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85章 道歉
    江小晚撇撇水润的唇:“大哥,你还是不信方寒的医术嘛,宁肯相信你那些保健医生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江海笑道:“我怎能不信方寒?不过我还年轻,身上没什么病,平常的小毛病有他们就足够了。.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你。”江小晚白他一眼道:“你还不是觉得方寒是野路子出身,你更注重经历。”

    江海摇头笑道:“随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江海扭头道:“方寒,我知道你医术很惊人,你这一身医术是怎么学的?怎么练的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将经过一讲,江海缓缓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呢!……归根到底还是武功为基,也只适用你自己,无法推广开来,可惜可惜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,看来江海心怀天下呢,想把自己的经验推广开来,做省委书记的心胸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可惜,自己的经验确实不适合所有人,当初度厄九针传遍天下,却没有一个人练成,这些人不乏天才卓绝的人物,却受限于修为,怎么努力也无用。

    “大哥,让方寒给你看看吧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江海无奈的点点头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他算是看出来了,方寒已经折服了小妹与父亲,自己要是不识趣,耳根难得清静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方寒搭上他的脉,片刻后点点头:“大哥的身体很好,看来精于保养之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平常还是挺注意的。”江海笑道:“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嫂挺讲究。”江小晚笑道:“所以大哥被照顾得挺好,就怕他心思太重了会生病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省里的专家们都不是俗手,所以大哥的身体不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呀……”江小晚不以为然的摇摇头:“他们都是官迷,有没有真本事谁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小妹!”江海哼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即使他们真有一身好医术,但当了官就身不由己,不会实话实说的!”

    “你太小瞧医生们了!”江海摇头道:“小小年纪就愤世嫉俗可不好!”

    江小晚撇撇**哼道:“我小瞧他们?他们真要有用,爸的病怎么治不好,华老的病怎么治不好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江海无奈摇摇头,这两人的病都是顽症,根本无法可医,不过偏偏被方寒治好了,就怕货比货啊。

    “大哥,要不让方寒进你们省委的保健局吧!”江小晚忽然一拍巴掌,兴奋的道:“这样既能照顾你,也能给他加上一层保护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江海皱眉。

    他最了解江小晚,一听这话就知道有问题。

    江小晚撇撇嘴哼道:“还不是你们当官的霸道,教子不严,净出一些狗屁倒灶的家伙!”

    “小妹!”江海不满的瞪她。

    江小晚把李棠的事情一说,江海皱眉不语,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对这种事深恶痛绝,平时反复的强调干部子女问题,但这种事毕竟是一种潜规则,很难管束。

    他没有儿女,所以没什么烦恼,别的干部却不成,现在的孩子个个娇贵,尤其是干部子女更胜一筹,结果教出来的孩子都是小霸王。

    要是平民百姓的孩子还好,破坏力没那么强,身为官二代的破坏力却很惊人,不能不让人担忧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大哥,你身为老大,总不能不管吧?”

    江承摇摇头叹道:“小晚,别逼你大哥了,这种事管不了,一件又一件,总不能跟所有的官员为敌吧?”

    “哼,就知道你这么说!”江小晚撇嘴道:“那给方寒安个身份,让别人有所顾忌总行吧?”

    江海无奈的点点头:“嗯,这就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多谢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委屈你了。”江海苦笑道:“也是我管教无方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一个人怎能与全天下为敌,所有当官的都一样,儿女要是不能享受特权,他们这官当得也没意思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呀……”江海苦笑道:“我真硬气不得,我会放出信号,你是我的弟弟,别人不能乱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那最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江海道:“方寒,你别用你那些手段!”

    他曾经派人仔细调查过方寒,对他一些事迹有了解,知道他有惊人的手段,能杀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很可怕,但用得多了反而惹祸,会成为公敌,再厉害的人也躲不过暗算。

    但凡当官的别的本事未必有,但算计人的本事绝对顶尖,他武功再强也挡不住阴谋诡计,现实不是武侠小说,没有天下无敌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大哥,我也不想用,可被逼到没法子,只能出手了,力量有很多种。”

    江海摇头:“你要小心,大伙都不是傻子,用得多了往后不会给你动手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笑道:“我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江海道:“明天你跟我一块回去,让大伙知道知道你,就不会再有什么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大哥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,权力的威力在此体现,他暗自叹息,可惜自己不是进体制的料,没办法当官,只能另想他途了,借势是必然。

    他有自己的长处,利用这些长处来换取权力是最佳的方式,利用己长,若要进入体制去当官,那就是用己之短,实在不妙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他跟江海一块儿回到海天,而且方寒有了新的身份,江海的保健医生。

    政斧里的消息是最灵通的,几乎一天的功夫,所有人都知道了方寒的存在,江海的义弟,新的权贵。

    江海亲自给孟副省长递了话,给方寒求情,让孟凡庆手下留情,不要招惹方寒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星期天傍晚,方寒正在江海的别墅外练功,慢悠悠的练着推云掌,忽然门铃响,进来两个男子,一老一少,老者六十多岁,脸上长了老人斑却不损威严气度,身边跟着一个英俊青年。

    江海从屋里出来,呵呵笑道:“老孟,稀客,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就明白了,这就是孟副省长了,身边自然就是他的儿子孟凡庆,亲自登门道歉!

    孟副省长笑道:“书记,这就是小方吧?”

    江海笑道:“是,他就是方寒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一表人才!”孟副省长呵呵笑道:“凡庆,还不打招呼?”

    孟凡庆冲方寒点头微笑:“幸会,我是孟凡庆。”

    方寒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江海笑道:“走走,老孟,让他们年轻人一块玩,进来尝尝我新弄来的茶!”

    “好啊,听说书记的好茶不少,一定不能错过。”

    院里只剩下方寒与孟凡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