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90章 启程
    他这几天一直在想李棠的事,不过并不是李棠与他自己,而是李棠与董羽,还有孟凡庆。

    孟凡庆绝不是一个易与之辈,城府很深,心计不少,而且姓格阴沉,有机会一定会报复回来,绝不甘心咽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想孟凡庆会有什么招数报复出气,想来想去,不会直接对自己出手,可能从李棠身上下手。

    他最不怕对自己动手,因为有预感,还有冷静的大脑,所以能避得过去,李棠就不行了,她很聪明阅历却不够,缺乏一些经验,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很难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推测孟凡庆会有什么招数,想来想去,因为对孟凡庆了解不深,不敢断定。

    还好李春雷派了几个人隐在暗处保护她们,再加上李雨莎,最不济能保护李棠的人身安全。

    李雨莎经过自己的训练,身手有很大进步,处理事情的本事也有进步,他常用情景模拟来训练她。

    至于说李棠会不会谈心,他根本没多想,李棠若能谈心早就变了,虽说女人心海底针,而且感情是最不可靠的东西,他仍坚信李棠。

    赵语诗看他接过手机心神不宁,笑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是李棠那边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李棠怎么了?”赵语诗眉头挑了挑,哼道:“她不会有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她现在过的挺好,有一个男明星正追求她呢,她也过得挺快活!”

    “哟,吃醋了吧?”赵语诗顿时乐了,笑眯眯的道:“你也会吃醋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我也是人,怎么不会吃醋?”

    “这回你知道滋味了吧?”赵语诗撇嘴哼道:“李棠还没跟别人怎么样呢,你就这样,要真的脚踩两条船,你还不得气疯了?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:“确实如此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你可以体会到李棠的痛苦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点点头:“我知道委屈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这么干?!”赵语诗哼道:“我小姨那边纯粹是玩玩,根本不会跟你有什么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明白,偏偏就是不干好事!”赵语诗撇嘴道:“那只能说你活该了,李棠不该跟着你受苦!”

    方寒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他确实对不起李棠,但事到如今没办法了,只能一条道走到黑,无论如何不能放手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好啦好啦,我不瞎艹心了,你们两个的事自己解决吧,反正你看着办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顺其自然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够宽心的。”赵语诗笑了笑,摆摆手提起酒走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沈晓欣做事雷厉风行,一个星期后,方寒在机场目送她上了飞机,飞机冲上天空,不再了影子。

    正午时分,方寒身边还有沈娜与周小钗。

    沈娜神情惆怅,瘪着嘴,没精打彩的提不起精神,魂儿好像跟沈晓欣一块离开了。

    周小钗则一身银灰职业装,高根鞋,端庄优雅,一看就知道是职场成功女人,光彩照人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周小钗扫一眼沈娜:“行啦,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,不就是去一年嘛,再说你想去随时能过去!”

    沈娜嘟囔道:“我可从没跟妈妈分开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大姑娘了,怎么能一直赖在妈妈身边?”周小钗嗔道:“你将来要嫁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嫁人也跟妈妈一块住。”沈娜不服气的道,扭头望向方寒:“行了行呀,小方老师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巴不得这样呢。”

    沈娜顿时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周小钗横了两人一眼摇摇头:“走吧,我真是命苦,还要照顾她那画廊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我来照顾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?”周小钗斜睨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这一阵子不太忙,再者说了,照看画廊也不太费功夫,能趁机看看书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我找人来吧。”周小钗摆摆手,他的功夫太紧,浪费在照顾画廊上太可惜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吧,就麻烦师母了。”方寒也不坚持。

    周小钗哼道:“你现在真以小欣的男人自居了,我倒成外人了!”

    方寒忙笑:“师母想歪了!……师父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他——?”周小钗沉下脸来,高根鞋迈着优雅的步子往外走:“他现在是疯了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周小钗没好气的说了一番。

    葛思壮有了护身符,再加上原本的化丹之境界,直觉精准,所以上了战场几乎就是战神,取得了惊人战功。

    他所在的战术小组的战功排在第一,可谓是精英中的精英,名扬全军区,怕是很快又要升一格了。

    方寒听了露出笑容,这可是好事,有了自己的护身符,师父确实多了一层保障,倒不怕丢命。

    能取得战功,不仅仅是护身符,关键还是才能,绝无侥幸可言。

    周小钗埋怨了方寒一番,要不是有他的护身符,老葛根本不会那么疯狂,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不辩解,正因为有护身符在,师父才能放开身心,化丹的境界威力才能完全体现,否则一旦心有顾忌,放松不下来,感觉则不复灵敏。

    三人往外走,出了候机大厅去停车场,刚到一辆奔驰车前,方寒手机铃响起,他一看是李雨莎的,马上接起来,示意她们先走。

    “娜娜,上车吧!”周小钗摆摆手。

    沈娜看一眼方寒,无奈的道:“不等小方老师了?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他要开车去天方马术俱乐部,跟咱们不是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沈娜不情愿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一离开,沈娜心里一下空荡荡的,马上就想她了,方寒就成了她的唯一依靠,片刻不想离开。

    方寒接起手机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叔,我得到一个消息。”李雨莎笑道:“董羽那女人被人打了!”

    “被人打了?”方寒皱眉,来到他的凯迪拉克旁,拉开车门钻进去,把手机放到车座旁,拿起蓝牙耳机戴上。

    车子发动开,方寒没动,开口道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昨晚。”李雨莎道:“好像董羽晚上出去,回来时被人在暗处打了一顿,打得不轻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有多严重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要破相了。”李雨莎道:“我听她助理说,她现在还昏迷着呢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助理没事儿?”

    李雨莎笑道:“只有董羽一个倒了霉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