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76章 打人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他们三个?……还在岛上呢。.”

    “不是只有一个月嘛!”张大江顿时叫道:“这都超过一个月啦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嗯,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等什么?”张大江没好气的道:“你就那么忙,没功夫搭理他们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确实有点儿忙,要不你把他们接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个当师父的!”张大江恼怒的指着他。

    张雨瑶忙道:“好啊,我们去把他们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悄悄扯一下张大江的衣襟,张大江一怔,无奈的道:“好吧,听雨瑶的,替你代劳了,谁让咱们当初好心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送佛送到西嘛。”

    张雨瑶笑道:“那他们回来后怎么安排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先要打磨一下,这三个小家伙年轻气盛的,唯我独尊,真要练好了功夫,准得闯不少祸。”

    张大江道:“老二你也甭太小瞧了人家,怎么就一定会闯祸呢?我看这三个小家伙都是老实巴交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要看跟谁比,跟你比,确实是老实巴交。”

    张雨瑶抿嘴笑起来,张大江没好气的道:“胡说什么呢,我可是老实人!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!”方寒笑道:“雨瑶你说说。”

    张雨瑶笑道:“我就不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张大江:“瞧瞧,多好的媳妇,这么给你留面子!”

    张大江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:“滚吧你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道:“你们什么时候过去?”

    “今天就去!”张大江哼道:“我可没你那么硬的心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做到,中午一下了课就拉着张雨瑶,还有何磊与李彬,四人一块儿开着快艇到了那座小岛上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三人的情形时,都大觉惊奇,原本以为会是三个野孩子,乱蓬蓬的头发,破破烂烂的衣服。

    可真正的情形却是他们衣衫齐整,精神头十足,个个目光明亮,气质锐利,宛如三柄宝剑一样,唯一的缺点就是太黑了,显得牙齿更白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四个,吴泽明他们大喜过望,忙围上来:“张大哥,张大嫂,李哥,何哥。”

    他们三个叫得很亲热,一个月来终于看到别人,说不出的亲切,恨不得扑上来抱一抱。

    “行呀小伙子们。”张大江打量着他们仨,笑道:“精神头很足啊,还以为你们累得不成形了呢!”

    程大山嘿嘿笑道:“张哥,师父教给咱们的功夫很厉害!”

    他们深有体会,现在的体力就是铁人,每天精神十足,实在没处**就去海里游泳,捉鱼捉虾,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儿呆一个月闷不闷?”张大江道。

    程大山用力点头:“快闷死了!”

    吴泽明与宋子业跟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到了,你们随我走吧。”张大江道:“你们师父太忙,没功夫过来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。”三人兴奋的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什么也没带,跟着张大江回到了海天市,径直带着他们来到学校的图书馆找到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看到三人,摆摆手,收拾了书包来到图书馆外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三人恭敬的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他们开始是有抱怨的,觉得师父把自己扔到小岛上是为了折磨自己,但随着**,他们越来越强,这才知道厉害,对方寒开始敬服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三人,点点头,张大江笑道:“好啦,我的任务完成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不送了。”

    张大江瞪他一眼:“对他们好一点儿,悠着点儿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接着打量三人。

    程大山三人有些不自在,受不了方寒的目光,好像被看透了心底的念头,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你们练得不够刻苦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程大山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摆手打断他的话:“离我希望的还有一段儿距离!”

    三人露出苦笑,他们真没偷懒,憋着一股劲儿要让师父吃惊,没想到最终是这般结果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来你们资质确实不行。”

    程大山三人低下头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罢了,资质不行就用勤奋来弥补吧,你们去春雪居找李春雷,他自会安排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咱们要做什么?”程大山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先当一年服务员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?”程大山三人顿时傻眼。

    方寒淡淡道:“怎么,你们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师父有什么用意吗?”程大山忙问道:“做服务员太没前途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想干什么?”方寒问:“去做保镖,还是去当保安?……没什么学历,在这个社会只能去做服务员!”

    三人期期艾艾,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你们还没看明白,这个社会,最厉害的不是武功,而是知识与智力,武功练得再好,也比不上有权有势人的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咱们都不是学习的料。”程大山无奈的道:“再说,已经出来了,不可能再回学校吧?”

    方寒淡淡道:“你们有潜力,终究要回去的!”

    程大山三人傻了眼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们待会去春雪居做服务员,这一年中,你们要努力复习,一年之后准备高考!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?”程大山忙摇头道:“咱们成绩一点儿不好,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,每周我会给你们补一次课,你们要是考不上我的学校,那就走人吧,我没这么差的**。”

    三人顿时惨叫,程大山叫道:“师父,东大可是全国重点儿啊!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全国重点而已,没让你们考进清华北大!”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怎么,这点儿雄心也没有?”

    “雄心是雄心,可咱们有自知之明。”程大山为难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能人所不能,没有这种志气,武学上也难有成就,不如回家去种地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程大山三人被逼上梁山,到了这一步,不行也得行,只能拼了命的学习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了,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三人躬身行礼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寒已经跟李春雷说过,他欣然接纳三人,方寒的**啊,前途无可限量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一个星期后,刑明与傅飞虹在丽晶大酒店宴请方寒,喜气洋洋,他已经去医院查过,他现在是健康人了。

    他算是死过一回的人,对世事多了一分透切与感悟,一定非要来丽晶宴请方寒,表达自己的谢意。

    方寒在席间很客气,没以恩人自居,两人聊起了画,刑明年轻时也学过画,后来做了美编,再后来做了导演,可谓一步一步走过来的。

    两人很有共同语言,方寒还笑说要送一幅画给刑明,刑明慨然收下,说一定要好好领略。

    傅飞虹眉开眼笑热情非常,让方寒放心,绝没人敢欺负李棠,方寒笑着谢过,说有傅姐照顾,自己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三人吃得很尽兴,傅飞虹忽然问为什么没带李棠一块儿过来,方寒苦笑摇头,说两人正闹着别扭呢。

    傅飞虹抿嘴笑了,小两口闹别扭太常见了,越是年轻越这样,到了他们这般年纪反而不容易闹别扭了。

    傅飞虹劝方寒要让着一点儿李棠,毕竟是女孩家,而且李棠也是好强的,身为她的男朋友就得多让一让她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,她在别人面前冷傲好强,但在自己跟前却不一样,还是很柔和温驯的,这次怕是真寒了她的心,想要挽回要费一番功夫了。

    他手机忽然响了,接通之后是李春雷的,方寒很惊奇,李春雷很少给他打电话,两人的联系刻意减少,有什么事多是通过李雨莎说。

    “方寒,三个小家伙闯祸了!”李春雷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闯什么祸了?”

    “他们打人了。”李春雷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皱:“打人?”

    “还是来看看他们吧。”李春雷无奈的道:“他们功夫已经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他跟刑明傅飞虹告辞,来到春雪居时,春雪居灯火通明,里面却没什么人了,已经结束了营业。

    李春雷坐在一张桌边,程大山三人站在他身前,耷拉着脑袋。

    方寒进来,李春雷起身迎,方寒直接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有桌客人喝得有点儿高,没事儿找事儿,是一帮小痞子,他们三个把人家打了一顿。”李春雷摇头苦笑道:“这回好了。”

    程大山道:“老板,那咱们也不能受欺负啊!”

    宋子业沉稳,道:“师父,那桌人对小铃姐动手动脚的,很不规矩,还动手打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打赢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打赢了!”程大山得意的道:“他们还是道上混的呢,身手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伤了吗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程大山摇头:“咱们紧记师父教导,没伤人,皮肉之苦没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李春雷叹了口气:“天真,你们以为没事儿就没事儿,他们一定会去医院验伤,然后赖上一大笔!”

    方寒看看三人:“看到了吧?这就是武功的弱点,再强强不过法律,强不过智慧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程大山忙问。

    “赔钱呗。”李春雷一摊手:“咱们做生意的,和气生财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有没有天理了!”吴泽明大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天理是什么?……你们无权无势就老老实实的,动手打人就要倒霉,这就是天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咱们就眼睁睁看着小铃受欺负?”吴泽明不服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出气的方法多的是,非要动手?……多动动脑子,少动手!”(未完待续。)