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80章 遥控
    沈娜跑下来,穿着果绿色运动服,一进厨房就拿起杯放了一杯水,咕嘟咕嘟喝下去。.

    放下杯,她好像才看到沈晓欣:“妈妈?”

    沈晓欣看看她,沈娜被她看得发毛,忙道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沈晓欣摇摇头:“去吧去吧,别出太多汗!”

    “好咧。”沈娜答应一声跑了出去,青春活力十足,沈晓欣很羡慕,自己身体还好,心却老了。

    她端了一杯水上楼,来到方寒的练功房里,方寒正在练龙息术,增强龙元龙息术是根本,推云掌是精妙,却只能调理身体无法增长龙元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那聚灵符挺管用。”她把水杯放到一边:“水质变了很多,你待会儿尝尝看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这是最基本的,你不是喜欢花吗?把玉佩埋到花园里,花会更旺盛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再做一枚吗?”沈晓欣笑道。

    她胸口那枚,戴一晚上就感觉到奇妙,一股清凉之意若有若无缭绕在心口,让自己保持冷静平和,头脑清晰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等晚上我就做。”

    “太累就别勉强。”沈晓欣叮嘱一声,出了练功房。

    待沈娜跑步回来,再进厨房喝水时,喝的是沈晓欣昨晚倒的那杯水,顿时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招呼沈晓欣,问怎么回事,哪来的水,是不是洗什么的。结果被自己误喝了,太难喝!

    沈晓欣笑着解释一番,沈娜惊奇的瞪大眼睛,随后欢喜道:“真有这么好,我要拿一些去学校!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嗯,别太张扬了!”

    她生姓谨慎,觉得方寒这聚灵符是个好东西,却不适合别人知晓,否则麻烦无穷,他一天到晚制符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沈娜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穿着白绸缎睡衣。慵懒的走了进来。拿起一杯水一饮而尽,叹道:“我说小欣,你们不能消停点儿嘛!”

    沈晓欣忙看一眼沈娜,嗔道:“小钗!”

    周小钗没好气的道:“你以为娜娜什么都不懂?”

    沈娜笑眯眯道:“这有什么呀!……小钗阿姨受苦啦!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我可受够他们两个了!……对了。我要回去睡觉!”

    沈晓欣红着脸嗔瞪她一眼:“你去方寒那里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也是好主意。”周小钗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的卧室跟沈晓欣的卧室并不相邻。隔着两间屋呢,当时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,没想到两间屋也隔不断沈晓欣的呻吟。尤其到了晚上,夜深人静,她呻吟声格外的清晰。

    她要是叫一会儿,周小钗忍忍就过去,可她往往是大半夜,周小钗睡眠本就轻,受这干扰,一晚上睡不好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吃过早饭,拿着书包骑着单车到了东南大学,刚在教室里坐下,手机响了,是李雨莎。

    “叔。”李雨莎小心翼翼的叫一声。

    方寒“嗯”了一声,问:“最近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一边打电话,一边打开书包,拿出课本,周围纷纷乱乱,还没开始上课,老师没到,同学们互相说说笑笑煞是热闹。

    方寒与周围人交往不多,一天到晚忙个不停,上完这课上那课,几乎没时间与人相处闲聊。

    他坐在热闹的教室里却不显得格格不入,漫不经心的说着话,摆好课本,动作从容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太好。”李雨莎迟疑一下,轻轻说道。

    方寒仰身靠到椅背上,皱眉道:“怎么回事?……导演拿她不好?还是与别的演员有龌龊?”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女二叫董羽,对婶很恶劣,蛮横无礼,据说后台挺硬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没动手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李雨莎道:“她不敢!……我露出两手先把她给镇住了!”

    方寒露出笑容,这个李雨莎是个聪明的,历练一番,能挡事了:“嗯,没动手就好,她究竟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李雨莎哼道:“看婶年纪轻,又有刑导撑腰,她就一直说风凉话,说婶跟刑导有一腿什么的,可恨人了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刑导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刑导怎能不知道?”李雨莎哼道:“但没怎么说她,可见她确实后台挺硬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“嗯”了一声,沉吟道:“不对劲!……一定还有别的原因!”

    娱乐圈的水很深,名气再大的明星也不会这么蛮横,再有后台也不行,世界不是围绕某一个人转的,各行有各行的规矩,不能违背,没有蠢人,董羽再小心眼也不会因为这个而去招惹李棠。

    李棠眼看着一路走高,将来说不定会进入顶尖明星的行列,在娱乐圈,得罪一个人说不定就是得罪一批人,关键时候就成为自己的绊脚石,让自己摔跟头。

    李雨莎迟疑一下,没吱声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说罢!”

    李雨莎小声道:“董羽的男朋友很奇怪,看到婶一见钟情,竟然对婶献殷勤,董羽气死了,两人就闹分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李棠也不是省油的灯,她会乖乖受气?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李雨莎笑两声,轻声道:“当然喽,婶胆大,根本不怕她,把她好一番痛骂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两人一直斗着呢?”

    “董羽这两天老实了。”李雨莎哼道:“我看她就是欺软怕硬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:“我交给你个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叔你说。”李雨莎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董羽的助理是女的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雨莎点头:“是个小丫头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跟她处好关系,收买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收买她干什么?”李雨莎哼道:“她是个老实巴交的丫头,胆小,畏畏缩缩的,没什么威胁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能收买了她吗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李雨莎道:“只要跟她说几句好话,她一定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方寒哼一声道:“不要小瞧任何一个人,我跟你说过吧?”

    “是,叔,我明白了,我会用心的。”李雨莎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抓住她弱点,或者用感情,或者用金钱,总之让她成为你的耳目,董羽不会善罢干休,要防备她的招数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一定做好!”李雨莎兴奋的答应。

    方寒哼一声:“仔细观察这位助理,真正拿下来,别反而被人利用了,好好运用你的头脑与智慧!”

    李雨莎大声道:“叔你就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嗯,有情况就打过来,别让她知道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喽。”李雨莎笑着答应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