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02章 动心
    她原本也没抱什么希望,提名而已,已算不错了,报纸上是吹嘘自己是新一代的花旦,她没当真,报纸的话绝不能当真。

    宣布结果时,她吃了一惊却不太激动,她可谓胸无大志的典型,当演员不是为了钱,是喜欢演戏的感觉,有诗棠娱乐的股份在,她绝不会缺钱。

    世上的事就偏偏这么奇怪,她越不追求,反而越容易得奖,那些苦苦期盼的人反而得不到。

    她入行不过一年而已,得到了有人一辈子也追求不得的影后,这足以让人嫉妒发狂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奖杯摇头道:“占尽了便宜,人家不恨死你才怪呢。”

    “随他们喽。”李棠道:“我算看明白了,名利场中的人没什么可信的,不能奢望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放下奖杯:“防人之心不可无!”

    李棠斜睨他一眼:“孙甫的事是你捣的鬼,让齐总发了话?”

    方寒没否认。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你还是信不过我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好女怕缠郎,他摸准了你的脾气,你能奈他何?”

    他怕李棠揪着齐海蓉不放,先攻为妙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!”李棠蹙眉。

    她有点儿心虚,在报纸上传绯闻无异给他戴了绿帽子,让他脸上无光,也要先发制人。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道:“他继续纠缠下去,你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让莎莎教训他一顿。”李棠哼道:“看他老不老实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万一他不怕呢?……他算是摸透了你的脾气。根本不会下死手,本性善良,所以绝不会罢休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接着打,打得他老实!”李棠紧抿红唇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算了吧,他是滚刀肉,根本不怕这个,而且也不要脸皮,你拿他没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齐总一句话就把他吓跑了,真是威风呢!”李棠斜睨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道:“你再得几个奖杯。也能这么威风。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可比不了她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知趣的转开话题,笑道:“招呼大伙一块给你庆贺一下?”

    “罗亚男?”李棠似笑非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想请谁请谁,可以弄一个烧烤自助餐性质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李棠摆摆玉手道:“已经在宿舍庆贺过了!……罗亚男现在也厉害了,名气可不小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斜睨着他。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瞪她一眼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没再约会吧?”李棠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方寒哼一声:“你真够无聊的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对了。听王莹说。最近有人追罗亚男呢,很痴狂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王莹怎没跟我说?”

    “怕你有什么想法呗。”李棠淡淡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看着她,没好气的道:“行了吧你!”

    他识破了李棠的谎言。是在试探自己呢,王莹是存不住话的,真有追求者的话早就跟自己说了。

    他跟王莹宋玉雅现在每星期见一次,一块儿上法语补习班,每次下课都要一块儿吃夜宵,住到他的别墅,可谓无话不谈。

    他上前一把将李棠搂进怀里,亲了亲她诱人红唇,不让她再说话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李棠与他刚缠绵两天,又要离开,接到了一个好剧本,想要趁着天还没热,赶紧拍完了。

    方寒很无奈也只能放行,剧本他看过,确实是好剧本,而且是好导演,无法拒绝的诱惑。

    他推测,要真能顺利的话,李棠说不定还能得奖,再来一个影后,那真的成就非凡,底气十足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她事业上升的关键时候,他不能拖后腿,只能支持,李棠也依依不舍,实在不想离开。

    原本按她的脾气,动极思静,静极思动,拍完戏要歇一阵子,闲得无聊才会想着接戏。

    这一次她跟方寒还没缠绵够就要接戏离开,实在惆怅难言,关键是罗亚男给了她无穷的压力,罗亚男现在成了名作家,又是美女主持人,将来会越来越好,自己可不能输给她,所以要努力拼搏一番。

    方寒很明白她的心思,却没多劝,一旦劝了反而让她不开心,不如装作不知道,支持她的努力。

    李棠进入剧组之后,方寒再次闲下来。

    这天傍晚时分,他忽然接到了齐海蓉的电话,两人很久没联系了,好像忘了彼此。

    接到电话,方寒没多说,来到了她的别墅,她正一个人喝着红酒,神情悠然自得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他原本以为齐海蓉遇上了什么愁事,所以要找人聊天,发泄一下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件粉色睡衣,优雅而妩媚,笑眯眯指了指沙发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她身边:“有什么喜事儿?”

    她眉眼间透着一股喜意,方寒一眼看出来,她是心中高兴,是找自己分享兴奋了。

    “是有一件好事。”齐海蓉笑眯眯点头,妩媚而动人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去厨房拿来一个酒杯,替自己斟上,笑望着她:“有什么好事?”

    “姐夫对我好像动心了。”齐海蓉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皱,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齐海蓉兴奋的道:“今天我去他办公室时,他看我的眼神不太对,不是原来那种眼神了!”

    方寒只觉一股郁气堵在胸口,沉着脸哼道:“你不是对他死心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死心了。”齐海蓉笑眯眯的点头:“但现在又有点儿动心了,你是奇怪不奇怪?”

    方寒冷冷道:“你不会是错觉吧?”

    “嘻嘻,吃醋了?”齐海蓉咯咯笑起来:“我说方寒,你不会对我真的动情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动情又如何?”

    齐海蓉轻笑一声:“那我可劝你,别自讨苦吃,咱们两个就是互相抱团取暖的,没感情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能断定赵总对你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没谈过什么恋爱,但不是傻瓜好不好?”齐海蓉白他一眼道:“姐夫确实动心了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那又如何,你想回到他身边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当然不会喽。”齐海蓉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口不对心!”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齐海蓉是动心了,只要赵天方再招招手,她一定难以拒绝,乖乖跑回去。

    毕竟是暗恋了几年,自己与她的感情与之一比,简直不值一提,让他心口堵得厉害,恨不得痛骂她一顿,让她醒一醒。

    齐海蓉端起酒杯轻抿一口,红唇被酒润得越发娇艳,她眼波迷离,若有所思,神态诱人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