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86章 城府
    方寒打量着孟凡庆,修长而英俊,皮囊远胜自己。.

    孟凡庆也打量着方寒,又恨又怒,这种无奈与屈辱他很久没尝过了,威风八面的自己却要乖乖跟着老爸过来道歉。

    他恨不得一刀把方寒宰了,但面对方寒时,他却微笑点头,热情的伸出手来:“方先生吧,幸会。”

    方寒伸手握了握,笑道:“孟公子,幸会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孟凡庆摇摇头叹道:“我还真是有眼不识泰山,不知道方先生的大名,有得罪之处还请你原谅!”

    他俊俏的脸上满是不好意思与惭愧,诚恳真挚,很有感染力。

    方寒暗自赞叹好演技,笑眯眯的摇头道:“不知者不罪嘛,孟公子平时做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?”孟凡庆笑道:“我开了一家影视公司,其实就是甩手掌柜的,平时没什么事,满世界乱逛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真是潇洒的生活!”

    “方先生学在上学?”孟凡庆笑道:“照我说,大学上不学的没什么区别,在学校里呆着最没意思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孟凡庆笑道:“萝卜白菜各有所有,在大学的好处就是能多钓几个美人儿,大学生还是比较单纯的,不像社会上的女人,个个世俗势力,庸俗不堪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孟凡庆笑道:“一看就知道方先生你相信真爱,寻找真爱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真能看得出来?”

    “当然当然。”孟凡庆忙点头道:“真羡慕方先生你啊,不像我,已经不相信爱情了,相信爱情的时候世界还是很美好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:“爱情是主观的东西,你相信就在不相信就不在,听说董羽是你的朋友?”

    “她——?”孟凡庆哼一声道:“是看中我家世而已,没什么感情,这些演员个个都是无情无义的主,谁知道她们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,有时候她们把自个儿都骗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道:“有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“方先生,我说句掏心窝子的话,真的不能相信演员!”孟凡庆摇摇头感叹道:“我就吃过不少的亏,用着你的时候怎么好听怎么说,一旦不用你了,马上翻脸不认人,奶奶的,真是婊子无情戏子无义!”

    方寒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孟凡庆忙笑道:“当然喽,不能一杆子打死所有人,演员里也有好人,我运气不好,方先生你运气很好,李棠是个好女人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多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亲自向李棠陪罪!”孟凡庆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孟公子客气了!”

    孟凡庆摆摆手道:“一定要的!……方先生平时到哪儿玩?我有一个好地方推荐!”

    他接着说起了哪里好玩,哪里有什么新花样,如数家珍,了如指掌,方寒大开眼界,这些公子哥的生活真是丰富多彩!

    他暗自感慨,这孟凡庆也不简单,一直在不知不觉的试探着自己,摸自己的底细。

    方寒装作没什么心机的样子,将自己的情况不知不觉说清楚,自己的情况想要摸清不难,与其掩掩遮遮,不如大大方方说出来,反而更有底气。

    两人看着很投机,说说笑笑很热闹,一块进别墅时,看到江海与孟副省长孟春云也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待两人告辞离开后,方寒与江海坐下说话闲聊。

    江海笑眯眯的看着他,慢慢放下茶盏问道:“方寒,觉得孟凡庆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挺有城府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江海笑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心里恨死我了,却能笑容相对,一般人可做不到这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倒不假。”江海点点头道:“小伙子还是嫩了点儿,控制不住脾气,所以你得小心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他看得出孟凡庆心里憋了一肚子火,不过他城府确实不一般,寻常还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他还没死心。”方寒摇头笑道:“大哥你的威慑力不足啊!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。”江海摇头道:“我不怕老孟,毕竟是老同志了,知道分寸,就怕这些小家伙,无法无天,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大哥放心吧,剩下的我会应付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江海点点头道:“小孟再浑蛋,也不会用权势对付你了,剩下的想必你能应付得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他不怕孟凡庆斗力斗智,就怕对方不跟自己斗,直接以势压人,找个由头把自己捉起来泼上脏水,那麻烦就大了。

    忽然手机铃响,方寒看是李雨莎的,歉然看看江海,江海摆摆手:“行了,你忙你的吧,呆这儿或者回去随你。”

    他跟方寒也不见外,毕竟是父亲的衣钵传人,说是一家人也没错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,那我就先走啦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,随时过来玩。”江海摆摆手道:“你嫂子想见见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接起了手机,一边往外走一边说话。

    李雨莎急切的道:“叔,董羽找到人了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那个像李棠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雨莎忙点头道:“她就要行动了,要不要阻止啊?”

    “能见到人吗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李雨莎迟疑一下:“能,我要去见她?”

    “把她打发走。”方寒皱眉道:“先拖一阵儿。”

    李雨莎深吸一口气,哼道:“叔,咱们就这么被动防守吗?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不语,想了想,道:“我自有主张,你先把那人送走,别再让董羽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李雨莎不甘心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直接给孟凡庆打了个电话,董羽是他的朋友,他最好劝一劝董羽别做傻事。

    孟凡庆拍胸脯答应,一定会制止董羽胡来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这个孟凡庆还真滑溜,找不到破绽,一点儿不逆着他来,一定是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要在曰后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打算给孟凡庆机会,既然得罪了,又断定孟凡庆曰后要报复,自然不会等他动手。

    他跟孟凡庆握手时,已经送入一团龙元,潜伏在身体深处,动静只在他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他没马上发动,免得惹人怀疑,再过上十天半个月发动,神不知鬼不觉,怀疑也怀疑不到自己身上,他这种公子哥太容易与人结仇,又到处眠花宿柳,沾染了什么病也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至于董羽,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办,要是一直为难李棠,自然要好好惩治一番,要是能省悟,可以放她一马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