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04章 地产
    赵天方打电话给齐海蓉,让她到别墅去,有事要商量。

    两人到了别墅前,方寒抬头打量,推测着赵天方的反应,会是勃然大怒,还是不形于色?

    齐海蓉扭头笑**看着他:“害怕了?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道:“你想好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可怕的!”齐海蓉歪头看着他:“对上我姐夫,是不是胆怯心虚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有点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什么。”齐海蓉笑**的道:“他多大,你才多大,而且他的地位远在你之上,你底气当然不足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他心坚意硬如剑,能斩断恐惧担忧等负面思绪,但不想解释太多,越解释越没用。

    齐海蓉深吸一口气,给自己鼓劲儿:“走吧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她现在就心虚,怕是不妙,赵天方一眼就能看穿,好在两人确实有**之亲,相处时有若有若无的暧昧,让人莫辨真实。

    她要挽方寒的胳膊,方寒忙道:“别,太刻意不好,自然一点儿,最好加点儿掩饰,他反而更容易看出来,不会怀疑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打量他两眼:“你骗人的本事倒不俗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,两人进了别墅,赵天方与赵语诗正在沙发上说话,赵天方笑**的跟赵语诗绊嘴。

    赵天方穿了一件灰色西装,庄重大气,赵语诗则一身T恤牛仔裤,纯净无瑕,青春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看到两人进来,赵天方怔了一下,招招手笑道:“方寒,快来坐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赵叔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赵天方摆摆手:“这话太见外了,这次要不是你,语诗妈要遭罪了,我还没感谢你呢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举手之劳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斜睨他道:“你这人忒虚伪,明明能治好,非推来推去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这次我是真的没信心,只能试试看,治好是侥幸而已,真要有把握,我何必推辞!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这人不咋地!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不以为意的笑笑,赵天方瞪一眼赵语诗,笑道:“这丫头,都让她妈妈宠坏了!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语诗,你这么心直口快在商场会吃亏的!”

    她笑**睨了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赵语诗笑**的道:“小姨放心吧,我对他这样,对别人可是喜怒不形于色的,绝对合格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赵天方笑道:“来来,坐下说话,方寒也不是外人,……海蓉,你想好了没有,要不要入股?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算了。”齐海蓉摇头,坐到赵语诗身边,拿起葡萄酒斟满两杯,递给方寒一杯。

    方寒自然的接过,轻啜一口,看向赵天方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!”赵天方微眯眼睛,看出两人关系不正常,暗自皱眉却不露形色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**的道:“我还是专注于本行吧,房地产是好,但风险太大,万一真有问题,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她对钱没那么感兴趣,关键是事业。

    “现在建房子风险很低。”赵天方道:“只要拿出图纸,大伙会一拥而上疯抢,基本不用花太多钱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一下:“赵叔又要开发地产?”

    “嗯,弄了一块地。”赵语诗点点头道:“卖楼短平快,其实很好赚钱,海蓉这丫头也真是,送上门的钱也不赚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海蓉保守,没把握的事绝不做,要参多少股,多少钱?”

    齐海蓉瞪他一眼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就是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闲钱?”齐海蓉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我现在是一穷二白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撇撇嘴道:“要美人不要江山嘛,钱都给李棠了,你还哪来的钱!”

    齐海蓉横他一眼,撇撇嘴:“还真是痴情种子呢!……可惜他还是花心大萝卜!”

    赵天方暗自皱眉,确定两人确实有纠葛,心里很不舒服,两人年纪差了很多,不该在一起,海蓉这丫头值得更好的归宿!

    他压下心中的翻涌,暗自思忖。

    方寒不是不好,就是太年轻,两人要是差十岁之内倒没什么,或者翻过来也行,男的大女的小,现实是两人差了十多岁,还是女的大,这有点儿惊世骇俗,世俗压力很大,很难幸福,况且,方寒还有李棠呢!

    方寒不理两女的讽刺挖苦,望向赵天方。

    赵天方道:“我准备拿出一亿来启动,想让海蓉拿一千万占一股,她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,按他的计划,想先收购一家服装企业,立足之后再发展,需要资金,要不然还真能掺合一把。

    赵天方笑道:“方寒有兴趣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:“有心无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惜了!”赵天方笑着摇头:“这确实是个好机会,海蓉不再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算啦,我那边也不宽裕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能吃独食了。”赵天方笑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姐夫你放出风去,有的是人来!”

    “他们?还是算了,我信不过。”赵天方摇摇头。

    三人说说笑笑半天,方寒告辞离开,齐海蓉忙跟着一块儿走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别墅好像一下空荡荡的,赵天方皱眉坐在沙发上,拿着酒杯,放在嘴边却没喝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赵语诗过来坐到他身边,笑道:“爸,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你小姨。”赵天方皱眉。

    赵语诗笑**的道:“小姨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你没看出来!”赵天方扫她一眼。

    赵语诗装糊涂:“看出什么?”

    她暗自摇头,纸是包不住火滴,两人站在一起,那暧昧劲儿谁看不出来,不作死就不会死,小姨就是做死呀,偏偏把方寒带过来!

    赵天方哼一道:“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,你老老实实告诉我!”

    “什么关系呀?”赵语诗还抱有侥幸心理。

    赵天方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赵语诗熬不住,无奈的道:“好吧好吧,我说就是了,……他们两个是在一起了!”

    “真在一起了?”赵天方皱眉。

    赵语诗点点头道:“为了这个,李棠还跟方寒大闹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,有一个多月了吧。”赵语诗道:“至于他们什么时候开始在一起的,我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真是胡闹!”赵天方冷哼。

    赵语诗摇摇头叹道:“我劝得嘴皮子都磨破了,没用!”

    “你小姨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小姨的脾气爸你不是不知道!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赵天方揉揉眉心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我看小姨就是玩玩,方寒对李棠是绝不会放手的,小姨横刀夺爱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玩玩?”赵天方摇头叹了口气:“你呀,太不了解你小姨了!”

    “小姨总不会动了真情吧?”赵语诗笑道:“他们两个差太多了,简直就是两代人嘛!”

    赵天方叹道:“算了,我是管不了她,告诉**,让**去劝吧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我先前怕妈着急,一直不敢说,我妈病一好,小姨马上就挑明了,就是不给我妈机会!”

    先前妈妈病的时候劝小姨,小姨为了妈妈的病只能屈服,现在妈妈病好了,小姨是绝不会让步的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真不让人省心!”赵天方摇摇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爸,小姨不是小孩子了,让她自己做主吧,方寒就是花心了点儿,人不坏,顶多分手呗,没什么损失,他们差那么多,根本不可能在一起,棒打鸳鸯,反正让他们更来劲儿,不管的话,他们很快就分开了!”

    赵天方摇头:“你不了解你小姨!……不行,让**骂骂她,一定得拉她回头,别越陷越深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好吧。”赵语诗不以为然,但看赵天方如此着急,也不想违逆,骂两句也好,不能让她好受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与齐海蓉到了他的别墅。

    两人坐到沙发上,打开电视,打开一瓶葡萄酒,一边喝酒一边看着电视,两人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方寒开口,淡淡道:“失望了吧?”

    赵天方看出两人的关系,却不动声色,看似不满,却没有愤怒之感,显然不是嫉妒。

    他相信齐海蓉也看出来了,所以她先前的猜测不成立,赵天方并没动感情,还是拿她当小姨子。

    齐海蓉一动不动看着电视,嘴也不动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做好准备吧,你姐该来棒打鸳鸯了!”

    “不用她来劝,咱们分手吧!”齐海蓉忽然扭头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着她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今天之后,咱们别再见面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起来,摇摇头:“疯了!”

    “我自作多情,我可笑,谁也别理我!”齐海蓉咬着牙,恨恨骂道:“我是天字第一号大傻瓜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这话不错,你确实傻。”

    “不火上浇油你会死啊!”齐海蓉瞪着他大声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你这叫鬼迷心窍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齐海蓉没好气的哼道:“看你就烦,赶紧走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地方,”方寒摇头笑道:“喝酒,来来!”

    他端起酒杯,齐海蓉瞪他一眼,方寒端着杯等她,她不情愿的跟他碰杯后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两人一杯接着一杯,齐海蓉心里不痛快,很快喝醉了,一动不动的睡过去,第二天一早醒来时,身边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她躺在**皱眉回想,只想到自己跟他一杯接着一杯,絮絮叨叨说着话,从小时候说起,一直到后来成立公司,如何不容易,打败了多少困难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