,实在不行真要辞职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头,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各人有各人的烦恼,不管是什么地位,如何有权有势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从京师返回,拿了一些茶业与红酒,茶业是江承得到的孝敬,是正宗龙井,至于红酒则是江小晚的。

    她身为集团副总,平时迎来送往的都是**巨富,红酒多数做为礼尚往来的小礼物,她收了不少,自己喝不完,让他捡了几支拿回来喝。

    方寒到家后,沈娜也放学了,两人凑在一起看红酒,沈娜对这些也颇为精通,一一品评,不时赞叹。

    方寒这一阵子的学习进度很快,倒悠闲下来,有张有弛,一味的求快反而根基不稳。

    很快周小钗回来,进门先换了衣衫进厨房做饭,她手脚麻利,一会儿功夫做好了八道菜,坐在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吃饭时,周小钗说道:“你跟宋月还僵持着呢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头:“我们说不到一起,谁也劝不了谁,我主张收购,她非要从小作坊做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急于求成了。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师母,这是什么时代啦,发展的脚步容不得你一步一步来,根基可能不稳,但哪有十全十美的事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沉吟片刻,慢慢点头:“你想清楚了,想做短平快,可以收购,加快进度,你想做成持久的品牌,就得一步一步来,一步也不能偷懒,从小做大,一点一点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苦笑:“就怕别人不给你壮大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竞争的残酷一直存在,你收购了企业也一样,实力不够很难生存。”周小钗摇头道:“企业想发展是没有捷径的,得下笨功夫死功夫,实业跟金融是完全的两码事,方寒你该换个思维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先听宋月的,让她忙活吧。”周小钗笑道:“给她三个月的时间,看看效果怎样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一直在忙着干呢,我不同意却没阻止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有一个当老板的气度!”周小钗笑道:“有容人之量,能容忍违逆,难得!”

    她对方寒这一点最佩服,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,器量是男人的根本,容不了人很难成事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是师母派的,我是相信师母的眼光,所以不同意也让她做,错了再说呗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反正你年轻嘛,失败不要紧,……我一直想问,你怎么忽然有了办企业的想法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虚荣心做怪吧,在这个社会生存,没有地位很难获得尊重,即使你再强大。”

    他其实是不想委屈了李棠,没有一个相当强大的身份,好像她目光不怎么样,被人嘲笑。

    “这倒不假。”周小钗点点头:“现在的人只认衣装不认人,确实需要一个相当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强大是需要证明的,需要表现出来,否则人们是不相信的,而这个社会是尊重强者,绝不同情弱者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但愿能做得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绝对没问题的。”周小钗笑**的道:“有我帮你呢,再者说,你的眼光也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沈娜忙道:“小方老师绝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三人正在说话,方寒手机响,走过去接起来,是齐海蓉的打来的,懒洋洋的让他过去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听得出她心情不好,只能无奈的跟周小钗说。

    周小钗横了他一眼,强忍着没训他,只是摆摆手,让他先去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