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81章 失明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方寒皱眉想了想,摇摇头,李棠的曰子不好过,娱乐圈外表光鲜内里惨烈,没那么好混的,尽管她有着资源与底气,却仍能够与人斗争,依她的脾气一定不会甘于人下。.

    “老二,想什么呢?”张大江带着张雨瑶坐到他身边,凑过来笑道:“在想美人儿呢?”

    方寒横他一眼,摇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张大江笑道:“你就不找一个新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行了吧你,我没那么闲功夫!”

    “矫情!”张大江哼道:“你比我还有女人缘呢,又是李棠又是赵雪怡的,比我还忙活呢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我确实挺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再忙也不能做苦行僧吧?”张大江道:“李棠越来越火了,你就不怕她跑了?”

    他已经知道方寒与李棠的关系,暗自感慨之余,也有点儿羡慕,偏偏方寒一幅苦行僧的架式,平时一直埋头学习,像个宅男,更让他生气。

    张雨瑶道:“李棠又去拍戏了?”

    她关心八卦杂志,看到李棠又开始拍一部大剧,是刑明刑导的大片,很惹眼球,还没拍完已经吊起大伙的胃口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张雨瑶感慨道:“李棠确实越来越火啦,一定会成为赵雪怡一样的大明星,你可得好好对人家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我对她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一天到晚忙个不停,对人家怎么好啦?”张雨瑶撇撇嘴:“我都替她屈得慌,她要是找别人,一定像公主一样被宠着,在你身边却没那待遇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我还真是亏欠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二你知道就好!”张大江点点头:“你那三个徒弟真去一直做服务员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在春雪居呢,你们有功夫去看看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昨天去看过。”张大江摇头叹道:“你也真够狠的,他们还那么小,做服务员太苦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别人能做服务员,他们做不得?”

    “可做这个有什么意义啊!”张大江不以为然的道:“一点儿没技术含量,能学到什么东西啊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先磨去他们的意气,能笑脸待人,再说别的,否则年纪轻轻血气方刚的,再练了武,那是要出人命的!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严重!”张大江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方寒拿起课本摇头道:“你根本没认识到武功的危害,只见到了好处,不管什么东西哪有只有好处没坏处的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至于那么厉害吧?”张大江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教的武功动辄能要人命,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的意气与脾气,动手出了人命,我成杀人凶手了。”

    张大江默然不语,缓缓点头,觉得方寒的话有理,他的功夫太强,但很少出手,脾气好得很,那三个小家伙却不行,很冲动,很容易跟人起冲突,一旦动手气愤之下没轻没重的,真能打死人。

    张雨瑶轻声道:“那总不能一直当服务员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先磨好他们的脾气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磨不好呢?”张雨瑶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真磨不好我不会传功夫,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也太可怜了。”张雨瑶叹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你们就多看看他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当师父的呢?”张雨瑶不满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总要有人扮黑脸,扮红脸,辛苦你们啦!”

    “你也够用心良苦的。”张雨瑶笑道:“但愿他们能理解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手机再次响起,他一看是赵语诗的,怔了怔,她不会是来骂自己的吧?

    接通之后,赵语诗急切的声音响起:“方寒?”

    方寒“嗯”了一声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他听得出赵语诗急切与心焦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我妈妈出了车祸,正在医院急救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哪家医院?”

    “市立医院。”赵语诗忙道:“你能过来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问题,你马上过去!”

    他放下电话,无奈的摇头:“老三,你替我请个假!”

    张大江忙道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赵语诗的妈出车祸了,我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赵语诗妈出车祸跟你有什么关系啊?”张大江忙道:“她又不是你女朋友,李棠知道了能高兴?”

    方寒收拾了书包塞给他:“你就甭**心了,走了!”

    他起身匆匆离开教室,大步流星出了学校大门,打了一辆车直奔市立医院的急救室。

    急救室外站着一群人,赵天方,赵语诗,齐海蓉,还有几个人,看起来像是员工。

    赵语诗直勾勾盯着急诊室大门一动不动,齐海蓉在来回走动,赵天方呆呆坐在椅子上,神情镇定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过来,赵语诗忙跑过来:“方寒,你一定要救我妈妈!”

    她双眼通红,脸色苍白,急切的盯着方寒,两手紧紧攥住方寒的胳膊,生怕他飞了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道:“放心吧,我不会袖手旁观!……现在情况怎样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呢。”赵语诗摇摇头,眼圈红了,泪水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方寒拍拍她肩膀:“哭什么,阿姨不会有事的!”

    赵语诗哭着摇摇头:“妈妈伤得很重!”

    赵天方起身过来,握住方寒的手叹道:“真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赵叔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姐姐她进去一个小时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先让医生救治吧,实在不行我再介入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样最好。”齐海蓉淡淡点头。

    她神色不安,却能强自按捺不表现出来,赵天方看似镇定有信心,微微颤抖的手却**了他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赵天方的身边,陪他们看着急诊室大门,约过了一个小时,大门拉开,走出一个老医生。

    “常主任!”赵天方忙迎上去。

    老医生摘下口罩,叹道:“赵总,情况还好,没有姓命危险,就是出了点儿小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赵天方问。

    “大脑受到撞击,影响不小。”常主任皱眉道:“可能有一些神经受到损伤,双眼可能看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失明?”赵天方皱眉。

    常主任点点头:“没办法,以后让神经外科来会诊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,有劳常主任了。”赵天方有些沉重的点头道谢。

    常主任无奈的苦笑一下,离开了。

    很快赵夫人被推出来,陷入熟睡中一动不动,方寒没吱声,也没急着去看,只在一旁看着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