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79章 符成
    他最终想到一个办法,就是把聚灵符刻于玉佩上,聚灵符启动最重要的是灵气导引,没有灵气的牵引,符画得再妙再好也没用。.

    而一般的东西无法存贮灵气,玉的材质奇异,可以存贮灵气。

    这话说来简单,却费了他很大的心思与功夫才找到这一步,今天是做实验,看看是否可行。

    他用玉佩做过护身符,将一道治愈术封印于玉佩中,虽然耗圣力不小,比起小复活术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现在再用玉佩做聚灵符,却是轻车驾熟,以金针为工具,慢慢刻于玉佩上,精准无比,同时附以内力。

    两者需要配合无间,如心息相依,容不得一点儿差错,一丁点儿小失误就会导致失败。

    一旦聚灵符绘成,再用灵气导引根本没用,只能在绘制的同时导引,绘符如同婴儿出世一样,配合不上内力,符便死了,内力再救不活。

    他小心再小心,细致入微,强横的精神力量是保证,否则,绝对无法做到如此精密。

    “砰!”玉佩忽然炸开。

    方寒飞出去,在空中翻了两个跟头落地,衣衫碎成一片片,露出里面的背心与短裤。

    他倒在墙角,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房门很快被敲响,他扬声道:“进来!”

    沈晓欣与沈娜推门进来,看到他狼狈的坐在墙根下,大吃一惊,他衣衫都碎了,看着很奇怪。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怎么啦?”沈娜左右看看:“恐怖袭击啦?听到枪声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站起来,拍拍屁股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练功练的?”沈娜看他声音平和,不像受伤,娇笑道:“这是什么功夫啊?……小方老师身材越来越好啦!”

    方寒穿着背心与短裤,露出流线形的肌肉,宛如豹子,洋溢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力量之美,比那些夸张的肌肉更美。

    沈晓欣上下打量他:“真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在做一个实验,忙你们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实验呀?”沈娜好奇的凑过来,看看地上几块玉佩,笑道:“哦,明白了,做护身符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摇摇头:“是另外的东西,你们去忙吧,不用管我,有什么动静都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说说嘛,到底做什么呀?”沈娜好奇心强,声音又柔又腻,嗲声嗲气。

    “好好说话!”沈晓欣听得浑身发麻,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沈娜娇笑,摇晃着方寒的胳膊:“这才女人嘛,是不是,小方老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是歪门邪道。”

    沈娜娇笑道:“但男人就吃这一套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点点头。

    沈娜得意的冲沈晓欣笑:“妈妈就不会这一套!”

    方寒看一眼没好气的沈晓欣,笑道:“你妈不必用这种招数。”

    沈娜看妈妈面露微笑,摇头笑道:“小方老师你越来越会哄女人啦,快说说吧,到底是什么呀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我还在研究呢,做出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沈娜歪头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摆手:“赶紧的,别打扰我!”

    沈娜看看他的眼,不像是假的,无奈的道: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她离开,沈晓欣没走,轻声道:“真不要紧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真没什么,我有硬功呢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小心点儿。”

    她也慢慢出去了,屋里再次恢复安静,方寒重新拿起一块玉佩,先凝神想了想刚才的教训,在脑海里模拟一遍,觉得没问题了,再次雕刻。

    这次他一气呵成刻完聚灵符,内力流转自如,宛如神助,当他松开手时,玉佩闪了一下光泽,好像被阳光照一下。

    方寒松了口气,露出笑容,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成了,但回想先前的种种探索,却又觉得很漫长。

    他微阖眼帘仔细感受着手中的玉佩,很快感受到一丝泌人凉意,好像有丝丝灵气涌进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块儿聚灵符终于成功,可以拓展开来应用,是一个巨大的进步,有无穷的妙处。

    他又做了三块聚灵符,再做却不行了,于是不再勉强,出了练功房,径直来到厨房。

    “饿了?”沈晓欣与沈娜正在下面看电视,见他钻进厨房,沈晓欣忙起身跟着进来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明天买个水缸吧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好奇的道:“水缸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沈晓欣点点头:“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这就是两人相处的模式,即使不理解,她也不逆着方寒,尽量顺着他,然后再问原因。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拿出两个玉佩,递给沈晓欣:“一个你带在身边,一个放到水缸里,你会越活越年轻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对他的话没怀疑,越发好奇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说起来很复杂,看看效果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明天就买水缸。”沈晓欣笑道:“那先弄一桶水怎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行。”方寒点点头,把玉佩放进矿泉水桶里:“你先放出一杯水来,明天比较一下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点点头,先从桶里放出一杯水,摸挲着玉佩,感觉到凉泌泌的,笑道:“很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一直戴在身边,跟护身符一起。”方寒道:“别拿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。”沈晓欣点头笑道:“就是有点儿大了。”

    护身符做为贴身的玉佩一直戴着的,再加上这聚灵符,戴在胸口便有点儿硌得慌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等我改进一下,弄个更小点儿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点点头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起来,来到厨房看那一杯水,又拿杯子从桶里放出一杯,两杯水并列,先喝喝这个又喝那杯,神奇的看着桶里的玉佩。

    她能清晰感觉到两杯水的巨大差别,不是一点儿,而是天地之别,只要不是嘴巴不好使的,一口就尝得出来。

    她用的矿泉水是高端的,清澈甘甜,远胜一般的水质,但与昨晚放过玉佩的水相比,就成了浊水。

    浸过玉佩的水甘泉冷冽,更关键的是一种特殊的感觉——清新,喝到嘴里,好像清晨站在山间树林里,全身上下都焕然一新,周身毛孔都张开了。

    她露出笑容,又倒出一杯水,咕嘟咕嘟一饮而尽,浑身欢畅,每一个细胞好像都苏醒了,活跃开来,想要高唱一曲。

    她很喜欢这种感觉,每天清晨一杯水,这次她却一口气喝了两杯,若不是有心克制,还想再来一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