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05章 辞职
    她看看床,挺整齐的,显然他昨晚没干什么坏事,如今不见人影,倒是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她有点儿后悔,昨天好像拿他撒气,说话又重又伤人,现在清醒,觉得自己过份的。

    她扭头看看身边的位子,空荡荡的,心也跟着空荡,这个死家伙,悄无声息的跑了,难道真要跟自己分手?!

    她正要起来,方寒进来,端着一个盘子,盘子里是豆浆与包子,香气四溢,闻之流口水。

    他笑**坐到床边,把盘子放到床头柜上:“醒了?感觉怎样?”

    “还好呗。”齐海蓉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,不想喜形于色,让他太得意,哼道:“你怎么还在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在?”方寒笑道:“难不成把你丢在这边?……头不疼吧?”

    “不疼。”齐海蓉哼道:“是你动的手脚吧?”

    方寒医术高明,轻轻按摩几下,就能去宿醉引起的头疼,她试过几次,百试百灵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效就好,先洗漱带是先吃饭?凉了可不好吃了!”

    “吃饭吧!”齐海蓉道。

    方寒拿了一张床单铺上,然后把盘子放到上面,接着钻进被里,两人就在被窝里吃早饭。

    齐海蓉感觉自己被一股温馨包裹着,浑身暖融融的,说不出的舒服,很想一直这么呆着。

    但吃得再慢,终究是要吃完的,方寒拿了盘出去,回来后邀请她一块儿出去走一走,消消食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别墅在草原上漫步,早晨的俱乐部很安静,还没什么人过来,露水与青草混合的气息,既清新又凉爽。

    方寒神情悠然自得,享受着大自然的宁静。

    齐海蓉张开双手做拥抱状,深吸一口气,露出笑容,清新的空气让她的心情跟着变好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睡一觉好像什么都不重要了吧?”

    齐海蓉扭头横他一眼:“怎么不重要,大姐一定要唠叨的,我最受不了她的唠叨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有人唠叨也是一种幸福!……我今天有事,不能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用你陪了!”齐海蓉没好气的笑道:“好像咱们真是情侣似的,好了,忙你的吧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趁着周末,再次来到京师,看望师父葛思壮与江承。

    葛思壮忙得厉害,出去执行秘密任务,一个月没回来了,只能与师公聊了半天,来到江承家。

    江承正在树林边散步,看到他进来招招手。

    方寒扬声道:“师父,我先把酒送进去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江承摆手,方寒先进了屋,把酒放好,再大步流星来到树林边,笑道:“小晚姐不在?”

    “她去打高尔夫了。”江承打量着他道:“你小子,现在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呐,又有什么事吧?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确实有事,最近也不知怎么了,不管怎么苦练,就是原地踏步,特意过来求教师父的。”

    江承沉吟道:“看你精气神越发温和,还是有进步的。”

    他看不出方寒的修为深浅,因为两人差了不少,但给他的感觉是越发危险了,更强了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头:“这真不算进步。”

    江承道:“你想练丹法?”

    方寒现在还没开始练丹法,江承一直想自己先恢复修为,把功力提上去,有了经验才能指点方寒,否则太危险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江承摆摆手:“不行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父,我觉得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,不行就是不行!”江承没好气的道:“你现在这种修为,可谓天下无敌了,别贪心不足!”

    方寒刚一张嘴,江承接着道:“要练丹,起码再等十年!……等你有了孩子再说吧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那我只能这么干瞪眼?”

    “接着练呗。”江承道:“你现在还年轻,况且练功如调弦,松紧有致才行,你一直绷得太紧了!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好啦,你正是大好年华,别一直埋头苦练,向小晚学习,也出去玩玩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摇头,他还有父母得救呢,哪能耽搁太久!

    他正跟江承说话,手机铃声响,江小晚打电话招呼他过去,要考校一下他球技有没有进步。

    方寒想拒绝,江承忙摆手:“去吧去吧,好好玩一玩放松一下,小小年纪别活得这么累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他到了高尔夫球场,江小晚正一个坐在草地上,百无聊赖,看他过来,忙招招手。

    方寒走到近前,江小晚比以前更漂亮了,白里透红的瓜子脸,五官精致,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打个招呼:“小晚姐,怎么没人陪了?”

    “甭提了!”江小晚嗔道:“真是见色忘义,男朋友一招呼,马上丢下我跑过去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也该找男朋友啦!”

    “又来了!”江小晚瞪他一眼:“走,打球去,今天我可不会让着你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道:“好好,咱们真打!”

    两人摆开阵势打了起来,你一杆我一杆,难分上下,他一直控制着自己的精度,保持与江小晚的胶着状态。

    江小晚化悲愤为力量,发挥得极好,连赢了两盘,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方寒看得出江小晚心里不痛快,好像不仅仅是因为被闺**抛弃了,而是有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江小晚不说他也不多问,只陪着她打球,打完球后一块儿吃饭,没回江家,在外面一家饭店吃。

    方寒劝她喝酒,想让她喝醉了**一下,没想到江小晚不想喝酒,两人只是吃饭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,开口询问到底怎么回事,有什么心事。

    江小晚在灯光下越发楚楚动人,妩媚如水,她手拄着下颌,幽幽叹口气:“我要是不当这个副总,你说我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:“不干了?……小晚姐,是不是有人欺负你?”

    “谁能欺负我?”江小晚没好气的瞪他一眼:“是我自己厌倦了,实在没意思,浪费生命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一天到晚看到那些破事儿,心都不知不觉变成灰色了!”江小晚蹙眉哼一声道:“我可不想未老先衰!”

    “小晚姐你要辞职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还真需要勇气!”方寒苦笑。

    一个巨无霸公司的副总裁,这对平民百姓是可望不可及的位置,再天才,再努力奋斗,几乎一辈子也坐不到这个位子,她却要辞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