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99章 救命
    李棠道:“总不能见死不救!”

    李雨莎犹豫,迟疑道:“救了他,咱们万一遇上什么意外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救了再说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犹豫不决,她的任务是保证婶的安全,这救命的东西是叔的一番心血凝结,太珍贵了,再弄一个没那么容易,岂能随便用在别人身上。

    不过她看着孙甫躺在床上,浑身缠满了绷带,马上就要丧命的样子,也于心不忍,非常纠结。

    “再怎么说是一条人命,怎能见死不救?”李棠没好气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李雨莎叹道:“每天都有人出车祸死,救不过来那么多呢!”

    她对孙甫一点儿好印象没有,就是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,只会花言巧语的哄姑娘,根本不是什么好人,救了也白救。

    但李棠的话又不能不听,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好吧好吧,婶你既然要救,那就救呗,叔一定会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吧。”李棠皱眉。

    她能想象得到方寒的心思,这救命的金丹可不是一般的东西,他耗费庞大的心血制成,救别人还罢了,救孙甫,他绝对会怒气冲天。

    “你是李棠?”一个五十左右的老头过来,冷冷瞪着她。

    他身材魁梧高大,脸色冷硬,一看就知道不是善茬儿。

    李棠看看他,缓缓点头:“我是李棠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孙甫的父亲!”老者冷冷道:“你们走吧!”

    李棠皱眉看着他。

    李雨莎哼道:“老人家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……孙甫受伤我们也担心。老人家你这是什么态度?!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老者冷冷道。

    儿子现在躺在床上生死未卜,根子就在这个李棠身上,因为她,甫儿喝醉了酒开车,才酿成这个惨剧。

    他没动手揍人已经是修养极好了,一刻也不想看到她们!

    李棠道:“老人家,我想尽尽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看到你们!”老者不耐烦,声音提高。

    人们的目光望过来,疑惑的看着李棠,随后传来窃窃私语。彼此似乎明白了李棠的身份。目光越发怪异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能救他!”

    “嘿,好大的口气!”老者阴沉着脸冷笑:“你还是神医不成?”

    李棠强忍着气,平静的道:“死马当活马医呗!”

    “你才死马!”老者顿时怒了,大喝道:“你给我滚——!”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婶。算了!”

    李棠粉脸罩霜。强抑怒气没甩手就走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婶。咱们走吧!”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婶——!”李雨莎不满的道,人家不领情那就算了,是孙甫命该如此。

    老者嘴唇颤抖。怨恨的瞪着李棠:“要不是你这个狐狸精,甫儿他也不会这样!”

    李棠皱眉,懒得解释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你这老头讲不讲理啊!是孙甫死缠烂打纠缠我婶,他喝了酒还开车,自己找死怨谁?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老者气得浑身颤抖,扑向李雨莎。

    李雨莎忙一缩身子避开,她不敢碰老头,免得被他赖上。

    一声尖厉的鸣叫突然响起,随后一随医生护士冲进了重症监护病房,拿了心脏起搏器,开始电击急救。

    老者身子一软,扶着玻璃站定,直勾勾看里面。

    众人屏住呼吸盯着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急救的医生缓缓走出来,浑身大汗淋漓,神情无奈,老者忙迎上去:“医生医生,我儿子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尽力了,他伤得太重,老先生节哀。”他摇摇头便要走。

    老者一把揪住他:“医生,救救他吧,他会挺过来的,再救救他吧!”

    两个青年医生扶住老者。

    人们都惊呆了,难以置信,孙甫这就死了?也太容易了吧?

    老者还在跟医生纠缠,李棠摇头。

    李雨莎这时也心软了,有点儿难过,低声道:“要是他刚才不拦着,这会儿说不定救活了!”

    “莎莎!”李棠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李雨莎撇撇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她声音虽小,老者好像听到了,忽然扑到李棠脚下,老泪纵横:“好姑娘,你救救甫儿吧!”

    李雨莎目瞪口呆,她没想到冷脸怒目的老头竟然会这么干,一把鼻涕一把泪看着怪可怜的。

    “婶——?”李雨莎眼巴巴看着李棠。

    李棠从怀里掏出大拇指大小的白玉瓶递给李雨莎:“给他服下吧。”

    李雨莎又迟疑了:“真要给他吗?”

    “试试看吧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老者也眼巴巴看着小玉瓶,泛着温润光泽,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,给了他无限的希望。

    李雨莎看一眼老者,无奈的点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她大步流星进去,从玉瓶里倒出一颗晶莹剔透的小丸,好像水晶珠一样的,送到孙甫张开的嘴巴里。

    她轻轻点了两下孙甫肩膀,嘴巴自然的合起来,老者顿时大喜:“甫儿?”

    李雨莎一摆手挡住他:“等等!”

    孙甫脸色泛着淡淡青气,身体还没僵硬,但已经没了生命气息,刚才那一下吞咽纯粹是李雨莎点穴所致。

    老者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孙甫,他身上的仪器都解下了,喉管开着口,遮了一层纱布。

    片刻后,老者按捺不住,吃吃问:“甫儿他……?”

    李雨莎不耐烦的看他一眼:“看他的造化吧!”

    “是是。”老者忙不迭点头。

    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在李雨莎手上,儿子是生是死全看这一回。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并不相信李雨莎,但绝望之下一缕光,悲痛欲绝之际只能死死抓住,才不让自己崩溃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孙甫忽然一颤,发出一声呻吟。

    李雨莎盯着孙甫,松了口气:“总算没浪费!……好啦!”

    “甫儿?甫儿?!”老者忙扑到孙甫身上,轻轻摇晃,孙甫慢慢睁开眼,迷茫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招呼医生过来吧!”

    她转身出了病房,来到李棠跟前:“婶。救过来了。叔的药果然神奇,死了都能救活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李棠摇头叹口气,转身往外走,李雨莎犹瞪了那边一眼。跟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场中诸人都在盯着孙甫看。没发现两女的离开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李棠回来打电话给方寒。先向他坦白了今天的事,免得他知道了会生气。

    方寒在电话里很平和,只说孙甫命不该绝。至于那救命的金丹,没了就没了,她有护身符在,没金丹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李棠好奇的问,这金丹还有吗,方寒回答没了,短期内做不出来,不过以后可能会有,所以也没什么可惜的。

    这金丹其实是圣术与聚灵符的结合,效果极好,但圣术需要耗龙元,龙元恢复麻烦,所以他能不用就不用圣术。

    李棠松口气,她先前也没想到这金丹如此神异,人都咽气了还能救回来,神乎其神。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一个小时的话,李棠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,背了一会儿台词,累了之后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随手的几天,李棠一直很忙,戏份加重,又是需要她耗尽心神才能演好的几出戏,她累得根本忘了孙甫。

    第六天清晨,她刚练完凤舞术,门铃响,李雨莎去开了门,领着孙甫与其父进来。

    李棠皱了皱眉,有些不耐烦,她实在不想跟孙甫有什么瓜葛了,麻烦无穷,怕再被沾上。

    而且她也不想惹方寒生气,万一再被记者拍到,他一定不舒服。

    李雨莎笑道:“婶,孙甫已经出院了!”

    她打量着孙甫,很感兴趣,给他吃的那金丹太神奇了,这么严重的伤竟然一下就好了!

    李棠点点头,望向孙甫:“恭喜了。”

    孙甫一脸的惭愧。

    老者脸红耳赤,感激的道:“李棠,真是太感谢你了,那天我态度不好,真是老糊涂了,千万别介意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没什么,孙甫现在没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孙甫张张嘴,最终摇摇头,说不出话来,百感交集下无言以对,看着李棠冷艳的脸庞,心神俱醉。

    老者叹道:“要不是李棠你,甫儿他真的没命了,我想都不敢想,你就是咱们一家的恩人!”

    李棠淡淡笑了笑:“事情因我而起,孙甫没事就好,恩不恩的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哪行!”老者忙摇头。

    “爸——!”孙甫忙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老者不解的看他。

    孙甫自怜的苦笑一声:“还是算了,别勉强李棠了!……咱们就先告辞了,不打扰了!”

    李棠也没挽留:“回去好好歇着吧,开车注意点儿!”

    孙甫点头,拉着父亲离开了。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,李雨莎兴奋的道:“婶,叔的药还真是神了!……要是开一家药厂,那还不发财啦?”

    “别做梦了。”李棠懒洋洋的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不是叔做的吗?”

    在她心目中,方寒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他也做不出太多,无法量产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可惜了……”李雨莎惋惜的道。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:“你是掉钱眼里了,饭做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。”李雨莎忙点头:“婶你说孙甫还会不会缠着你?”

    “不会了。”李棠笑了笑:“他没脸再见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李雨莎撇撇嘴道:“还是叔最可靠!”

    李棠白了她一眼:“没记者吧?”

    李雨莎怔了怔,皱眉道:“好像看见两个!……不会是拍这边的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完了,你叔又要生气了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