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88章 车祸
    方寒走到近前,皱眉道:“罗亚男!”

    两青年男子抬头望来,他们西装革履,头打发蜡,斯斯文文,一派成功人士的风范。.

    方寒微笑点点头,伸出手去:“你们是罗亚男的朋友吧?”

    两青年不知不觉跟他握手,被他笑容感染,身不由己的伸出手,动作迟疑,心里挣扎。

    待清醒过来时,他们已经握过手。

    方寒伸手拍拍罗亚男的香肩,她一身职业装,如白领丽人,偏偏又清纯美丽,让人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她明眸半阖半睁,眼波流转妩媚,瓜子脸好像白玉抹一层胭脂,神情让人很难搞清楚到底是不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方寒这一巴掌拍下,一股清流钻进她身体,好像给她洗了一个冷水澡,能够短暂的刺激她清醒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罗亚男明眸睁大,摆摆手道:“别管我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喝醉了吧?……这两位是你朋友?”

    罗亚男扭头望向两青年,摆摆手:“他们是谁啊,我不认识!”

    方寒脸色一沉,目光骤然冷冰冰的扫向两青年:“不认识?”

    两青年人多势众倒不怕他,微笑道:“咱们看她好像喝醉了,怕有人对她不轨,想帮忙来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冷冷道:“多谢二位了,恕不远送!”

    两青年看他脸色不善,扫一眼周围,站起来笑道:“那好吧,你既然是她朋友,咱们也就放心了,告辞!”

    方寒冷着脸摆摆手,懒得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两人有些讪讪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她对面,静静看着她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这么看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做了主持人?”

    罗亚男轻轻点头:“赶鸭子上架呗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做得挺好。”方寒淡淡道:“这么说来你也算公众人物了,可你还没有公众人物的自觉,你这幅样子别人要是拿手机拍下来,会有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罗亚男蹙眉,摇摇头道:“我觉得自己不适合做这个!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怕了?”

    罗亚男叹了口气:“压力太大,我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声哼道:“你想一辈子屈服在压力之下?……有点儿压力你就受不了,容忍自己软弱?”

    当初她跟自己分手,就是因为软弱,受不了患得患失的滋味,一看到她这个样子就不禁来气。

    罗亚男不满的瞪着他:“我就这么软弱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你呀……,人总要成长的,一直这么下去怎么行?”

    “江山易改禀姓难移!”罗亚男摇摇头道:“人分两种,一种是羊一种是狼,我就是天生的羊,你是狼!……色狼!”

    她眼波一闪,横了他一眼,妩媚动人。

    方寒顿时心虚,无奈的道:“唉……,好吧,你尽量吧,实在不行就推了,能写作就够了,再者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用!”罗亚男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不想多说,不是靠说而是看怎么做,沉声道:“今天的事太危险,别有下次了!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敢干什么的。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方寒冷冷道:“我要是没来,他们再灌你两杯,等你神智不清,架着出去,想怎么就能怎么,你这一辈子算是完了!”

    罗亚男脸色变了,顿时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是当作家的,对人姓人心不了解?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。”罗亚男有点儿后怕:“我不是给你打电话了嘛!……走吧,我不想呆这儿了!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方寒起身。

    罗亚男刚一站起来就后仰,方寒心伸手扶住,她浑身绵软无力,在方寒的搀扶下出了天水阁,来到他的车里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去我那边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罗亚男点头。

    车很快回到别墅,方寒扭头一看,罗亚男已经闭眼睡过去了,他无奈摇摇头,把车开进车库,然后抱着她回到别墅。

    罗亚男酒德很好,不像李棠那么闹腾,喝醉了只会睡觉,一睡不起,方寒把她衣服都脱了,然后回到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那两个青年走出天水阁,开了车往回走,一边遗憾的谈论着罗亚男,要不是她朋友过来,他们就能得手了,实在是极品。

    高个青年一边开车一边与同伴兴高采烈的说话,忽然眼前一花,浑身僵硬,失去了控制。

    车也失去控制,猛的撞向路灯,“砰”一声巨响,车头陷进去,两人一下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罗亚男醒过来时,窗明几净,阳光照在床上,明媚而美好,空气格外的清新。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想了一会,昨晚的情形清晰呈现,她后怕不已,方寒晚来一步自己真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原来身边潜藏着那么多危险,自己太没戒心,唉——,方寒又救了自己一次,看来这债是还不清了!

    她躺上床上思绪起伏,胡思乱想了一番,忽然低头拉起被子,发现自己白玉似的身子不着片缕。

    她一惊之后扭头观察,没有方寒的痕迹,身体也没异样,看来他做了一回君子呢!

    她心情复杂,竟有一丝失望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敲门声响起,方寒进来,笑道:“醒了吧?吃饭!”

    罗亚男忙拉被掩住肩膀:“师母在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师母这两天不在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松了口气:“谁做的饭?”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根本不会做饭,平时不是李棠做就是师母周小钗做,他做的饭难以下咽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师母做的!”方寒笑道:“从冰箱里拿出来热了热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罗亚男又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饭桌边,一边吃饭一边闲聊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,主持得不错,节奏挺好,问题深浅合适,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是编导的功劳。”罗亚男道:“我就是照本宣科,别演砸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真的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罗亚男道:“谈话难免有突发qing况,我需要将内容限定在范围之内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倒是不难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:“没那么容易,每个人的姓格不一样,有的脾气格外的大,你不能插话,否则会惹恼她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很多人都有几张脸,在电视里一套,平时又一套,镜头里很亲切的,一旦离开镜头就冷冰冰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能接触到这些人,也挺有趣的,有利于你写作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很有帮助。”罗亚男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说说笑笑,气氛融洽。

    她忽然提到了李棠,方寒慢慢皱起眉头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罗亚男叹了口气,方寒心中,李棠是最重要的,自己远远不能跟她相比,她又不甘又心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