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84章 江海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一直在纠缠李棠。.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他就是个色中饿鬼,……这样吧,你还是算了,我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寒沉吟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怎么,怕别人说躲在女人背后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。”方寒摇摇头道:“我是想把他弄进医院,好好养上一阵子,免得再起色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是治标不治本,他根本不会怕,会变本加厉。”江小晚哼道:“我来吧!”

    方寒问:“小晚姐你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给他个警告就行,……现在是治不了他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咱们有一阵子没见了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一声:“你这小子,要不是有事一定把我给忘了!”

    “这阵真有事,我这个周末过去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江小晚答应一声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六上午他抵达京师,一出高铁站看到江小晚,江小晚正戴着墨镜,穿一身休闲灰毛衣,紧牛仔裤,配上她婀娜的身段儿,简约时尚,气场十足。

    看到他出来,她招招手,两人汇合后没说话,转身出了站,钻进她卡宴里,方寒开车,她坐在旁边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!”江小晚摘下墨镜,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着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找人警告过孟凡庆了,让他别打李棠的主意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顺便好好教训了他一顿,让他长点儿记姓。”

    “打了他一顿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不揍他一顿,他怎么能听话,这回准保他老老实实的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道:“小晚姐也太急了,我想亲自动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算了吧。”江小晚道:“他不敢报复我,一定敢报复你的,他是条疯狗,最好别沾!”

    方寒开着车,漫不经心的道:“早晚要对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李棠,这些公子哥确实早晚会遇上。”江小晚笑道: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谁让李棠那么漂亮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来我得找个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社会是官本位,权力是根本,远胜金钱的力量,但两者有时也难分高下,有钱能使鬼推磨,古来皆准。

    江小晚笑眯眯的道:“我爸的徒弟,这个身份足够,你尽管干吧,只要不犯罪,没人能压得住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卡宴飞驰,很快回到江家别墅,把车径自停在树林边,江承正在树林边练剑。

    方寒上前打招呼。

    江承上下打量他一眼,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,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听说跟人争风吃醋了?”江承挥了一个剑花,漫不经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头,拿起石桌上的剑鞘递过去:“师父,女朋友太漂亮,总有人觊觎,总不能什么不做吧?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江承点点头道:“别太过火了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爸,他还不习惯自己的身份呢,一直拿自己当平民百姓呐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心态很好。”江承点点头道:“要知道畏惧,别有一点儿权力就胡来,不知敬畏为何物!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他这样会受欺负。”

    “受欺负有什么大不了的?”江承哼道:“人活在这世上谁不受欺负,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可要不得!”

    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爸,那就让方寒当缩头乌龟,女朋友被人家欺负,还要装不知道?”

    江承道:“那绝不能容忍的,该怎么就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江小晚笑道:“那要给大哥打声招呼!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跟你大哥说吧。”江承没好气的道:“让他明天回来一趟,一天到晚见不着人!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大哥不会回来的,他忙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无能!”江承哼道:“少啰嗦,让他回来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江小晚笑道。

    江承哼道:“他一天到晚只有工作,好像地球离了他就转不了似的!”

    江小晚忙不迭的点头:“就是就是!”

    方寒不再多说,与江承切磋武功,讲了一些自己的修炼心得,他如今倏忽剑小成,达到剑出无痕的境界,再练下去几乎寸步难进,好像是练到顶峰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方寒正在树林里晨练,江承不在,江小晚则在方寒身边练剑,剑光霍霍似模似样。

    外面驶进来一辆奥迪,稳稳停在树林外,走下来一个中年男子,相貌堂堂,步态沉稳,威严肃重,正是江海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江小晚冲出去,好像乳燕投林,一脸的欢笑,来到江海近前时忽然一剑刺出。

    江海斜跨一步避开,无奈的道:“小——妹——!”

    江小晚收了剑,笑道:“大哥,我剑法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剑法!”江海笑着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江小晚得意的道:“那当然,我可是练武的奇才!……对了,这是方寒,老爸的衣钵传人!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点头:“江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?”江海笑着打量他,点点头:“你经常在这里吧?老爷子拿你比我还亲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可能是我弥补了师父的遗憾吧,江大哥与二哥都不练武,师父很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真不是那块料。”江海摇头笑道,步子不停,一直来到了大厅,江承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喝茶。

    看到江海进来,他扭过头接着看报纸,装作没看到他。

    江海无奈摇头笑道:“爸,我回来啦!”

    “江大书记还有功夫回来?”江承放下报纸,拿起茶:“真是稀客!”

    “爸——!”江海道:“方寒在呢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又不是外人!”江承没好气的道:“你也知道丢脸?不孝的东西!”

    江海苦笑不语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,先国后家,江大哥是忙正事大事,不回来也情有可原嘛,有小晚姐孝顺已经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江承没好气的道:“哼,我要是不叫,他一年也不回来一趟!”

    “是是,爸,我尽量抽功夫多回来看看。”江海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大哥,你要是回来得多了,爸又要骂你不务正业了,他就是这么难伺候!”

    “小晚!”江承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江小晚娇笑道:“大哥,方寒给你的酒你喝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很少喝酒。”江海摇头。

    他接到过方寒送来的酒,却没怎么在意,再者说他不太喜欢喝酒,平时在家只喝茶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尝尝吧。”江承道:“方寒亲自做的,确实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回去一定尝尝看。”江海点点头,爸爸几乎不夸奖别人,而且不会无的放矢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