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91章 防备
    方寒皱眉,若有所思。.

    “叔你不高兴?”李雨莎惊奇的问。

    她从手机里听得出方寒的情绪,并没有兴奋与痛快,反应很奇怪,心思飞走了一般。

    方寒没说话,仍在沉吟,脑海思维如电般转动,双眼失去了焦距,一个个推测出现,马上又被否决,然后又是下一个推断。

    “叔——?”李雨莎等了一会儿,以为他挂了电话呢,忙扬声唤道。

    方寒回过神来,沉声道:“你马上把李棠送进医院,对记者宣布有人打了李棠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?”李雨莎讶然。

    随着修为精深,加上方寒的思维训练,她也越来越喜欢动脑筋,听到方寒这话,吃惊之余开动脑筋去想为什么,想得脑门儿疼也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备无患吧,……但愿是我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叔,到底为什么?”李雨莎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担心这其中有阴谋,还是防着点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阴谋?”李雨莎讶然:“什么阴谋?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剧组的人都知道他们两个有矛盾吧?”

    李雨莎哼一声道:“他们都是人精,当然看得出来,虽然董羽会装模作样,瞒不过他们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要是董羽说是李棠指使人打得她,大伙会不会信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李雨莎忙道:“婶怎么会指使人打她!”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,别人也不相信?”方寒淡淡道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况且他们宁愿相信这个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叔你是说他们都嫉妒婶呢?”李雨莎越来越聪明,一下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们对婶都很好的,除了那个董羽!”李雨莎道。

    方寒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李雨莎轻轻点头道:“是呀,他们这些人重名重利,最喜欢嫉妒别人了!婶一飞冲天,他们一定会嫉妒的!”

    “还用我多说吗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我明白啦,马上让婶住院,然后跟记者透口风。”

    “别露出马脚。”方寒道:“别弄巧成拙。”

    “叔,这点儿小事我还是能做好的,放心吧!”李雨莎道:“我有一个相熟的大夫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一下,暗自一笑,这小丫头也懂交际了,有进步,娱乐圈的人际关系格外的重要。

    自己并不擅长这个,李棠也一般,李雨莎却不同,她天生就有一股亲和力与爽朗劲儿,很容易成为别人朋友。

    她来自乡下,骨子里没一点儿傲气,又因为跟方寒学了一身惊人本事,底气很足,所以与人相处很随和大方,没有那些弯弯绕绕的心肠,更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李雨莎忽然加快速度,轻声道:“叔你就放心吧,我会办妥,没什么事我要挂了,婶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点头,挂了手机。

    他来到天方马术俱乐部,来到自己别墅,心里忽然有些惆怅感觉,沈晓欣在身边时还没觉得,骤然离开却像缺了什么似的,很不适应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来到二楼的画室,开始挥笔做画,不知不觉沉浸其中,待一副画完成时,看到了身后的赵语诗。

    她正一脸惊叹的看着画,又看看他。

    她对方寒的画艺一直很佩服,但没想到他画得这么快,随意的抹抹涂涂,一小时就完成一副震撼人心的名画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画笔伸了个懒腰:“什么时候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等你一个小时了!”赵语诗盯着画,漫不经心的回答,一边点头不已:“不错,挺不错的画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阿姨好一些了吧?”

    赵语诗扭头看他,嫣然一笑:“好多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这就好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我妈她现在能看到一点儿光亮了,这么下去,真有可能看得到东西!……你这是什么酒啊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舒肝明目的药酒,有效最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医术,还真不能不服!”赵语诗摇摇头道:“老天也太不公平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了笑。

    自己是有特殊机遇才能有这般成就,否则,再勤奋努力也不成,所以也没什么可骄傲的,并不是自己本事大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这副画卖我吧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自己留着?”赵语诗蹙眉道:“太可惜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留给沈姐的,……你知道李棠那边出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还以为你是想李棠了呢!”赵语诗撇撇嫩唇道:“原来是想你那位了,真气人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董羽被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挺高兴的。”赵语诗笑眯眯的道:“这女人就欠收拾,挨打活该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你没感觉到阴谋的味道?”

    “什么阴谋?”赵语诗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怕是董羽自导自演的一出,你得用心了,公司的公关人员要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赵语诗一怔,皱眉道:“董羽跟李棠有这么大的仇?”

    她与李棠几乎每天都通一遍电话,两人无话不谈,知道董羽与李棠的矛盾,没怎么放心上。

    做演员都难免碰上这个,圈子里的人压力大,脾气也怪,很容易碰上不顺眼的,闹点儿别扭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备无患,但愿是我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吧。”赵语诗沉吟道:“我会派人盯着的,再跟小姨那边商量一下,通通气儿。”

    她先前并没想那么多,但方寒这么一提,她也觉得有备无患,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
    方寒慢慢的,花了好一番功夫洗干净手,与赵语诗告别,骑着黑星在草原上纵横驰骋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时分,方寒刚起来要做早课,手机铃响,李雨莎打来电话,说报纸已经登消息。

    方寒松了口气,称赞了她两句。

    他做完早课下楼时,看到沈娜正穿着嫩绿色运动衫,坐在沙发上气呼呼的看着一份报纸,秀美的脸绯红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她身边笑道:“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沈娜吃了一惊,忙一缩手把报纸藏到身后,尴尬的笑道:“小方老师,没……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不好的消息?”

    “……李姐姐的绯闻。”沈娜无奈的把报纸递给他。

    方寒伸手接过报纸,扫了两眼,眉头紧紧皱起来,上面刊登着几张照片,是李棠与一个男明星,两人正说说笑笑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