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94章 董羽
    方寒也不勉强,自己喝了一杯,拿起筷子吃菜。.

    他不像从前一样风卷残云,慢条斯理的夹菜,细嚼慢咽,从容优雅,李棠暗自叹口气,在他身边,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他身上散发着一股致命的吸引力,呆在他身边越久,感情不但没淡,反而越发浓烈,面红耳跳,醺醺如醉,感觉时间格外的快,世界格外美好。

    这是理姓难以描述的状态,也无法言喻,怎么也找不到原因,只能归结为感情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方寒一杯又一杯,不说话只喝酒,动作优雅从容,李棠却能感觉到他的惆怅与孤寂,心越发柔软,恨不得扑进他怀里安慰他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方寒抬头看她一眼,微笑道:“不吃饭吗?”

    李棠低下头,不敢跟他目光相触,慢慢夹了一根竹笋,细细的嚼,沉默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,一瓶红酒已经喝光,又打开另一瓶。

    酒瓶停住,他抬头道:“来点儿吧?”

    李棠叹了口气,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替她斟了一杯,也不多说话,只是碰了杯,他一饮而尽,李棠则轻啜一口,屋里气氛很沉默。

    喝了半晌,两瓶红酒都喝光了,方寒微醺,笑**看着李棠,李棠白玉般脸庞浮着一层胭脂红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李棠起身。

    方寒伸出手,轻轻一扯她,她摔进方寒怀里,忙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双手环抱着她一动不动,任凭她挣扎。

    李棠默默挣扎了半晌,浑身没力气了才停住,轻哼道:“放开我!”

    方寒探头吻上她**的红唇,柔软幽香让方寒沉醉难以自拔,轻啃轻咬,舌头顶开她贝齿,勾住她幽香的舌头。

    李棠鼻息粗重,不由自主嘤咛**,随后迷失在方寒的攻势里,身体软作一团,被他抱着进了二楼的卧室,落到**后被他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时分,方寒醒来时,李棠躺在他身边,恬静的脸庞透着绯红,娇艳如花。

    方寒露出了笑容,手探进被子里,偷偷摸摸爬上玉女峰,柔软与弹姓,细腻与幽香,让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李棠慢慢睁眼,朦胧的眼神扫过他,往他身上靠了靠,完全贴进他怀里,双手环住他脖子。

    方寒搂紧了她,下巴搭在她乌黑发亮的秀发上。

    半晌后,李棠忽然一转身,脱开他怀抱,双眼恢复清明,恨恨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起来,伸手一把搂她入怀。

    李棠恨恨道:“你又用这一招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啦,气该消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消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你也太过份了,总这样!”

    她又气又恼,生气方寒的厚颜无耻,恼自己的软弱,拒绝不了他,最终还是被他得逞。

    方寒温声道:“这山庄的风景不错,咱们去逛逛吧?”

    “被记者拍到又要乱说了。”李棠摇头道:“你现在也是有名有姓的了,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名气虽不如李棠,但也并非寂寂无名,种种与她的绯闻,还有与大明星赵雪怡的绯闻,都让他成了典型的小白脸。

    方寒笑**的道:“怎么,你也怕绯闻了?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哼道:“我怕什么!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不怕。”方寒笑道:“甭担心我,我就是宅男,把门一关呆上十天半个月也没关系,懒得理他们说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那好吧,你想怎么就怎么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那个绯闻男友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气你的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玩火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他就是个小男孩,没什么心机,可以做朋友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你还是小心点儿吧,每个男人都是狼,你要小瞧了一定会吃亏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明白明白,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,他也有女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她有点儿心虚,这个作法欠妥,万一真惹怒了他,后果难以预料,今后还是少做这种事为妙。

    门铃声响起,方寒忙起床,下楼打开门,李雨莎正站在外面,圆脸挂着兴奋的笑容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示意她进来。

    李雨莎抬头看一眼二楼,小声的道:“叔,恭喜你啦!”

    她其实也知道李棠的弱点,生再大的气,只要看到方寒,气很快就消了,很容易被哄住。

    昨晚李棠没回去,李雨莎就明白了,还是老一套的戏路,李棠再次被哄住,两人又合好了。

    方寒低声道:“小心点儿,她这个时候很敏感!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!”李雨莎抿嘴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李棠接着拍戏,她今天的任务很重,要拍一天的戏,方寒在剧组里看了一会儿,觉得无聊,便沿着山庄的古朴小径漫步,想游览一下这里的风景。

    做为一个依山傍水而建的古山庄,这里的风景很优美,江南水乡的气息很浓郁,方寒很喜欢。

    他走了一圈之后,来到河边,宽阔的河道上横着几条乌蓬船,他看了看,于是招手让一条船过来。

    一条乌蓬船缓缓过来,方寒正要踏上去,身后忽然有一道身影抢先一步上了船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,他早就发现了董羽,不过碍于她跟李棠的关系,不想跟她打招呼,就装作不知道,没看到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董羽竟然抢先上了船,无奈摇摇头,也踏上了乌蓬船。

    船里有一位船夫,还有一位年轻女子,五官清秀温婉,很有江南女子的灵秀气质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董羽,月白职业套装包裹着**婀娜的身段儿,**脸庞上一双眼睛弯弯如月,清澈而明亮。

    董羽也在打量着方寒,两人彼此对视半晌后,方寒露出微笑:“董女士你好,我是方寒。”

    “久仰大名了。”董羽伸出****的右手。

    方寒轻轻握一下,能感受到柔软与娇小:“我没什么名气吧?”

    “江书记的义弟。”董羽轻轻一笑,容光似乎映亮了乌蓬船内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缓缓点头:“看来是孟公子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董羽道:“他劝我别对付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打不相识,大伙化干戈为玉帛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孟凡庆真的不对付你?”董羽淡淡笑了笑,拂着裙摆坐下:“你也太小瞧他了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他不甘心吧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董羽淡淡一笑,看着船外的风景,似乎一下没了说话的兴致,故意吊方寒的胃口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