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87章 主持
    他回到沈家,沈晓欣与沈娜正在沙发上看电视,两人都穿着米色亚麻衣衫,休闲舒适,清爽宜人。.

    看他进来,沈娜忙招招小手:“小方老师快来看呐,是罗亚男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有什么可看的?”

    “她当主持人啦!”沈娜笑道:“主持得很好!”

    方寒顿时好奇,坐到沈晓欣身边,嗅着她淡淡幽香,顿时心情宁静下来,抬头看电视。

    屏幕里是一个很简单的场景,典型的访谈式,罗亚男坐在沙发右边,一个中年男人坐在左边,两人微笑着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沈娜惊奇的问:“他都不认识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沈娜道:“他可是大影星郑奇啊!演过很多出名的角色,你竟然不知道,小方老师,你真够out的!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,看电视里那中年男人的气度确实不一般,既有成功男人的自信,又有别于一般人的魅力。

    沈娜道:“我很喜欢郑奇的!……不行,我要打个电话,让罗亚男帮我要他的签名!”

    她腾的站起来,便要上楼去拿手机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不是现场直播吧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沈娜抽掉骨头般软绵绵倒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沈晓欣摇头笑笑。

    沈娜精神一振:“不怕,罗亚男不行还有李棠嘛!”

    “你行了吧。”沈晓欣哼道。

    沈娜起身坐到方寒与沈晓欣中央,凑到她跟前:“小方老师,承平那地方是穷山恶水呀,你不去看看李姐?”

    她喜欢娱乐八卦,李棠的消息一直在报纸上,李棠现在是当红花旦,号称新生代领军人物,报纸很关注,她一举一动都呈现在报纸上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过几天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男朋友太不称职了!”沈娜撇撇嘴哼道:“这么久还没探过一次班呢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去了反而勾起她的愁绪,会更想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得看看呀!”沈娜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沈娜,你作业完成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。”沈娜点头笑道:“嘻嘻,妈妈嫉妒啦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沈晓欣没好气的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你决定什么时候去法国?”

    “过一阵子就去。”沈晓欣道:“娜娜就留在这儿,有你照顾我也放心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没想到她真能放心,沈娜就是她的支柱,她生命中有两个重心,一个是沈娜另一个是绘画,原本以为她会带着沈娜一起过去。

    “妈妈,放心吧,我能照顾自己!”沈娜笑道:“你早去早回,巴黎可是浪漫之都,你可得小心哟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吧你。”沈晓欣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娜娜把我的话说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像你一样?!”沈晓欣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她平时沉静清冷,好像对他丰富的感情生活不在意,偶尔在不经意间泄露出自己的心思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机会难得,好好把握,我会经常带娜娜过去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晓欣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她心下惆怅,还没离开就觉得受不了,想沈娜也想他,贸然离开心空荡荡的好像割了一块儿去。

    她不想露出脆弱的一面,起身去厨房端菜,三人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正在吃饭,手机铃响,方寒起身离开厨房到了沙发旁,拿起手机一瞧是罗亚男的,于是接起来。

    罗亚男的声音透着慵懒:“方寒?”

    方寒“嗯”了一声:“你在哪儿?……喝酒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罗亚男懒洋洋的答应,忽然轻笑一声:“你怎么猜到的?”

    “喝了不少吧?”方寒哼一声道:“跟谁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。”罗亚男笑吟吟的,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罗亚男笑道:“你猜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摇头,看来她真喝醉了,想了一下笑道:“春雪居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就是天水阁了!”

    罗亚男不屑的道:“哼,你就知道这两个地方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行啦,你是在天水阁吧?……等一下,我马上过去!”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!”罗亚男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停下脚步,皱眉道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罗亚男哼道:“我不想见你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李棠!”罗亚男道:“我不能对不起她!……你们两个闹别扭,我比你们还别扭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道:“不关你的事!”

    “不关我的事关谁的事!”罗亚男大声道:“要不是我,李棠会跟你分手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李棠是借题发挥呢,你只是一个引子,没你也会有别人,她总能找到机会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见你!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你呀,自寻烦恼,好吧好吧,不见就不见,你少喝点儿,我正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吃你的饭吧!”罗亚男一股怒火涌上来,挂断了电话,又失望又生气,恨不得把手机摔了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手机进了厨房:“我出去一下,罗亚男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吃饱饭?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沈娜笑道:“妈妈,瞧小方老师那焦急的样子,怎么吃得下哟!”

    方寒横她一眼:“你要喝醉了我比这个更着急!……我先去了,你们晚上不用等我,太晚了就回那边睡,师母今天去京师,不怕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晓欣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看着方寒匆匆离开,沈娜竖起大拇指:“妈妈,你心胸真开阔,佩服!佩服!”

    沈晓欣瞪她道:“你少说两句吧!”

    沈娜笑道:“妈妈就不怕小方老师招蜂引蝶?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随他喜欢吧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不生气?”沈娜讶然。

    她一直觉得妈妈是很传统的女人,思想保守,没想到竟这么看得开。

    “我求得不多,只要在他身边就行。”沈晓欣道:“太贪心就自然有烦恼,想没烦恼就少一些奢求。”

    沈娜赞叹:“妈妈你还真是想得开!”

    沈晓欣淡淡道:“我这条命是属于他的,岂能奢求更多?……娜娜你别再淘气了,我走了要乖一点儿,别让他艹心!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!”沈娜忙不迭点头,生怕她再唠叨几遍。

    方寒进入天水阁时,目光一扫,整个大厅的情景完全映入脑海,然后眉头皱起来,看到两个青年正坐在罗亚男身边,好像在劝她酒,看着很热情。

    方寒脸色沉了下来,缓缓到了近前,罗亚男软绵绵的趴在桌子上,两个青年笑着跟她说话,劝她再喝两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